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太子入戏之后 > 281:提刀上马,不服就干

281:提刀上马,不服就干

胡思易神色一变,犹豫一下,咬着牙说道:“太子妃稍候。”

“有劳胡总管。”苏辛夷立刻说道。

明明即将至初夏,但是她一路疾行而来,后背上密密麻麻一层的汗水,站在紫宸殿前,感受到不少往来朝臣远远凝视的目光, 她微微垂下头等候。

春季是草原上放牧最好的季节,其实也是南齐出征的最好时机。

但是显然,堂兄送回来的消息告诉她,鞑靼能这么快拿下漳平府,并不是因为鞑靼真的武力强横到无视一切,而是漳平府内有内奸与之勾结。

两千余百姓被鞑靼俘虏, 不用去想都知道这些百姓会有什么结果,该死的内奸!

苏辛夷上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做一个标准的名门闺秀,不给父亲不给齐国公府丢脸, 不想让平静郡王府看她的笑话,能在礼仪规矩上抓到她的把柄。

活得压抑又疲累,将真实的自己完全摒弃了。

这辈子她想为自己活,所以她不怕展露锋芒,毫不遮掩自己的武力,现在她很庆幸自己这么做,因为她身手足够好,所以若是请求前往漳平府,也许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她的掌心沁出了冷汗,听到大殿门被打开,瞧着四五个朝廷重臣面色严肃的出来,她站在一旁目不斜视, 无心与朝臣们交好。

她甚至于能感觉到这些人投过来的目光, 或锋锐, 或鄙夷, 或者是其他什么, 她也不在乎。

胡思易很快走了出来, 对着太子妃躬身一礼,“太子妃,请进。”

苏辛夷谢过胡思易,深吸口气,抬脚走进了殿门。

进去前,她还隐隐听到朝臣们的议论声。

“太子妃来这里做什么?”

“这里可不是她能来的地方,简直是胡闹。”

“陛下居然还见了她,这是怎么回事?”

苏辛夷顾不上这些不友好的言语,她揣着自己拿到的信,对着陛下行大礼,“儿媳拜见父皇。”

皇帝现在的心情不好脸色更不好,看着苏辛夷沉声说道:“你得到了什么消息?”

苏辛夷跪在地上没有起身,双手将信举起,一字一字说道:“父皇,儿臣接到堂兄让人连夜送回来的信,请父皇过目。”

胡思易立刻快步过来将信接过,然后双手呈送到御前。

皇帝看了苏辛夷一眼,拿过信打开,偌大的信纸上只有一行字, 字迹之间隐隐还带着残余的血色, 一看便是仓促间书写。

漳平府有内奸……

这几个大字看得皇帝眼前一黑, 抓着纸的手不由用力,听到一声清脆的撕裂声,纸张一分为二。

殿中的气氛死一般的沉寂,苏辛夷跪着一动不动。

皇帝铁青着脸,再一次抬起头看向苏辛夷,“这封信你能保证是真的?”

“儿媳以命担保!”她没有迟疑地回道,“父皇,儿媳请父皇允许我立刻追赶殿下将此消息告知。漳平府有内奸的事情,送到朝廷的折子上只字未提,其中凶险令人不敢揣测。请父皇恩准!”

苏辛夷的声音掷地有声,她不知道陛下会不会答应,但是她将厉害说清楚了。

漳平府从指挥使到指挥同知,再到指挥佥事全都战死,送到朝廷的折子上却一个字都没提内奸之语,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内奸可能已经掌控了漳平府的话语权,这对于太子殿下可不是好消息,这是一个巨大的危险。

万一要是城中内奸与鞑靼里应外合给殿下设下埋伏呢?

苏辛夷心中焦躁不安,但是当着陛下的面也不敢太过于表露出来,万一陛下觉得她性子轻浮压不住事儿呢?

皇帝的脸色何止是难堪,简直是阴云密布,他定睛看着苏辛夷沉声开口,“你可知道此行十分危险,便是你能成行,朕给你的护卫也不会多。”

苏辛夷眼睛一亮,“多谢父皇,便是儿媳孤身一人也敢上路。”

皇帝看着苏辛夷脸上忽然迸出的笑容,恍恍惚惚地又跟当初出征前苏淳那欠揍的笑容重合在一起。

这对父女,这性子,果然是一模一样。

皇帝微微叹口气,“如实漳平府真有内奸,你意欲何为?”

