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重生之家有宠夫(一) > 第(94)章

第(94)章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刚爬到凳子上刷浆糊,手机响了两声,叶孜一边将刷子扔进浆糊碗里,一边掏出小砖头一样的手机,打开一看又是来自唐大哥的。

“叶子在做什么呢?替我向你爷爷拜个早年,祝爷爷新年身体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叶孜看了忍不住笑,没想到唐大哥发来如此老套而不是花哨的祝福语,一看就不是转发的别人的祝福语,不过这八个字对他来说也最实在贴心,一边扬声替唐大哥向爷爷转达短信上的祝福一边在按键上两个大拇指一起轻轻叩击起来。

“唐大哥,我在贴对联,爷爷让我跟你说声谢谢,我也祝唐大哥新年快乐,来年公司大吉大利步步高升,全家和睦家人安康!”

看到球球轻松的跳到桌子上,叶孜从凳子上跳下去,轻飘飘的落在地上,朝小狼叫了两声,两只一前一后离开了屋子。

叶孜一边贴对联一边与唐凌秋互发短信,不时还把爷爷叫出来,看对联有没有贴歪。自从买了手机后,除了第一次通了话,后来短信来往就成了常事了。

b市,一家高档会员制会所里。

手里端着酒杯的方永浩把跟张瑞说话的庄鸣挤到一边,一屁股坐到张瑞身边,将酒杯放面前,手上搭上张瑞肩膀,指了指唐凌秋的位置说:“这节奏不对啊,唐哥什么时候对一指禅发信息感兴趣了?张瑞你老实交代,唐哥常往安奚那边跑,是不是被哪个狐狸精给勾住了?”

他们这种人最多也就转发一下别人发过来的祝福短信,平时谁会愿意费时间敲击键盘,一个电话拨过去不就什么事都说清楚了,他们这个圈子里,估计也只有女人才会把这个当成情趣,现在看到唐哥也捧着个手机一个个字地敲击,说话时手机响了就退出来到一边发短信去,让他简直怀疑唐大哥壳子里是不是换了个人。

庄鸣屁股往边挪了挪,离这个二愣子远一点,看戏就行,没必要掺合进去,虽然他也对唐凌秋截然不同的表现很有八卦的兴趣,可是八卦唐凌秋是要付出代价的。

张瑞被方永皓的说法恶心的抖落一地j-i皮疙瘩,连忙将后者的手从他肩膀上拍下去,然后大声对唐凌秋说:“唐哥,皓子说你被安奚的狐狸精给勾住了。”

安心看戏还一边喝酒助兴的庄鸣,顿时含在嘴里的一口酒喷了,房间里另两个在一起说话的人也傻傻的抬头看向当事人,被出卖的方永皓翻身把张瑞压在身下掐他的脖子,恶狠狠道:“好你个张瑞,居然告诉小爷的状,看我整不死你!”

张瑞作缺水的鱼状在沙发上扑腾,沙哑着声音叫喊:“救命呀,皓子要杀人灭口了。”

他们闹腾了好一会儿,唐凌秋才敲完最后一个字,然后按了发送键,不紧不的将编辑好的一条短信发送出去,然后键盘一锁把手机往兜里一塞,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这耍宝的活宝二人组。

“唐哥,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啊,我用项上人头发誓,都是皓子自己瞎琢磨。”张瑞赶紧声明立场表明清白,他还指望着明年唐凌秋给他少压一些担子少一些忙碌呢。

“没义气的家伙!”方永皓瞪了一眼作得意状的张瑞,赶紧溜到唐凌秋身边谄媚道:“唐哥,给小情儿联系好了?”

张瑞噗哧噗哧直笑,唐凌秋也被他恶心的抖了两下,把他往旁边推:“什么小情儿?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身边女人换个不停的,”又向在场的人声明,“那是我在安奚认的弟弟,等有空带过来让你们认认,可不准你们把人欺负了。”

庄鸣和坐在另一边的白晔、穆遥听得都惊呆了,是小情儿而是弟弟?!

堂堂唐二少什么时候有兴趣跑到一个小县城里认了个弟弟回来?唐二少是那么有善心的人吗?玩小到大的他们当然清楚唐凌秋的真实x_ing情,如此慎重的交代叮嘱他们可见真把人放进心里了,不知为何心里有种酸酸的妒忌感,他们相处了十几二十年才让各自认可了彼此的位置与关系,可现在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孩就把唐二少的心给“勾”了去了。

他们心中有种恍然的顿悟:哦,原来不是女狐狸精,而是男狐狸精啊!

在座的唯有张瑞是没有惊讶的,早见识过唐凌秋对小孩的重视了,哪里是什么小情儿能相比的,小情儿可以随时换,可能让唐二少如此对待的也只有叶孜那么一个了。

方永皓还不怕死地继续玩火,摸着下巴思索道:“唐哥你什么时候喜好上这一口了?还把人带回来?”

他是几人中玩的最凶的,所以b市世家子弟背后是副什么德x_ing他再清楚不过,就有那么几个人的喜好与众不同,但也只会私底下玩玩,谁也不会放到台面上来,大家都默契的不当一回事。

唐凌秋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方永皓指的是什么意思,这下就连张瑞都见机往旁边溜,方永皓要作死找一个没人的时候啊,拉他们一起下水算什么义气。

他其实早就看出唐凌秋对叶孜的特殊了,但会不会走到那一步现在为时尚早,但如果真到那一步,只怕唐家和谢家都会震上几震。因为唐凌秋决定的事怎不可能轻易回头,也不是容别人替他做主的人,皓子怎连这点都看不清。

唐凌秋脸上所有的表情褪去,这样的他反而让人觉得不安,一股让人压抑的气氛已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唐凌秋全然不顾别人的崩起来的神经,不紧不慢的从桌上捞起自己的酒杯,呷了一口,才转过头来,灯光下深沉的眼神让人看不透,谁也无法相信这还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青年。

“皓子,我知道你关心我,不过过了啊,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来,喝酒喝酒,难得唐哥今日放风让我休息,你们年后也要越来越忙了,哪能在这样轻松的坐在一起。”张瑞出来打圆场,他们几人并不是一个年纪的,有的年后就要决定何去何从了,是进体制还是经商,又或者继续做不思进取的纨绔子弟?。他这话说出来立刻得到了认同,大家一同举杯又说笑起来。

方永皓抹了把脸,打自己酒杯碰了碰唐凌秋的杯子:“行,这次是兄弟我过分了。只要是唐哥你做的决定,兄弟我二话不说打赤膊也要顶上去。”

他娘的,就算唐凌秋真找个男人过日子他也认了,能够敢作敢当的才是他好哥们,比那些表里不一遮遮掩掩的家伙更加男人。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