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全世界只有我正常 > 第九十六章 被骗了!

第九十六章 被骗了!

恋上你,全世界只有我正常

夏阎真把假陶鄂的尸体丢到地上。

前面的一群人中,有不少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陶鄂走过来:“他们比预料中的要强?”

夏阎真偷袭的话,哪怕对方早有准备,也能一下子杀掉才对。

灵魂尖啸才啸出一个音节就应该戛然而止。

“不,我原本以为,这些冒充者不会我们的能力。”夏阎真说道,因为他的冒充者太弱,完全没有与他匹配的实力,“没想到他也会灵魂尖啸,就用了另外一种方法验证。”

当冒充者发出惨叫鸡一样的叫声,夏阎真就停了一下。

万一真的是陶鄂在使用灵魂尖啸呢?

所以夏阎真用了另一个验证方法,就是看左臂。

陶鄂用玉石针来压制体内的狂兽之力,玉石针的位置就在左臂。

如果被撕下来的左臂有玉石针,那意味着弄错了。

这个反击之人是真陶鄂——冒充者大概率没有梦之使徒所有的道具。

空间的锁死,隐藏着这样的暗示。

夏阎真看过断臂,确定里面没有镇压狂兽之力的玉石针后,才杀死这个冒充者。

“另一种?”陶鄂看到断臂,顿时明白了,他说道,“其实他的灵魂尖啸和我的有些区别,只是其他人应该很难感觉到。”

大概就是小无相功模仿的武功和原版武功的差别。

夏阎真突下杀手,又杀了一个,其他人反应不算强烈。

“又杀人?”傲雪凌霜四姐妹则是如临大敌。

不讲规矩啊!这个人!

狼抱团了!这肯定是狼抱团!

“别慌,再一个就可以先结束——”陶鄂宽慰道,说到一半停下来,“你们谁是高强?”

刚才的移动,再加上虚假灵魂尖啸,导致没有办法分辨两个高强谁真谁假了。

刚才那个很有文化的假高强是哪个来者?

“当然我是真的。”

“我才是你的!你是假的!”

“我艹!”

两个人跟个孙猴子一样争吵起来,几乎就要动手。

“好了好了,先去其它地方吧。”陶鄂说道,狭窄的过道内,两高强高声吵架的声音在狭窄的过道内回荡,让人头疼。

这回就由夏阎真先走。

而且在夏阎真走到最前面路过的时候,前面的人一个个都退到了房间里面。

冒充者自然担心夏阎真突下杀手。

本尊则是担心夏阎真认错人了突下杀手。

至于一模一样的四姐妹,无论是真是假,都担心夏阎真下杀手。

这个人,过于凶残!

杀起同伴来都不带眨眼的!

由夏阎真带头,走上楼梯,拉开前面的舱门。

出来就是靠近船头的甲板附近。

外面是晚上,天空中不见星星,也不见月亮。

船头甲板上,靠近船舷的位置竖着好几根桅杆,上面有灯照下来,在甲板中间形成一个原形光圈。

也把周围照亮。

船头甲板面积不小,船的平均宽度,目测有二三十米。

长度不好过,一眼看过去,至少也在百米以上。

甲板上温度要比船舱内低不少,海风扑面,还有海浪翻涌之声。

走到船舷边缘往下看,下面是一片漆黑的海水。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这艘轮回号的底层,比这个甲板还要低的就是往下的底仓了。

往上还有三层。

脚下的甲板是金属层,上铺大片绿色防滑垫,不少地方的水渍还没有干。

“等等,等等等!”

夏阎真他们才来到甲板上,桅杆上的广播就发出一连串的声音。

“让我看看,我看到了什么?一,二,三……”那位肯普船长欢快又带着夸张的声音再度出现,压下不算大的浪涛声,“十二!竟然已经死了两个吗?多么快的速度,多么高的效率,我为你们鼓掌!”

一连串拍击声,让人有点怀疑到底是不是在鼓掌。

“那么,请继续你们的表演,让我看到更为精彩的演出。让我看到背叛、团结、绝望、死斗,种种让人激动的场景!”