苏辛夷没先到陛下会忽然问她这个问题,说实话她还没有去想,她得了消息最先想到的是殿下以及大军的安危,都没有来得及去想这么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皇帝一问,她明显卡了一下壳,“父皇,不瞒您说儿媳还没想这个问题,您给点时间让我想一想。”

皇帝木着脸,这份欠揍的本事,也像苏淳。

他没说话。

苏辛夷当陛下默许了,立刻凝神细想。

不管是漳平府还是漳平府外包括榆林卫周遭的舆图她早已经熟记于心,她曾经无数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带兵前往草原。

就是这一份自信,让她立刻在脑子里描绘出北疆的情形,她短暂的思考之后就缓缓开口说道:“父皇,如果内奸现在能掌控漳平府的大权,眼下形势就非常不妙,殿下离京前曾与我说过,此次与鞑靼交手与两年前那一战不同。两年前那一战,有取巧之嫌。这次敌军必然会保护好粮仓,不会再给我们可乘之机。”

皇帝有点意外地看着苏辛夷,“太子还与你说这些?”

那小子瞧着对自己的媳妇好像不太上心的样子,私下里倒挺积极。

苏辛夷微妙地感觉到陛下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但是又不知道为何这么奇怪,她忙扔下无关的思绪,接着说道:“因为儿媳曾经在草原上走过一圈,殿下与我商讨过草原上行军的路线。”

皇帝点头,太子行事一向谨慎,这种事情是他能做出来的。

瞧着陛下没有再开口的意思,苏辛夷定定神,又开始继续往下说,“若是父皇能多给我一点点人手,儿媳想与殿下兵分两路,殿下直奔漳平府捉内奸,牵制鞑靼大军,儿媳愿意绕到敌人背后寻找机会。”

皇帝一愣,他知道苏辛夷胆子大,但是没想到胆子这么大,这可不是小事情,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苏辛夷不敢打扰陛下思绪,静静地跪在殿中等待。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辛夷感觉到膝盖酸麻不已,才听到陛下的声音传来,“朕说过,给你的人手不会多,就算是你要绕背突袭,朕最多给你两千人,你还要不要去?”

苏辛夷毫不迟疑地说道:“去。”

就是两百人她也要去,偷袭又不是搞大规模正面交锋,战术也有很多种,可以灵活运用。

“好!”皇帝就欣赏有胆气有魄力的人。

苏辛夷瞧着陛下心情不错,立刻加了一句,“父皇,儿媳有个不情之请,人数不能多,那您拨给我的人,一定要身手好,骑术好。”

骑术不好,在草原上逃命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皇帝:……

“你先回去吧,朕还要再想想。”皇帝摆摆手说道。

苏辛夷知道过犹不及,就算是心里再着急,也得耐着性子等,于是起身告退。

苏辛夷脚步轻松地回了东宫,一进宫门就看到张鉴正在等着她,瞧着她回来立刻迎上来,“太子妃,裴姑娘来了,非要见您不可。”

裴姑娘?

苏辛夷脑子慢了一线,转了转才想起是谁,立刻说道:“我事情繁忙,你去告诉裴姑娘,太子殿下领兵出征在外,她有什么事情等殿下回来再说。”

裴念薇那个脑子不太清楚,而且说话古古怪怪,莫名的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看她就跟看垃圾一样,她哪有时间听她啰嗦。

张鉴没想到太子妃这么不给面子,但是他也烦裴家人,立刻说道:“属下这就去。”

张鉴正要走,就听着太子妃又说道:“等一下,张总管,东宫能挪出来多少人手,要武功高强的,骑术好的。”

张鉴不知道太子妃怎么忽然这样问,她想了想说道:“殿下走时带了一部分人,留了一支护卫给太子妃,这些人不足百数。”

因为在京城没多大风险,百人的护卫队足够用了。

但是,这对于苏辛夷来说远远不够,她心里叹口气,看着张鉴说道:“那就麻烦张总管立刻将这些人召集起来,让他们随时准备跟我出京。”

“太子妃?”张鉴脸色都变了,“您这是要做什么?”

