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老男人的小娇娇[六零] > 第 34 章

第 34 章

看着孟凡京留下的背影,孟德志气得有点抖,他这还没开始说,人就不见了,这孩子就是听不进去话!

周玉宛赶紧劝他,她倒是想的开点,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就是铺好了上天的路,人家硬是不愿意往上走,他们能有什么办法,由着他去,爱走哪走哪,那么多孙子哪里气的过来。

孟凡俞看见情况不对,心不在焉地坐了两分钟,就找了一个借口也溜了。

进了自己房里,就见到孟凡京正睡在他的床上,被子都搞乱了,他没好气地过去把他拍了起来。

“又发什么愁呢?你不是说那小姑娘挺漂亮,你这也不亏啊,小叔叔肯定不会让你做白工的了。”

孟凡京挠挠头道:“我倒也不是不喜欢苏音音,就是觉得这事太奇怪了,这算是个什么道理?”

“别想太多,估计只是因为你游手好闲有时间,小叔叔才找的你。”孟凡俞给他浇了一瓢凉水。

“那也是,反正没有比陈月更难缠的了……”孟凡京也刺激他哥。

孟凡俞一想起自己的未婚妻就头疼,她倒不是不好,相反的,她教养良好,进退有度,行为举止也不让人讨厌。

但是非常奇怪,每次站在她面前,他就有一种被看穿被算计的感觉,仔细说又说不清楚为什么,搞得他现在一想到和她在一起就有阴影。

“我比你更愁,还有一百二十三天我就要和陈月结婚了,我该怎么办?”孟凡俞叹着气又拍了一下孟凡京。

“我怎么知道,不管了,我也不喜欢她,我要回去了,反正要结婚的……”孟凡京迅速起身离开,刚刚走到门口,话音未落就被砸了一个枕头。

这边苏音音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心就放下来了,孟楚砚看着她兴奋的样子有点疑惑,自行车有那么好玩?

苏音音没有和孟楚砚说的是,她其实不是十分期待学自行车,也不是想见孟凡京,她只是想要一个一起玩的小伙伴。

一个人等在家里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即使只是几个小时也十分漫长,尤其每天都要有那么多小时,她已经快过不去下去了。

所以现在哥哥上班的时间里,她有个事情做,有个能说话的小伙伴来陪她,她才会这么开心。

等洗漱完之后,两人一起上了床,苏音音又在床脚放了夜明珠,然后再拿出一个小盒子。

孟楚砚看着她的动作,再结合这几天以来一直做的梦,他不由得问道:“音音,你拿出来的这个小盒子是什么东西?”

苏音音已经躺了下来,她朝着孟楚砚那边道:“这叫做回梦香,我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放出来的,不闻着它的味道我不知道能不能睡着。”

“这香有什么效果,为什么要每天都燃着它才睡觉。”

“我不知道啊,就是在家里的时候都这样,余妈妈嘱咐我嫁人以后,睡觉也要在旁边放着,我就照做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能看看这是什么样子的吗?”孟楚砚本来已经躺下去了,现在他又坐了起来,也许他就要找到真相了。

回梦香,多简单易懂的名字。

“可以啊,我就放在这里,哥哥你自己来拿啊!”苏音音撩开帐子,指着放在床边的小盒子。

孟楚砚伸手把小盒子拿了过来,这个紫黑色的小盒子还没有他的巴掌大,不知道是什么木料做成的,拿起来有点沉,外表凉凉的,没有他想象中的热。

盒子的上表面是镂空的,雕成了奇异的纹路,此时他仔细看着,就发现有一缕细细的白色烟雾从上面飘了出来,他闻到了奇异的幽香。

这个香味……

孟楚砚忽然记起了,每天晚上睡之前他都会闻到一股香味,他经常想问这是什么味道,可是每次都是迷迷糊糊的,没有多久就进入了共同的梦境之中。

每天早上醒来之后,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问,就像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一样。

果然不愧是存在修仙者的地方,各种手段闻所未闻,他这样的记性都想不起来,想来苏家在所谓凡俗界的地位也是不一般的。

出于十分的好奇心,孟楚砚打开了已经镂空的盖子,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块鸡蛋大小的正圆形白色物件,表面上十分光滑,如果不是它还在缓缓地冒着烟雾,看起来就像是上好的白玉一般。

“音音,哥哥能碰里面的东西吗?”孟楚砚虽然好奇,但是对于这些未知的东西,他还是有着警惕心,不敢随意乱碰。

苏音音躺在床上一直看着孟楚砚的动作,听到问题,她笑着回道:“可以啊,我都摸过的,凉凉滑滑的还挺舒服。”

孟楚砚这下既放心了,他拿出了里面的白球,果然和小姑娘说的一样,又凉又滑。

只是拿在手上之后,那股香味更浓了,他突然又觉得很困了,赶紧把东西又放了回去,意识模模糊糊地,一躺下去就睡着了。

苏音音觉得奇怪,喊了两声他都不回答,然后就跟着睡了下去,不久之后她就开始做梦,梦里又在自己家里看见了哥哥。

第28章 梦里真相

苏音音的院子是整个苏家除了主院之外, 最好的一座院落,中间有小假山,西边有一个专属于她的精致秋千,四周都是小花园, 一年四季都有各种各样的花儿常开不败。

此时的苏音音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裳, 头上带着金色流珠的凤冠, 站在自己的院子里。

平时很多人伺候的院子, 现在只有苏音音一个人, 周围寂静无声,静得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有点心慌, 明明是自己住了十多年的院子,为什么现在她却觉得很陌生,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院子里, 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压抑感,就像是这里很不详一般。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她想叫母亲,想叫余妈妈和晴天, 可是嗓子却像是被堵住了一般, 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她摸摸自己的喉咙, 她怎么说不了话了。

苏音音十分恐慌地离开了这个美丽的园子,熟门熟路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脚步匆匆。

刚刚出了小园子, 看到自己门口的时候,苏音音呆住了。

门口站着一个背着手,穿着黑色镶红边华服,身材高大的男人,苏音音愣了好一会儿,看一下自己周围的环境,确认了这是自己的院子。

她想跑进去,可是前面有一个陌生的男人,想回头又不知道要去哪里,正在她进退两难的时候,那个男人缓缓转身,露出了一张十分熟悉的脸。

“哥哥。”苏音音忘记了自己现在发不出声音来,张口喊了一声哥哥,就提起裙摆迅速地向孟楚砚跑去。

孟楚砚看见苏音音,也是瞬间就勾起了嘴角,看见小姑娘飞奔的动作,他十分自然地张开双臂,等着她投入自己的怀抱。

他觉得自己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可是他动不了,从他进入这个地方之后就开始站着,直到刚才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