随着一阵电流声,声音停止。

这个船长,不太正常。

一群人相互分开站着,彼此间间隔都有五米以上。

只有夏阎真和陶鄂站在一起。

夏阎真背靠在船舷栏杆上,栏杆不算高,到他小腹往上一点,和最下面的肋骨位置持平。

用力往后一仰,都有可以轻易翻出去,落入到黑色的大海中。

“待会那个脑袋……”陶鄂小声提醒夏阎真。

他想起来,广播中所说的船票,还不是单纯本尊杀掉冒充者或者冒充者杀死本尊就行。

要的是对方的脑袋——总不能割下自己的脑袋。

有着不死之身的能力倒是可以试试。

“四位,你们暂且等待,等我们确定真伪再说?”陶鄂看向四胞胎姐妹说道。

四个人都没有出声反对。

这种辨认真伪的“游戏”,对她们来说十分不利。

这五个人明显是同一队的队友,而她们是陌生人。

无论五个人中最后留下来的是真是假,她们都无法分辨,只能先观察。

“首先,你们能确定我们两个人是真的,对吧?”陶鄂主导着局面。

白皇六人都点头。

从最摆烂的角度来说,站在那里的夏阎真是真的,也必然是真的。

“那么,你们开始吧,尽量证明自己才是真的,由我们来判断。”陶鄂说道。

“万一证明不了怎么办?”也不知道是哪个高强,语气有些发虚。

陶鄂露出笑容,笑而不语。

“艹。”低骂一句,高强看向另一个自己,“你证明吧。”

“你怎么不证明?”“我待会证明要和你汇报?”“待会我能证明,你tm先证明啊!”

两个高强又吵成一团。

各种语气助词不断,似乎是冒充者也意识到了高强的特点。

对于高强的模仿变得逼真起来。

对梦之使徒们来说,不是个好消息。

白皇一开始在那里不说话装高手,王兵是一贯沉默少语。

冒充者随着时间推移越发像的话,就越难找出破绽。

吵了几分钟,两人嗓子都有点哑了,陶鄂招招手,示意一个高强过来,开始提问。

问完之后,那高强趾高气昂,用鼻孔对准另一个高强。

高强二号一看,比自己被怀疑还难受,三步并做两步来到陶鄂面前,想要证明自己。

“我去……”夏阎真没有参与到辨认中来,他不擅长这个,对着陶鄂做了一个手势,表示自己要去先拿“船票”。

没有工具不要紧,直接拧下来就好。

另外夏阎真心里也有一个想法,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分辨谁真谁假,最后就按照他的最终手段来。

待会可以和陶鄂说一下。

陶鄂点点头,示意夏阎真先过去。

走回到舱门那边,顺着有转折的楼梯下来,夏阎真脚步停了一下,快步上前。

原本在过道上的两具尸体,消失了。

只留下一截断臂。

那断臂的样子也有所变化,前臂形状和人的手臂差不多,通体白色,手掌的话只有三根手指,比人的手指要粗一些。

有点像是弗利沙的脚趾。

夏阎真走过去捡起断臂,里面没有骨头,入手感觉有点像是橡皮泥。

他稍微用力捏了一下,颇为有韧性,不像橡皮泥那样容易塑形。

地面、墙壁上还留着一些鲜血。

“没死。”夏阎真眼睛一亮,看来找到一种能让冒充者现出原形的办法了。

他拿着断臂,走进其中一个房间,打开厕所门。

没有人。

这过道还有里面的房间都一览无遗,除了厕所外,没有其它地方可以躲藏。

夏阎真迅速找遍所有的厕所,没能发现两个冒充者的踪迹。

至于他们在夏阎真寻找的时候溜出去,可能性不大。

意识到“人”没死后,夏阎真立刻警觉起来。那两个冒充者先躲后逃,很难逃过夏阎真的耳朵。

如果他们有着隐匿技巧,倒有几分可能在夏阎真他们离开后逃掉。

“先出去吧。”暂时没有发现人,夏阎真拿着断臂打算回到甲板上。

刚走上楼梯,“啪嗒”一声,舱门突然关上。

夏阎真跨过楼梯台阶,看着关上的舱门。

舱门是向内开的,在外面只能向内推或者虚掩上。

夏阎真不懂船只,不知道其它船是不是同样的设计,是不是有什么讲究。

现在这舱门,却是在内的锁被锁上。

夏阎真稍微拉了一下拉不开,那个锁似乎也彻底固化,无法打开。

猛地一用力,舱门上的把握被夏阎真直接拉断。

夏阎真把我把丢下,微微后仰,一脚踹了出去。

一声巨响,还有一些金属变形,令人牙酸的声音同时传来。

只能向里面开的门,自然不好踹,要多来几脚。

夏阎真脱下了鞋子,担心把鞋子给踹爆了。

甲板上的人也听到这一声巨响,紧接着,他们看见夏阎真脸色阴沉地快步走过来:“这陶大是假的!我被骗了!快,一起杀了他!”

说着,从快走变成小跑。

猛地冲向陶鄂。

陶鄂二话不说,张开嘴巴就是一招灵魂尖啸落在出来的夏阎真身上。

那夏阎真停在原地,脸色痛苦,狰狞咆哮道:“一起动手啊!”

两个白皇、两个高强还有两个王兵同时动手。

在四胞胎姐妹惊讶的目光中,突如其来中,一场混战就此爆发。

只不过六个人中,有三个人动手的对象是夏阎真,另外三个,动手对象则是陶鄂。

一瞬间,阵营清晰明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