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老男人的小娇娇[六零] > 第 60 章

第 60 章

他们背后,温暖,祥和。

“哥哥,我觉得这一天像是在做梦一般。”苏音音说出了她的感受,一双小脚悬空一晃一晃的,她这个心里还是不踏实。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太突然了,哥哥为什么会这么快跟我求婚,难道是因为昨晚上哥哥做的那个梦吗?”苏音音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孟楚砚笑着摸摸她的头,“音音可真聪明,就是因为昨晚上那个梦,当然了,更重要的是,你是我爱的人。”

苏音音听见这表达爱意的话,嘴角扬起了几分,“那哥哥梦见什么了?”

孟楚砚看着前方风景,缓缓道:“我梦见有个仙人告诉我,我和苏音音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是彼此最爱的人,应该生生世世都在一起,永远做一对幸福的夫妻。”

“那我昨天没有跟哥哥一起做梦,好可惜啊,我也想见仙人了。”苏音音一脸的可惜,她怎么没有梦见仙人呢!

孟楚砚听见她这个回答,轻笑一声,这小姑娘,难道重点不是在仙人说的话上面吗?这思想跑偏的也太严重了!

“音音,你为什么那么想见仙人啊?”

苏音音移开了眼睛,定定地看着远方,“因为我想让仙人再实现我一个愿望,我以前希望能出来玩,而不是一直被闷在家里,现在我出来了,可是我还有别的愿望。哥哥,你下次要是遇见仙人,记得跟仙人说,让我的身体健康一点,我不喜欢老是生病。”

孟楚砚心里酸酸麻麻的,他还以为她是图好玩的,没想到她这样想。他又用了一点力气环住她娇小的身子,点头道:“哥哥一定记得跟仙人说,让他保佑我的音音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再也不要让她生病了。”

“哥哥,我是不是很贪心啊?仙人已经实现我一个愿望了,才让我遇到了哥哥。”苏音音靠孟楚砚靠得更紧了些,其实她懂的,遇上他,是她的幸运。

“不会的,音音这么好,仙人肯定会实现你的愿望。”小傻瓜,他才是实现她愿望的人,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实现她的愿望。

不知道哪一世,他的心遗落在她身上,从此愿以自己的消亡,来换她一世长安。

“哥哥,真好,有你真好!”苏音音靠上了令她安心的胸膛。

“有你真好!”

……

夜晚,苏音音洗完澡就先回了卧室,孟楚砚进来的时候,她正努力地给自己擦药。

孟楚砚已经习惯了不看,但是今天的他心理发生了变化,眼睛不由自主地往那边看去,却被苏音音的床幔给挡住了。

他十分不满,音音什么时候换的床幔,怎么看起来比之前厚,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自从被孟楚砚教育过后,苏音音就不再叫他帮忙了,每天辛辛苦苦地自己擦,到现在已经习惯了。

他擦着自己的头发,心里却期待苏音音叫他帮忙,以前不能帮忙,现在总行了吧!

可惜的是,直到苏音音穿上了衣服,孟楚砚也没等到他期待的请求。

穿好衣服,苏音音就拿出了每天晚上睡觉必备的东西,然后直接躺下,闭上眼睛,全程都没有和孟楚砚说话。

孟楚砚十分疑惑,苏音音以往睡觉都还有话说的,怎么今天晚上都不跟他说话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音音,你这就睡了?”

“睡了啊,不然还要做什么?”苏音音翻身面对孟楚砚这边。

“音音,我想……像今天这样。”孟楚砚起身,拉开了她的床幔。

“不要了,不喜欢。”苏音音警惕地看着他,干脆地拒绝,快速把被子拉得更高,只留下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

“这个小傻瓜,小骗子!”孟楚砚无奈地摇头,既然这样,那就不能勉强她了,慢慢来!

孟楚砚俯下身子,把苏音音的被子拉下来,然后在她惊讶的眼神里亲了她的脸蛋一口,然后摸摸她的头发,放下床幔。

苏音音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刚才被亲的地方,好烫,好烫,心也跳得好快,她又难受了。

他擦完头发,关了灯就躺了下去,在夜明珠柔柔的亮光中,她面对着他,他也面对着她。

虽然中间隔着一段距离,两人的心却无比地近。

“哥哥,晚安!”

“音音,晚安!”

两人一起闭上了眼睛,在回梦香慢慢散发出来的时候,两人一起慢慢入睡,然后慢慢进入梦乡。

作者有话要说:  人家还没谈过恋爱呢,就自己给自己喂狗粮,这个吻戏耗费了作者君很多脑细胞和头发,字数请忽略不计!

第44章 做什么梦

这一梦里, 短短几个小时,两人就经历了一生,从相遇相知到结婚生子,再厮守一生白头偕老。

当真是人间方数时, 梦里已百年, 两人之间, 更多几分默契甜蜜。

苏音音要做衣服, 卧室当然是不够她折腾的, 所以他们就转移到了客房,准备这段时间的事情全在客房进行了。

结婚不可能只做衣服,还有别的结婚用品, 不可能让苏音音自己做。

就算只是衣服,苏音音这样的,一天一套都是好的, 她自己只能做嫁衣,所以孟楚砚就给她找了人一起做,这样她不会无聊,别的也能让别人做好。

他偶尔会想着, 要是自己这个年纪了, 还只是个一穷二白的, 他就是捡到了苏音音, 也会因为自惭形秽而不敢和她在一起。

还好,现在的他还养得起她,就算是对她有愧也是少的。

刑彩凤就是一个乡下普通妇女, 本来是没有这门手艺的,后来孟楚砚给她介绍了个师傅,才学会了这门技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饭碗。

老师傅姓孙,六十多岁了,身体倒是硬朗,但平时很少做衣服了。孟楚砚跟她关系匪浅,他打电话给她,请她帮他做婚服,她当场就答应了。

孟楚砚现在坐到这个位置,认识的人肯定不在少数,能看到孟楚砚结婚,这是很多人的愿望。

孙师傅接到电话之后,第二天就和邢彩凤一起,带着自己的家伙来了。虽然现在有了机器,但她们很少用到,很多时候很多东西都是自己一针一线缝出来,裁缝店统一收归了,她们接的生意都是亲戚朋友的,不是资本主义。

孙师傅头发花白,看着十分和蔼,她是孟楚砚父亲的旧识,但不是常常来往。对他要结婚的消息十分高兴,她也勉强算是他的长辈,对以前的事情比较清楚。

苏音音从楼上下来,孟楚砚拉着她介绍,“孙姨,这是苏音音,我的爱人。”

“音音,这是我请来做衣服的孙姨,你跟我一起叫就行了,等我去上班的时候,你不会无聊了。”

苏音音很坦然地和孙师傅打了招呼,对她来说,这估计和她家里的绣娘一样,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孙师傅则是看着苏音音点头,挑不出什么错处来,当然了,就是觉得不对,她也没有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