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重生之家有宠夫(一) > 第(97)章

第(97)章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这下卢英辉身边的人都涨红了脸,尽管他们出于各种目的来到卢英辉身边奉承着,可谁会好好的放着人不当当做条狗,卢英辉自己不经大脑说出口的话却被人反将一军送了回来,让这些人遭殃,心里憋屈得很,两方哪一个都不好惹,b市谁不知道唐凌秋身后站着两个世家,谢家和唐家,哪一个家族都护他护得紧。

因而敢怒不敢言,有冲着唐凌秋的,也有冲着卢英辉的。

卢英辉再不经事也发觉出不对劲,本来想讽刺一番跟在唐凌秋身边的人。没想到唐凌秋这么狡猾,怒哼一声:“唐二少现在也就剩下逞口舌之快了,咱们走着瞧,看你唐凌秋哪天在山沟沟里发财!我们走!”

挥挥手带头走人,还故意撞了一下拦路的方永皓,方永皓拎起拳头想揍人。

卢英辉也不想很身边的人多做解释,他是卢家的人,什么时候卢家的人要看别人的脸色了,爱留就留,不愿跟着的就滚,等着吧,他迟早要让姓唐的跟他身边的人吃不了兜着走。

唐凌秋看着这群人的背影皱眉,庄鸣走上来:“姓卢的居然忍下了,我还以为会好好闹上一场呢。”

“可能他家里人跟他说了什么,让他在外收敛一些,算了,不理他们了,扫兴,我们走吧。”唐凌秋猜测道,没有足够的消息他也判断不出,还是等回去问问大哥吧。

庄鸣又笑道:“你这半年的大手笔可惊动了不少家族,都想要向你看齐呢,就连我老子也跟我提了几句。”

他们几个虽然看着唐凌秋一步步走来,可也不得不说声佩服,唐凌秋最让他们佩服的一点就是眼光老辣,他看上的投资没有不赚的,而且还不是赚的小钱,他们几个跟着也沾了不少光。

也是他的大手笔惊动了世家的人,让人怀疑唐凌秋一个大学还没出校门的人哪里弄来的大笔钱款,于是有心人都顺着这条线查下去,查出来的结果惊掉一地的眼珠,好一个唐凌秋,唐家的二少,竟然不动声色揽了这么多钱财,那数目就连他们看了都有些动心,更甭说各世家下面的小辈了。

比唐凌秋更贵赚钱的人不是没有但得有谁在唐凌秋这个年纪就做下如此大手笔的投资,这样的魄力和决断才让人心惊的,放着他继续成长下去,有一天必定会别你微信整个华国的风云人物。

唐凌秋成了风头人物,于是不少世家子弟跟风,唐凌秋之前转手出去的煤矿不知怎的,竟然落到了卢英辉的手里,方永皓得知后还打电话告诉唐凌秋,电话里大肆嘲笑了姓卢的一回,所以才有今晚“姓卢的专门捡唐凌秋不要的东西”这一说法,把卢英辉气得吐血,谁让他真的捡了,他让人调查过,那个煤矿储量非常大,还有不少潜力可挖。

跟朋友告别,唐凌秋坐车回到唐家,这回,唐家一些人看向他的目光复杂之极,唐凌安那更是无法掩饰自己的妒忌了,他以为唐凌秋之所以能赚那么多,都是因为爷爷偏心为他铺好了路,否则他才不信唐凌宇在几年前就能有那么好的眼光。

唐凌秋淡定地跟各人打招呼,楼上唐老爷子在唐凌宇的搀扶下走到扶手边,朝下招手:“小秋回来了,来,到楼上爷爷这边来,爷爷有话跟你说。”

“好,爷爷,我这就上来。”唐凌秋刚坐下又起身,向长辈颔首致歉,在一众小辈或崇拜或妒忌的目光目送下,从容地往楼上走去。

第77章 除夕烟花

桃源村年夜饭开席得早,开席前先放一通鞭炮,大家就知道这家即将要吃上了。

叶孜也在院子里放了一串小鞭。噼里啪啦一通炸完才转身回屋,小狼傻傻地在他脚边转。被鞭炮炸的四处逃,也只有球球这个聪明的居然蜷缩在叶文博怀里。外面的响声全然惊动不了它。

叶孜转身去后院把团子这只小刺猬也搬进了屋,笑嘻嘻的说:“爷爷。这好歹也算是咱家的一个成员,年夜饭当然也要一起参加。”

他记得刺猬入冬就要冬眠的,可他家这只知道在后院寻了个温度最高的地方挖洞做窝,所以不时被球球弄出来的时候居然还是清醒的。

叶文博被逗笑了,孙儿这个促狭鬼,而团子这只刺猬一被放下后,就迅速爬到角落里蜷缩起来,叶孜去厨房切了些黄瓜胡萝卜再弄了点碎j-i肉,也算是给这只没多大存在感的成员加餐了。

今夜的年夜饭对于爷孙俩来说格外丰盛,不像以前虽说叶文博也会给孙儿花钱,但也不愿意过多浪费,今年就不同了,不少年货是叶孜采买回来的,反正天气冷摆放在外面也没关系,年后正月里可以慢慢吃。

最重要的是桌上新鲜蔬菜不少,还有摆放在旁边的水果盘,里面的水果新鲜之极,正式刚从树上摘下来的叶孜相熟的人家也送了些,说是托人从外面买回来的。

叶孜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碰了碰爷爷面前的杯子:“爷爷,我敬你,祝爷爷越活越年轻。”

叶文博大笑:“也不怕爷爷被人笑话成老妖精。”

叶孜说:“不怕,别人羡慕爷爷还来不及。”叶孜看着爷爷返黑的头发心里快活极了。

“好了,不要逗爷爷开心了,吃菜。”

爷孙俩一边聊天一边吃菜,屋里的电视机也开着,正播放新春晚会的准备排演情况,穿c-h-a了一些往年晚会的精彩节目,正式的晚会还没开始。

桌子中间摆放了一口电热锅,火锅底汤早煮开了,正调到最小火慢慢热着,这口电热锅是叶孜特地拾回来的,怕年夜饭吃的太冷爷爷会不舒服,现在想吃什么热菜往锅里烫一烫就可以了。

虽说两个人的年夜饭嫌太冷清,可爷孙俩睡也没觉得,或许是这些年下来早习惯了。

饭桌上谁也没提起叶栋的事,王桂兰跑去王家坡根本没能把神婆请回来,地方是找到了,可人却不在家,四周又没别的神婆,两家又吵了一顿,最后还是苏二狗父亲从外村找来一位老中医,替昏迷的两人把了把脉,老中医也只说是y-in邪入体,他却无能为力,摇摇头就走了,转身却告诉别人说只怕那两个年轻人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会如此。

晚饭前,听说两人先后醒过来了,却有些神志不清,反正两家人折腾得连年夜饭都没做。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