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老男人的小娇娇[六零] > 第 77 章

第 77 章

默认了。

他伸出手来解她的立领扣子,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孟楚砚可以自信地说他左右手都可以很熟练地单手解开她的每一颗扣子,但是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因为他解不开。

“音音,你这是故意难为我吗?”

“我哪有……”苏音音呢喃一声,小扇子似的睫毛不停抖动,昭示着她的紧张。

孟楚砚侧过身子,不让自己压到她,然后抬起另一只手来一起解,一颗扣子而已,怎么会难得到他,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能闯过去。

时间又过去了不知道多久,苏音音能感觉到孟楚砚的手一直在她脖颈这里动来动去,但就是解不开。

她难耐地睁开了眼睛,就见孟楚砚看着她的扣子,脸上写满了苦大仇深四个字。他本来以为很简单的,但是这颗扣子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紧,他越用力越是解不开。

苏音音差点笑了出来,但她还是憋住了。孟楚砚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笑吧!你这个小坏蛋,故意把扣子缝死了难为我,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

“我没有笑,我也没有缝死,是你自己解不开,怎么能怪我。”苏音音偏开头抗议,她现在不太敢看他,总觉得有点凉凉的。

“解不开,你这嫁衣也别要了。”

“怎么就不要了,你耐心一点,我真的没缝……”

孟楚砚从床上爬下来,去她放在箱子上的针线篮子里找出了一把小巧的剪刀,苏音音看到那剪刀就反射性地捂着了自己的脖子,怎么可以这么暴力。

“音音,你别动啊,等我剪开这颗扣子。”

孟楚砚慢慢靠近她,苏音音吓得险些哭出来,“不要,不要剪开,我自己来,自己来……”

她开始哆嗦着手解自己这颗莫名变紧了的扣子,她也很无奈啊,又不是故意的,可是他怎么能一点耐心都没有,就要直接粗暴地剪开,她这衣服还要呢!

孟楚砚把剪刀直接丢到篮子里面,然后又扑上床,苏音音已经苦着一张小脸把扣子解开了,他不再犹豫,直接伸手去解剩下的扣子。

她的手一直试图阻拦,但是一点用都没有,三两下外衣的扣子就全被解光了,失去了它们的作用。

他再次按着她的手,吻上她的唇,唇、齿交缠,之后他慢慢从上面滑下,他的痕迹从下巴到脖子,再到锁、骨,最后到那一颗还未长成的花、蕾。

苏音音眼神迷离,双手被压在两边动弹不得,不时娇吟两声,当花、蕾隔着一层小衣被han住时,她又颤抖了一下,眼角渗出两颗泪水。

“别……不要这样……”苏音音摇着头,低声呢喃。

孟楚砚当然不会理会她无意识的拒绝,他两边都细细照顾过之后,就扶着瘫软的她起来,一边封着她的唇,一边脱掉了她外面的衣裳,又解开后面的细带,抽开掩住世间美景的小衣,直接丢在一边,最后把她放在床上,自己低下头去继续品尝。

唔,好像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长大了点,都是他的功劳,孟楚砚十分自得。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

第52章 完结加番外二

孟楚砚心满意足地埋在了她的胸前,苏音音再次颤抖一下, 弓起了身子挣扎, 可是手被仰着压住了, 脚也被他的腿压住了,只能胡乱动着,甚至哭出了声音。

“不要……不要……”

“别哭,别怕,哥哥疼你。”孟楚砚移开头,又上去亲她, 手却另有目的地移到了下面, 解开了裙子。

当一切都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 苏音音终于挣扎着给自己盖上了锦被,只留头和脚露出来,把自己裹得紧紧的,眉目含情地看着孟楚砚,眼角还有未拭去的泪痕,眼睛里满是控诉。

凭什么他还穿着衣服, 就先把她的都脱没了,一点都不公平。

孟楚砚似是看懂了她的想法, 迅速地脱去了衣裳,然后又是毫不费力地拉开了被子一角,迅速钻进去,他真的是太无奈了,她怎么这么能躲, 还好她力气不大,不然他真得愁了。

本来裹得好好的苏音音一下子又被他一把抱住了,他的身体十分火热,这时两人都没有穿衣服,肌肤相贴的感觉让她不停打着哆嗦。

“哥哥,你离我远点。”

“乖一点,别动,不然我把你绑起来了。”

绑起来?这个可以有,以后再试。

苏音音嫌弃地用小脚踢他,但脚一下子就被他夹在了中间,他的手慢慢地在她背上抚着,前面不断磨蹭,引起她一阵又一阵的颤抖。

“你那个东西离我远点……”

苏音音都快哭出来了,真的太难受了,孟楚砚也无奈了,多清楚的事情,她就是娇气。

“别哭,这才到哪啊?”就算是哭了,他也不会留情。今天可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怎么也不能放过她,他都忍了多久了,每天抱着她却不能动,他也不容易啊!

既然苏音音怕羞,孟楚砚就不再把被子掀开了,而是任她好好的盖着,他缩着身体往下滑,停在她的腰腹间,一连串的动作又让她只能急促地喘气。

“别碰……”

苏音音突然尖叫一声,然后弓起了身子,孟楚砚一愣,他还什么都没做,手上就湿漉漉的了,虽然有点意外,但这总比她太过紧张容易受伤的好。

孟楚砚不断撩拨着她,等到她意乱情迷之时,他终于狠下心,吻住她的唇,身下一动,他的下嘴唇就被咬住了。

她疼,他也一样的疼,但是谁都不后悔。

当他停住不动的时候,苏音音才放开了他的唇,脸上已是泪流满面,那双眼睛万分委屈地控诉他的罪行,然后猛地抱住了他,“哥哥,我疼。”

孟楚砚的唇已经被咬出了血,他疼,但是她知道她更疼,她终于娇气的性子是最怕疼的,但是没有办法,这一步总要迈出来。他又是心疼又是满足地吻去她脸上的泪痕,“音音,哥哥也疼,我们一起疼。”

苏音音抱着他的肩膀一直哭,孟楚砚虽然心疼,但是他已经忍不住了,只能慢慢动着,动一下她就喊一个疼,当她脸上都是泪水的时候,他的脸上也布满了汗水。

她的滋味让他又喜欢又痛苦,隐忍地让他难受,但是不忍着又会伤到他,他的汗水全都是甜蜜的折磨。

苏音音一直都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是这个时候来临的时候她还是万分紧张,万分痛苦,即使是上次发病都要比这个好受许多。

“哥哥……你好狠的心……”苏音音再次咬住了他的肩膀。

“音音,哥哥没办法了,你哭吧!”

她这样根本放松不下来,既然都是疼,那就一次来个痛快吧,孟楚砚狠下心,慢慢腾腾的动作加快了一点,苏音音死命地挠着他的背,咬着他的肩。

一段时间过去后,苏音音本来已经瘫软的身体一阵痉挛,孟楚砚加快动作,最后和她一起到达顶峰,倒在床上的时候,他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