苏辛夷不想引起恐慌,看着张鉴低声说道:“张总管,你是聪明人,又是东宫总管,这件事情我只与你说,你不许外传。漳平府有奸细,但是殿下还不知情,我已经上禀陛下,陛下命我前往追赶殿下告知此事。但是你知道,漳平府出现内奸事关重大,现在还不知京中有没有内应,所以一定要封锁消息。”

张鉴的神色变了几变,立刻说道:“太子妃请放心,属下一定将事情办妥。”

太子妃果然不愧是京城第一彪悍的闺秀,遇到这种事情,别人只会迎风哭泣,他们太子妃那是提刀上马,不服就干!

“张总管是殿下倚重信任之人,我自然也信你。”苏辛夷笑着开口,然后才转身离开。

她要准备行囊,实在是没时间耽搁了。

太子妃一走,张鉴定定神,转身先去吩咐人找护卫召集起来,安排妥当之后,这才去见裴念薇。

裴念薇早已经等的不耐烦,见到张鉴进来,立了起身,道:“太子妃可愿意见我了?”

张鉴面上带着客气又疏离的笑容,“裴姑娘,太子妃刚从紫宸殿回来,实在是无暇分身。”

裴念薇的神色一怔,刚从紫宸殿回来?

那就是陛下召见苏辛夷,陛下见她做什么?

正这么想着,就听着张鉴又笑着说道:“裴姑娘与殿下是表兄妹,若非急事,不如姑娘等殿下回来。”

裴念薇的神色青青白白,她听出来了,苏辛夷不想见她,只管把事情推给太子表哥。

她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抿抿唇,以她的骄傲,这次能来已经是拉低了脸面,断然不会再做出弯腰的事情。

裴念薇走了。

张鉴的眉心微微一皱,但是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这位表姑娘也还算是不错,但是裴家人他并不喜欢。

不过,瞧着裴姑娘的样子,好像是真的有什么大事,不过转念一想,裴姑娘一个内宅闺秀,又能知道什么事情,也就没在放在心上,立刻去准备护卫的事情。

苏辛夷这边回了后殿,直接让人准备出行的东西,铠甲之外,其他全都是便于行动的男装,而且她将自己的软鞭也带上了。

佘嬷嬷几个人担忧不已,但是太子妃做的决定她们改变不了,只得将路上用的东西尽量准备周全。

“嬷嬷,轻车简从,我要连夜赶路,只带必要的换洗衣物,一副铠甲,除此之外全都换成药物。”

苏辛夷将单子上不必要的东西全都划掉,最后又加了一句,“吃食准备一两天就足够,路上会短暂停留用饭。”

佘嬷嬷立刻答应下来,正要离开,就听着太子妃又说道:“我之前让人赶制了一批水囊,除了殿下带走那一份,还有多少?”

佘嬷嬷一愣,“老奴得去看看单子。”

“去吧。”苏辛夷立刻说道。

草原上可离不开轻软便携的水囊,人不吃饭能顶三天,不喝水可不行。

连翘跟翠雀红着眼睛准备东西,照太子妃的意思,全都放进一个包袱,瞧着那一个小小的包袱,俩人都要落泪了。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明明做了太子妃,怎么还要做这么辛苦又危险的事情。

苏辛夷仔细琢磨一下,自己身边的护卫有二十余人,再加上张鉴准备的百余人护卫,还有陛下许诺的两千人,人不多,但是也能用。

当初自己只带着几个人不也闯了草原,虽然运气占了一大半,但是这次自己带了两千余人,总体来看比上次可好太多了。

天黑之前,她终于等来了胡思易。

胡思易见到太子妃弯腰见礼,苏辛夷立刻说道:“胡总管免礼,父皇可是让胡总管带来了好消息?”

胡思易听到这话没忍住一笑,看着太子妃说道:“是,陛下让奴才给您带来出关令牌,除此之外还有一支精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