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重生之家有宠夫(一) > 第(104)章

第(104)章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来到大伯家门口,门口没铲过雪,被来来去去的人踩得一片狼藉。之前在村里听别人提过,大年夜和初一早,两家都还闹着呢,要不是看叶栋和苏二狗真的不大好,边上被影响到的邻居早就砸上门了。

叶孜拉着小光不让他挤上前,免得被人给踩着了,踮脚尖往中间看,耳朵竖起来听别人说。

“还不是苏二狗,之前不是抬回去了么,现在神婆来了要把人再抬过来。苏婶子还想把神婆拉到苏家去,可神婆说了,叶家才是事发地点,所以做法还必须在出事的地方才行,否则效果不大。神婆的话他们不敢不听,就把人抬过来了,还是王桂兰给笑话了。”

人抬进去,看热闹的人也跟着冲进去,叶孜把小光抱起来带他进去,小光乐的拍手。

挤进人群里,看到里面的情景叶孜差点乐出声,留在叶栋很苏二狗倒下的地方摆起了一个香案,前面烧死了一个火盆i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女 人盘着腿坐在前面的蒲团上,眼睛闭着,嘴唇不停地动着,像是在诵着什么。

“小孜哥哥,那个就是神婆。”小光扒在叶孜耳朵上,用小胖手指指向中间的女人。

第80章 礼物

苏二狗抬来后,跟叶栋并排放着,这对难兄难弟又躺一起了。

叶孜向两人脸上张望了一眼,肤下青黑,两眼无神,嘴角淌着口水,身上都盖了三四层厚的棉被,还不住的发冷,也难怪村里人看了都说鬼上身。

叶孜目光又回到神婆和她身边的物品上,定眼看去,看了好一会儿也没发现四周有灵气波动的痕迹。

突然她身子一颤动,从怀里掏出几张黄纸扔进了面前火盆里,嘴皮动的频率更加快速,念叨着别人听不懂的言语。

那黄纸是符纸,上面画了符,可叶孜也只看得出是鬼画符,跟他在书里学到的并不相同。

却不知神婆做了什么,火盆上面突然冒出更多黑烟,而且黑烟凝而不散,作张牙舞爪状,像是被什么困住了一般拼命想要向外挣脱,看着有些吓人。

你这幅景象让围观的人看得倒抽气,原先怀疑神婆的人此刻也觉得这神婆说不定真有些本事,而王桂兰和苏婶子更是欣喜若狂。

神婆猛的冷哼一声,两眼突睁,目光有些犀利,王桂兰和苏婶子忙问:“神婆,到底怎样?能不能治好?”

“何方来的孤魂野鬼,还不速速退去!什么?”神婆盯着叶栋和苏二狗斥道,像是在和什么东西对话似的,围观的人都不敢发出声音了,小光也用小胖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两只眼睛瞪得溜圆,既害怕又想要看。

叶孜将灵力做送到眼睛上,这样能让自己看得更真,他能看到叶栋和苏二狗面上都浮着一层薄薄的黑气,再移到神婆身上,这时他突然发现神婆身上也有异样,就见飘出一缕黑气,心中愕然,难道这神婆真的有什么本事?

“什么?你说这户人家不敬祖宗没有祖宗庇护,这才闯了进来?大胆!这里不是你们该停留的地方,莫要误人x_ing命让自己罪加一等!速速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叶孜就这么看着神婆装神弄鬼,实则是从她身上飘出来的那缕黑气钻进了叶栋身上,再出来时他面上的黑气就淡薄一分,如此重复,叶孜可看明白了,那缕黑气有吞噬y-in气的作用,就是靠这样的方法来驱鬼?不过却被她演的活灵活现。

当说到不敬祖宗没有祖宗保佑的时候。王桂兰和叶奋的脸色都不好看,围观人群后面很有人小声议论。

“没想到神婆还真有几分本事,这叶奋跟王桂兰可不就是这样么,活人都不孝敬更何况死人了,活该被孤魂野鬼给缠上。”

“幸好我家年前先祭了祖的,今天我得再到坟上去拜拜。”有那庆幸的人说。

等到叶栋和苏二狗有气无力地叫妈时,大家的议论声更大了,看向神婆的目光更不同了,且还带着微敬畏,人不管什么时候对于神秘莫测之事都心存敬畏而远之,而通沟通鬼神的神婆不仅让他们敬着还感觉到怕。

只有叶孜看到那缕黑气回到了神婆身上,不,或者说是她身上挂着的一枚铜钱上,叶孜除了看出黑气带着偏y-in属x_ing外,并不能看出它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也没有将两人身上的y-in气全部吸走,仍残留了一小部分,也足够让两人身体虚弱上一阵。

叶孜带着小光回到小卖部门口,这边人也没有全部走光,有提早一步回来的人正说着叶奋家的事。

“小孜,真那么神奇?小光,快下来,别让你小孜哥哥累着了。”包丽丽没去看,刚刚正听别人说得神乎其神,有些不相信。

小孜将小光放下,轻拍他小脑袋:“我也不懂,不过叶栋他们的确有好转,能叫人要吃饭了。”

随着回来的人越来越多,小卖部门口又好一阵热闹,相信的人也越来越多,谁让不少人眼睁睁地看着叶栋两人好转的,而且神婆把叶奋家的情况都说对了,神婆走后,苏婶子又找王桂兰杠上了,神婆都说了是叶家弄出来的事,这下王桂兰没有借口了吧,不是他叶奋跟王桂兰招来的孤魂野鬼,她儿子哪会吃这么大苦头。

叶孜和爷爷回到家里,叶文博忍不住问出来,叶孜将自己看到的情形跟爷爷说了,叶文博叹气摇头:“看来人神婆来之前也了解过你大伯家里的情况,才会说出来让人更加相信,不敬祖宗,这祖宗都不知在哪里呢怎么敬。”

“爷爷,你说大伯母会不会找过了?”上门问祖宗的事,其实爷爷的祖上是什么来历不知道。

叶文博摇摇头没说话。

中午爷孙没有重新做菜,而是将昨晚的剩菜热了热,又煮了饭吃了午饭。讲究的人家春节期间不能动扫帚不能拿针线,否则一年的福气都会被扫光之类的,叶文博和受他影响的叶孜对这方面的规矩都不太注重,不过随大流,别人家怎么做他们也跟着就是。

下午叶家陆续有人过来,大多是想套套近乎争取做工机会的,人情也是要走动才能长久维持的。

村里偶尔传来一两下孩子玩鞭炮的声音,村里人一年忙到头,享受这难得的清闲时光。太阳晒得屋顶的积雪开始融化,滴滴答答的顺着屋檐掉落下来,等到晚上太阳落山温度下降,就会在屋檐上结一排冰串子。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