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老男人的小娇娇[六零] > 第 53 章

第 53 章

孟凡京来拿的时候,他在那头高兴得一蹦三尺高,等他用尽力气骑着自行车来到孟楚砚家的时候,苏音音已经拿着照相机在拍她的秋千了。

孟凡京还以为那是他的照相机,匆匆忙忙地把自行车停好,然后就跑到她旁边,看着她瞎弄的样子,他心疼不已,这小姑奶奶要是弄坏了他也不敢让她赔,不由得出声提醒道:“你轻点啊!”

“我没重啊,我学过了,你怕什么?”苏音音转过身来,对着孟凡京又按了一次快门,那速度快的把他眼睛都闪到了。

“你这样乱拍多浪费胶卷啊,胶卷也要花钱的。”孟凡京还是心疼,胶卷肯定要用自己零花钱买的,浪费一张少一张,这也太让人心疼了。

“是吗?哥哥没告诉我啊!”苏音音有点怀疑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孟凡京真想翻个白眼,他能和小叔叔一样嘛,要是小叔叔是一头老虎,那他就是他身上一根毛,这咋能比,人家不心疼他心疼啊!

苏音音看孟凡京光看着她的照相机,眼睛都不移一下的,疑惑道:“你的照相机在客厅里呢,怎么老看着我的?”

第39章 前世今生

孟凡京脸一红, 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在想什么,直接就跑进客厅了去,孟楚砚在里面泡茶,照相机就放在沙发前的小几上。

“小叔叔, 我来了。”孟凡京没敢直接去拿, 那样子太没礼貌了, 他再混也是有教养的。

“来了, 那就拿吧, 前几天辛苦你了。”孟楚砚从厨房端了茶杯过来,“要喝茶吗?”

“谢谢小叔叔,不过我不喝茶, 现在年轻人都不爱喝茶。”

孟楚砚的动作一顿,年轻人不爱喝,他这个爱喝的果然是已经老了。不过这茶是苏音音带来的, 数量还挺多,特别好喝,关键功效还好,用这这自来水泡的, 味道也没走了, 他也就是客气一句。

孟凡京得到允许, 已经迫不及待地拿起了桌子上的照相机, 他眼馋了这么久,终于是得到了,“谢谢小叔叔, 您以后要是有事尽管找我,我这次什么也没做就拿了,真不好意思。”

这事十分简单,本来孟凡京和孟楚砚不太熟,觉得能占占便宜也不错,但是事完了之后他觉得小叔叔心很好,就觉得自己这想法不对头了。

孟楚砚自然是不会客气的,他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我是肯定不会客气的,你不是没工作吗,我给你安排一个。”

孟凡京把照相机抱紧了,低头咬着嘴唇,吞吞吐吐的还是拒绝了,“小叔叔,我……还想玩两年。”

“你二十岁,再玩两年……你得为你家里考虑,我是无所谓的。”

“我,家里还有我哥,我还是玩好了。”孟凡京有点犹豫,他和他哥年龄相近,这其中的道道一下子说不完。

孟楚砚也不勉强他,虽然都姓孟,但是他对大伯那边没有太多感情,既然他们都指望着孟凡俞,那他就等着好了,反正兄弟俩还年轻,他们也不只是两个孩子,且看着吧!

孟凡京很快就回去了,他是吃饭吃到一半跑出来的,估计回到家里还要被训一顿,但是为了这东西,值!他被训那都是家常便饭了,要是他和孟凡俞一样每天辛辛苦苦,按部就班地上班下班,那他估计就和透明人没什么区别了。

孟楚砚端着茶走到外面,苏音音正在拍夕阳,她穿着一身长裙站在夕阳当中,浑身沐浴着金光,她的眉眼本就是当世无双的,现在显得比平时更漂亮了。

她在静静地拍夕阳,他在静静低看着她,岁月静好。

某天夜里。

孟楚砚站在苏音音那里的庭院中央,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着装,这回又和以前不一样了,他穿着的是一身大红色的旧式衣袍,胸前还有一个红色金边的花球,这就是旧时新婚的打扮。

他依照着记忆缓缓走向苏音音住的地方,入眼的那一片红险些灼伤了他的眼。

现在,是他和苏音音的婚礼?

为什么,他心里会传来一种名为愉悦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他内心所期待的?

院子装扮得十分喜庆,孟楚砚极力忽视自己心中的想法,慢慢地进了正开着的门,这里苏音音带他逛过,他知道,如果苏音音在里面,他只需要往右边的里间走。

孟楚砚正犹豫的时候,寂静无人的空间之中忽然传来了苏音音的声音:“夫君,你怎么还不来啊?”

夫君,她在叫谁夫君呢?难道是他?

孟楚砚抬脚慢慢走了进去,掀开同样被换成了红色的帘子,只见新房里该有的东西一件不落,甚至还有正燃着的红色喜烛。

苏音音正穿着一身精美的红衣坐在床上,穿着红色绣鞋的小脚不耐烦地晃来晃去。绣着龙凤呈祥的盖头时不时晃动一下,即使没有掀开,孟楚砚也知道,这就是苏音音。

他们的梦里不会出现别人,而且她说话的声音,他不会听不出来。

听见他的脚步声,苏音音又动了一下,盖头下传来她娇滴滴的声音:“你是我夫君吗?快来帮我掀掉盖头吧,我好闷啊!”

孟楚砚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她肯定很难受的,他不说话,就走上前去,正准备徒手掀开盖头,这时他的余光忽然瞟见了桌上的秤杆,他动作顿了一下,接着鬼使神差地拿起了桌上的秤杆,慢慢地挑开了。

苏音音抬头看他,孟楚砚眼前一亮,现在的苏音音脸上施了薄粉,看起来比平时的她更美了,只是,她好像不认识他了。

“夫君,我等你等了好久啊!”这个苏音音嘟着小嘴埋怨他,孟楚砚有点意外,他是和她一起入梦的,怎么现在她不认识他了。

“是吗,你等了多久?”孟楚砚的声音有点干涩,他好像很久没有说话了。

“好几个时辰了,我刚才都不能动,还好夫君你来了,我这身衣服好重啊,可以脱掉吗?还有头上这个凤冠,真讨厌啊!”

孟楚砚看了一眼,那凤冠以黄金为底座,镶满了宝石珍珠,看着就很重,苏音音虽然不满,但还是乖乖的看着他,等着他点头。

“摘吧!”

苏音音瞬间就笑开了,她自己把凤冠拿下来,但是在解衣服扣子的时候解了两三个就没耐心了,求救似的看着孟楚砚。

孟楚砚只好帮她把衣服的扣子解了,反正这是在梦里,不会怎么样的,他心里隐隐有一个想法,莫不是他以前就是苏音音的丈夫,所以才有今生的相遇。

这个解释,并不是说不通,仙人都存在了,前世今生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所以现在就是以前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吗?但是,为什么新房会在苏音音这里?

孟楚砚觉得自己为了探寻苏音音的身世,为了探寻自己和苏音音之间的关系,也是费了很多心力,光是在梦里就有很多疑问引着他不得不去思考。要不是这个回梦香确实厉害,他光是做梦就能比上班还累,白天肯定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