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老男人的小娇娇[六零] > 第 28 章

第 28 章

有办法,其实她知道自己很难回去了,就像嫁出去的人一样,很久很久才能回家一次,有些姐姐,嫁出去之后她就没有见过了。

她向往着外面的世界,但是她又害怕外面的世界,需要一个人在后面为她遮风挡雨,而孟楚砚,就是她心里为她遮风挡雨的人。这个地方虽然很陌生,感觉也不怎么好,但是有孟楚砚在,她也没受什么委屈。

不管是出于要适应坏境,还是因为一个人在家太寂寞,苏音音都认真考虑起了工作的问题,这里的人不工作就没有饭吃,她也应该工作。

当然,苏音音不知道外面的人都做什么,她看着电视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来一个自己能做的事情。

等到孟楚砚回来,吃过晚饭之后,苏音音再次提起了这个问题。

孟楚砚看着她执着的样子,也认真地想起了这个问题,她不是犯人,他不能一直把她关在家里。虽然不知道她能在这里待多久,但确实应该给她找个事情做。

只是,这事难啊,他也不知道她会做什么啊!

他问苏音音,她想了半天也回答不出来,期待的小脸变得沮丧。

她会一点乐器,可是学得不好,她也不可能去做乐师。

她会一点针线,也没学好,连衣服都不会做,只能绣一点花花草草,她也不能去做绣娘。

“没事,不要多想了。”孟楚砚摸摸她的头。

“工作的事情我来帮你想办法,不会一直让你一个人留在家里的,最多三五天,你就能跟着我一起去上班了。”

“真的吗?谢谢哥哥!”

苏音音这下高兴了,不用她自己苦苦地想,笑了一下她又问道:“你要让我做什么工作啊?”

“到时候我会教你的,你只要乖乖听话就行了。”孟楚砚是省公司的书记,想塞一个人到他身边工作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不过分就不会有问题,过了这段时间,他估计就不在这里了。

苏音音想起今天的事情,问道:“哥哥,今天来帮我做衣服的人是谁啊?”

“她算是哥哥的朋友,她怎么了?”他和刑彩凤的关系,有点难以界定。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刑彩凤看她的时候她真的觉得怪,有点不舒服,但是又说不出来什么感觉。

“不要紧张,她不是坏人,哥哥跟你讲吧!她是我战友赵卫国的妻子……”

孟楚砚留过学,也上过战场,还是个不大不小的军官,后来又走了政途,他能做到现在这个位置,有家里的影响,也有领导的看重,更重要的是他真的很厉害,能做到许多人做不到的事情。

孟楚砚在部队的时候,结识了一个很好的战友赵卫国,那时他还年轻,赵卫国已经结婚生子了,两人一起上前线的时候,他手上中了一枪,那个赵卫国腿伤中了一枪,他们躲在同一个战壕里等待救援。

两个人的伤都不是致命伤,只要等到救援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那时候敌军在高空中投放炸/药,在旁边有炸/药爆炸的时候,赵卫国护住了孟楚砚,被炸/弹/碎片击中。

虽然没有当场死亡,可是被救援之后,赵卫国的伤口比较多,前线又没有足够的抗生素,赵卫国不治身亡。

在战场上,很多人都会舍已救人,被救的人都会把对方的家人当成自己的家人,孟楚砚当然不例外,后面他怀着悲痛和愧疚的心,对赵卫国的留下的孤儿寡母进行补偿。

而刑彩凤,就是赵卫国的妻子,刚开始的时候,她并不愿意接受孟楚砚的帮助,并且还比较仇视他。

后来刑彩凤的娘家和婆家都为了丈夫死亡的赔偿金闹了起来,她就当机立断联系了孟楚砚,在他的帮助下,带着儿子女儿离开了那个小地方,来到了这个城市。

刑彩凤一家讨厌他,孟楚砚只能在背后默默地帮助他们。

渐渐的,十几年过去了,刑彩凤的工作,两个孩子的读书、工作都是孟楚砚帮着张罗的,他们一家子也想开了,两家人的关系好了不少,虽然没有到亲密无间的地步,可是相处都很坦然。

第二天早上,苏音音眼巴巴地看着孟楚砚去上班,然后可怜兮兮地去阳台上坐着,翻出话本继续看,还好她还有话本可以看,那她对电视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看的。

看着看着,她有点累了,坐在躺椅上,随意地向周围看去,然后就看见一个穿着褐绿色衣服的男人,在离孟家大门几步远的地方走来走去,偶尔还往院子里看。

苏音音吓了一跳,她赶紧把话本放回手镯里,然后看看自己拿出来的别的东西,赶紧都放回去,这个很可能就是坏人了,不然他为什么不敲门,鬼鬼祟祟地看向这里呢?

收拾好了以后她赶紧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她刚才穿的还是从家里带出来的衣服,哥哥说不能让外人看见的。

到了楼下,苏音音从窗户那里看出去,那个人果然还没有走,她看着看着,那个人走到了门口,然后伸出手,在右边隐蔽的地方拉响了门铃。

咦?还拉门铃,那应该就不是坏人了。

既然这个人按了门铃,苏音音就慢慢地走出去了,反正不开门人也进不来,也许这人是来找哥哥的也说不定。

孟家的院子小只是相对于苏家来说的,在这个时代,他一个人住着这样的地方,已经不算小了。

孟凡京今天就是来找他小叔叔,让他回家看看他太爷爷孟恒山。

昨天他在家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今天才打定主意来的,他们做小辈的,不知道为什么太爷爷的和小叔叔的关系如此紧张,搞得他对小叔叔也有点害怕,在他面前不自觉的紧张。

孟凡京刚刚到了孟楚工作的公司里找他,结果公司里的人说他今天没有来。孟凡京知道这事不能拖,越拖他越没底气来找人,太爷爷也会不高兴。

想着孟楚砚在家里,他就骑着自行车过来了,大门没有关起来,证明家里是有人的,他在外面徘徊了很久,才拉响了门铃,正在他低头等着孟楚砚出来的时候,他听见了一个娇软的女声。

“咦,你在这里干什么?”

苏音音走近了才发现,来的这人是哥哥的侄儿,她还记得他,长得还挺俊朗的,不是什么坏人,不过来自己叔叔家,他怎么那么奇怪啊!

听到声音,孟凡京回过头来,就看见了穿着衬衫短裙的苏音音,相比于前天看见她时她的打扮,这一身更娇俏一些,看起来年纪更小了。

孟凡京想起前天她说的话就觉得自己有点尴尬,他又不是没见过漂亮的女孩子,那天看她看到发呆确实是很丢脸的事情。

“怎么是你,我叔叔在家吗?”孟凡京的语气十分生硬,他不知道她叫什么,也不想称呼什么见鬼的“表姑”,反正又不是很亲近的关系。

“哥哥上班去了啊,你找他做什么?”苏音音没有开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