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老男人的小娇娇[六零] > 第 7 章

第 7 章

是苏音音的玩具,虽然有一些已经坏了,但是她一直都留着,宝贝的很。

像首饰、发带等梳妆用品,每种东西各用单独的箱子装着。

大件的东西都没有用木箱装着,像床架、被子、浴桶等东西,都是单独放着。

…………

后面理出来的都是苏音音用的药,有祛瘀青的,除疤的,美容的,治病的好几十箱。

有两种药是苏音音最经常吃的,就是美颜丹和养身丹,每三天要吃一颗,不吃她就会生病,所以她对这些药最熟悉,每次都不用余妈妈说她就自己吃了。

生病的滋味最难受,身体很痛不说,即使病好了,也要在房间里休养很久才能出去玩。

虽然不用自己动手,可是苏音音还是累了,右边的手镯里还有一大半的东西,她要等着以后再弄,她现在想吃饭了。

现在不比以前,这个哥哥家里很穷,他还在睡觉,肯定没有小丫鬟给她送饭吃,所以她只能自己吃饭了。母亲果然最爱她,为她出嫁准备了这么多东西,不然她就吃不到饭,要饿肚子了。

她的夫君到底在哪里呢?要是有夫君在,她就不用担心以后吃不到饭了。夫君家里应该比这个哥哥家好吧!她之前都白担心了,一直害怕以后她要住在这里。

拿出一个食盒来,苏音音把一碗饭和四盘菜都摆到桌子上,正准备吃。

可是她忽然想到了正睡着的孟楚砚,她住在他家里,她吃饭应该叫他一起吃吧!要不然他生气了,把她赶出去怎么办,她还要留在这里等夫君。

苏音音走到二楼,她就在那个房间门口站着,道:“哥哥,我要吃饭了,你要不要一起吃啊?”

等了几秒钟,没有人回答,苏音音又叫了一回,“哥哥,我要吃饭了,你要不要一起吃啊?”

哥哥不回答,肯定还在睡着,她不能强制把他叫醒,正想着离开呢!房门突然打开了,刚被叫醒的孟楚砚走了出来。

“你自己做饭了?”孟楚砚本来不想起来的,可是他又特别担心,她这连头发都不会梳的小傻子,该不会把他家厨房给烧了吧!而且厨房里根本没有什么食材,她怎么做的。

“不是我做的,是我家厨子做的,哥哥要一起吃吗?”苏音音自己肯定不会做饭的,家里的人也不让她做。

那就好,孟楚砚放下心来,才睡了五个小时,他根本就没睡够,可现在是中午,他也觉得有点饿了,既然苏音音邀请,他就不客气了。

“走吧!我也尝尝你家厨子的手艺。”

跟着苏音音走到楼下,孟楚砚有点意外,她居然没把客厅弄乱,就是饭菜摆放的地方不对,把茶几当餐桌了,不过她不懂,他也不想说她不对。

“哥哥,你喜欢这些菜吗?要是不喜欢我再给你找一些。”苏音音道。

“喜欢。”孟楚砚是真的满意,也很意外,现在除了在自家做的,到国营饭店吃饭一个人只能点两个菜。虽然他身居高位,不过外面正是乱的时候,他忙得厉害,也好久没能吃上一顿像样的饭菜了。

平时苏音音吃饭都是十几个菜的,她刚才还想省着,怕以后没吃的。既然哥哥和她一起吃,苏音音就又拿出了个食盒,把里面的饭菜都摆上。

孟楚砚脸色不变,心里却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这宝物果然神奇,不仅能装许多东西,拿出来的饭菜居然是热的,还散发出了一阵扑鼻的香味,想来里面的异空间应该是静止不动的,才能保持住饭菜的新鲜。

装菜的瓷盘非常精美,盛饭的碗是绿色透明的玉质,黑色的筷子是乌木制的,拿起来和瓷筷一般,所有的餐具上都写着一个小小的“苏”。

连餐具都是特制的,这个苏家在这时候还敢这样行事,看来底蕴不小,能量也不小。奇怪的是,苏音音这么受宠的一个世家娇女,这么会被送到他家里来,还一点预兆都没有。

难不成还真如大族之间流传的一样,世上还有所谓的隐世大家族?孟楚砚难得对自己的认知起了怀疑。

作者有话要说:  苏音音:其实我不止是个智障,我还是一个话痨,一个富婆,可以承包一个鱼塘养夫君。

孟楚砚:除了求包养,我还能说什么……

ps:这个坑不仅浅,而且情节发展缓慢,智障儿童欢乐多,快不了,哭唧唧 ( QAQ )

第7章 共进午餐

苏音音一点都不清楚就这么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孟楚砚心里就闪过了这么多念头,她已经喝了一点暖胃汤,正拿着筷子准备吃饭。

孟楚砚端起饭碗,细细看了一遍,问道:“音音,你家的米为什么是这样的?”

这饭粒短短圆圆的,呈无色透明状,像是小粒的果冻一样,形状和上好的珍珠米一般,可珍珠米煮出来的却不是无色透明的。这种米又是一个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陌生事物。

“哥哥,这有什么问题吗?余妈妈说了,早饭要吃绿色的,午饭要吃白色的,晚饭要吃紫色的,我没有记错啊!”

苏音音的语气很是无辜,完全不知道孟楚砚的意思和她想的不一样。

“……没问题。”

孟楚砚觉得自己是真的孤陋寡闻,她这样的回答,他只能说没问题了,继续问这傻姑娘她肯定也说不清楚。

看着小姑娘吃得津津有味的,孟楚砚觉得更饿了,他也不再多想,开始吃饭。

一口下去,这饭黏黏糯糯的,但是不粘牙,味道极好,比他吃过的所有米饭都好吃,再吃上一口不认识的菜,他觉得自己以前的饭菜都白吃了。

忍不住看了苏音音一眼,怪不得这姑娘娇成这样,原来真是金窝银窝里出来的。

苏音音胃口小,那小小的一碗饭她就吃了一半,三菜一汤就只动了一点,其他的全剩下了。孟楚砚是男人,胃口大,虽然米饭太少了,可四个菜也够他吃,等吃完他这一份,他也有八分饱了。

“音音,你吃得这么少,能吃饱吗?”

小姑娘又娇又小,虽然看着不是太瘦,但还是应该多吃点,要不是她说了,孟楚砚都看不出来她现在是能嫁人的年纪。他虽然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可还十六七岁确实太小了,还没成年,她的父母怕是舍不得让她嫁人。

“我吃饱了,吃太多会难受的,这些东西怎么办啊?”

苏音音没有收拾过,平时也不知道丫鬟把剩下的东西收到哪里了,这对她来说还真是一个难题。

“等我把它们收好、洗完,你就把他们收到你的宝贝里面,留着以后再用。”孟楚砚一个人住,有时间也会自己下厨,这点事情难不倒他。

“好!”苏音音乖乖点头。

看着苏音音乖巧的样子,孟楚砚的手蠢蠢欲动,要不是他自制力好,现在都要摸上小姑娘的头了,那头发还是他今天早上帮着扎好的。

苏音音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道:“哥哥,我要洗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