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老男人的小娇娇[六零] > 第 4 章

第 4 章

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什么她现在不在家里了,还来到这么一个烂地方……

苏音音迷茫又害怕,她已经忍不住了,就算是大人不能哭她也要哭,她才不要长大。从小到大,她都是有一帮人伺候着的,去哪里都有人带着哄着,她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

孟楚砚的头更疼了,这叫什么事,他还没欺负她呢,就哭成了这个样子。

“你是谁?我家的门一直锁着,你是怎么进来的?”

苏音音不敢大声哭出来,而是一抽一抽地,眼泪不停地流下,听见问话也没回答,她正伤心着呢!

他无奈得很,要是别人他早就让人带走审问了,家里一点异样都没有,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出现在他卧室里,怎么也不可能是来历简单的人。

只是这姑娘娇娇软软的,连哭泣的样子都惹人怜爱得很,他难得多出了几分耐心,亲自审问,也免了她的皮ròu之苦。

看够了小姑娘娇娇哭泣的样子,孟楚砚才喝道:“别哭了,快说话,不说话我就把你交出去了。”

苏音音被孟楚砚突如其来的喝声吓了一跳,她胆子小的很,赶紧擦了眼泪,抽噎着回答了问题。

“我……我是……苏音音……我昨天晚上睡觉……一醒来就在这里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来的……”

“你说你睡了一觉就到这了,那你为什么叫我夫君?”夫君这种称呼已经废止很久了,现在这种旧时代的称呼已经成了封建糟粕,根本没人敢这样称呼。

“因为……我今天要嫁人了……你不是我夫君……送我回家……好不好?”苏音音本来就不想嫁人,现在这个人不是她夫君,她当然要回家了。

居然还是个新嫁娘,到底是谁干的。搅了人家的婚礼,还把人送他这儿来。

“你怎么来的?你家在哪?我派人送你回去。”

苏音音很诚实地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昨晚上好好睡着……一醒来就到了这里……我也不知道……我家在哪里。”

第4章 坦诚相待

断断续续说完,又是一个抽噎,苏音音基本上没有出过门,出门也都是坐马车,周围一群人伺候着,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家在哪。

这年头居然还有不知道自己家在哪的人,这姑娘看着可爱精致,居然是个傻的,孟楚砚心里暗道可惜。

“好了,我会调查的,你最好别说谎,不然你不会想知道有什么下场,你先出去吧!”

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他真的累极了,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不是这里有事就是那里有事的,忙的要命。

“我想洗漱,还想出恭。”苏音音看着男人,小声道。不过她不是害羞,而是怕他打她,她是不会害羞的。

“出门右转有卫生间,你自己去吧!”孟楚砚摆摆手,打发她出去,看她也没什么杀伤力,等他休息好了再处置,他的助手也累的不轻。

苏音音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孟楚砚,对着他面无表情的冷脸,低声道:“我不会开门,你带我去好不好?”

孟楚砚这下终于确认了这姑娘是傻子的事实,不知道是谁派来的,除了好看一点,娇软一点,连门都不会开,派过来有什么用。

“真是个麻烦精。”孟楚砚在心里暗叹一声,还是起身带着苏音音去了卫生间,顺便给她讲了一下里面物品的用法,不知道哪里来的土包子,什么都不懂。

看着孟楚砚出去,苏音音赶紧问道:“你不帮我洗吗?我不会洗。”她还没有自己洗过脸呢!

孟楚砚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他从上到下又打量了苏音音一遍,最后目光停在了那双脚上。鞋子就不说了,精致无比,那双脚如同白玉一般,她走动时会发出响声,想必是那被裤子遮住的地方绑了个小铃铛。

他重新下了结论,这姑娘不只是傻,出身也太好了,被人伺候惯了,才养成了这幅样子。可是这是新时代,这样的姑娘活到现在也不容易。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洗,不过我帮你洗脸,你得给我做娘子。”孟楚砚不想帮她,这事很简单,她不会也得自己来。

“我还是自己洗吧!”苏音音连忙摇头拒绝。既然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夫君,那她也不能做他的娘子。

“嗯!”

孟楚砚应了一声,走回自己的房间,累得一下子躺了下去,可是下一刻他又弹了起来。

从床上拿出来一个精巧的瓷盘,上面还有粉色的被他压扁的糕点。他暗道不好,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床,上面有不少被他压碎的,连他腰上的衬衫都沾了一些。

孟楚砚自认是一个有涵养的人,可是这个小姑娘在他床上吃东西,还弄成现在这样,真的让他生气了。

刚想拿着盘子出去质问她,可想想她那湿漉漉、小兽一般的眼睛,还有傻傻的样子,他的怒气就消了不少,他一个大男人,不能跟小傻子计较。

这姑娘也能耐,不仅有糕点,还是新鲜的,这年月能吃饱就是最好的,她还能有这样精致的糕点,他是真的好奇,她到底是什么人,又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的卧室里。

搞成现在这样,孟楚砚也睡不成了,无奈地起身收拾了床单,又换上新的床单,他才拿了衣服,准备去洗个澡再睡。

来到浴室隔壁的卫生间,苏音音在里面,连门都没关,孟楚砚看见里面多了一个木盆,好几块全新的锦帕,几把玉梳子,还有几根发带,全放在洗漱台上,苏音音正拿着一把梳子,磕磕绊绊的梳她的长发。

这姑娘,应该是被人伺候惯了,连头发都梳成这样,只是……

“苏音音,你的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

孟楚砚很清楚,自家里可没有这些东西,而这姑娘只穿着一身中衣,身材又娇小,身上肯定装不了这么多东西,所以这些东西到底是这么来的,他不能不好奇,不能不问。

“这是我的嫁妆啊?我父母给了我好多嫁妆,我嫁人以后就靠嫁妆生活了。”苏音音放下酸疼的手臂,她实在是梳不通了,头发太长。

看着小姑娘有点骄傲的神色,孟楚砚觉得有点好笑,他问道:“你的嫁妆,装在哪里了?”

“装在这里了。”苏音音举起双手,摇摇细白手腕上的镯子。

孟楚砚不信,这就一副玉质手镯,虽然品相很好,但哪里像装得下这么多东西呢!不过他没有明说,而是逗弄着她,道:“你再拿一点东西给我看看,我就相信你,还帮你梳头发。”

苏音音眼睛一亮,他能帮她梳头发,真是太好了,她梳了好久都没能弄好。没有犹豫,她心念一动,就从手镯里拿出了一个大木盒子,里面装着一套衣服,她今天还没换衣服。

孟楚砚看到这一番动作,脸色都变了。他伸手摸了一下突然出现在台子上的木盒子,触感真实,不像是假的,上面没有锁扣,他未经苏音音同意,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