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法海穿越唐三藏 > 第八十八章 师父,您先别生气...

第八十八章 师父,您先别生气...

这万寿山五庄观,乃是三界少有的洞天福地。

能被镇元大仙立为道场,再加上这人参果树汇聚灵气,只是一夜的短暂修行,便让师徒几个受益匪浅。

不过修行也并非一蹴而就,在于朝夕刻苦不间断,除非久住在这五庄观之中,否则也不差在这一两天上。

法海笑了笑,或许他们也是一句客气话,便轻言婉拒。果然,两位仙童也不再多提此事。

几人用过了早饭,明月帮着八戒一同清洗厨房,小白龙前去探路,沙僧收拾行李,清风陪着三藏法师闲谈——

“悟空。”

“师父。”大圣上前听候吩咐。

“取些柴米钱来。”

“是。”大圣心中默算了一番,从包裹里取出些钱财来,送到清风手中:“我师徒吃了你家的不少米粮,这些权当是添用。”

“法师万万不可!”清风连连推诿:“哪有主人家招待客人,复还收取钱财的道理?若是师父知道了,怕是我等少不了一顿好打...法师欲陷清风于不义乎?”

法海见清风坚决,便也不在僵持,又谢了一声:“既如此言说,原是贫僧失了计较...悟空,收起来吧。”

清风忙道:“正该如此!法师乃是大德高僧,高风亮节,小子委实钦佩...却也不该以这财货小觑吾等。”

“是极,是极。”大圣一边儿将钱财装起来,一边儿笑道:“所谓君子之交澹如水,况且吾等亦是趣味相投...切不该让这铜臭俗气玷污了玄门清光...老孙这就收起来。”

清风瞧着鼓囊囊的行囊,忽好奇问道:“法师既然行脚僧人,怎随身还带着这许多财货?”

他心说,昨日三太子言说他们行脚僧人,身无长物...果真是为了将那人参果撇下的推诿之言?

“仙童不知道。”悟空跳到清风身前,道:“我家师父一向喜爱惩奸除恶,这一路上降服了不少强盗妖魔,这些都是他们的...可不是我等财货。”

“既然到了列位手中,为何还说不是你们的?”清风又问了一句。

“此乃不义之财,本不该为我等所取...可若是将之丢于荒野,岂非浪费可惜?”大圣双手合十,道:“师父大慈大悲,言说这些货既然劫掠于民,此番吾等得之,便应散之于民...因此这一路走,一路散...到了你们这万寿山地界,想是得镇元大仙庇佑,因而民风淳朴,倒也少见有什么为恶之人,百姓虽非皆是富庶殷实之家,但也可得个温饱无虞...所以这些财货才未能散出去,一直留到现在。”

清风肃然起敬,他对着三藏法师一礼,道:“小子久听佛寺善收香火敛财之道,得见圣僧才知何为佛门大德...还请圣僧再次原谅清风无状,竟三番两次心中诽于圣僧...实羞愧万分。”

他连称呼都变了。

“仙童切勿如此。”法海将他一扶,“我等行走于世,有所为,有所不为...行事也不过求个问心无愧。”

“便是这问心无愧四字,世间又有几人能知晓?”

也是法海气度非常,便是这清风一向眼高于顶,如今也难免为他折服。

几人复闲谈了几句,也不过简单说些西行路上的趣事儿,气氛便更加融洽。

不多时,小白龙已经探路回来,沙僧也将行李拾掇起来,八戒与明月将厨房收拾好,且取一些干粮以备路上食用。

如今行李越来越多,只八戒一个人挑起来自也没那么容易,大圣与沙僧都替他分担了一些。

大圣管着钱财包裹,沙僧挑着衣用行囊,八戒则是背着锅碗瓢盆以及各类米粮...这一套器具,他从一土匪窝里收拾出来的...毕竟只他一个人食量最大,师父又一向不管饭,无奈之下便只能自力更生。

一路上埋锅造饭,自然是练出了一手好厨艺。

且看他肥头大耳的模样,往他灶台边儿上一站,所有食客便都先得个放心。

因八戒愈发长进,便也无需刻意“欺”他,师兄弟们帮他分担些行李,更不是什么大事儿,无非是兄弟情深罢了。

法海对此喜闻乐见,取经路上仙佛阻难,再加上自己这不肯求全性情,往后这路怕跟是难走,若他们五人尚不能齐心协力...也难言上得西天。

因此法海也愈发好奇,若是自己不曾来过,只是三藏法师本身,是如何去了这西天的?

“多谢两位仙童招待,贫僧这就告辞了。”

清风、明月送师徒五人出了五庄观,颇有些不舍之意。那清风更是抓着法海胳膊上的袈裟,“圣僧,适才那降服黑风怪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圣僧若是取经归来,路过我观的时,千万进来坐坐,且饮一杯茶水...也让我听个全乎故事,这听一半而断,好叫人难受。”

“既然是仙童所请,贫僧谨记在心...取得真经之后,定来观中拜访。”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何况君子相交,更不在朝朝暮暮。

师徒五人一路向西,观看这好山好风景,也算是惬意。

却说那镇元大仙自元始天尊讲道完毕散了会,领众小仙出了仙宫,径下瑶天,踩着祥云飘浮于万寿山五庄观门首之上。

大仙正要落下云头,却看到清风明月两个站在大路中央,眼睛一直往西边望去,竟连他这个师父回来都未曾察觉,心中觉着奇怪...他故意遮掩了行踪,施了个轻步法子,悄悄落在了清风与明月身后。

“你们两个在观望何物?”

“正目送三藏法师师徒西去。”明月老实回答。

清风倒吸一口凉气,他身形已经开始微微颤抖,见明月毫无察觉,他拉了啦明月的袖子...

“师兄,别闹。”明月又道:“你还是想想等师父回来,该如何交代吧。”

清风不动弹了。

“哦?交代什么?可是你等冲撞了贵客?”

“我等相谈甚欢,虽有些言语向不妥,但也早被化解...额...师...师父?!

”明月声音越来越小,他瞥见了身边儿师兄一副已经认命的神态,脖子缓缓往后扭...正入眼帘的不是师父的面容,又是什么?

啪嗒!

明月跪在了地上,道:“弟子恭迎师父回山。”

说完,他还拉了一下独自站着的清风。

清风:...

这两兄弟可谓是互为怨种。

“弟子恭迎师父回山。”

清风能怎么办?

总不能真站着不行礼吧?

“起来吧。”镇元大仙需扶一手,等清风、明月各自起身之后,大仙又对云头之中的弟子们道:“尔等各自散去。”

“是——”

众小仙齐齐答应一声,散去了四方。

“说吧。”等众人散了之后,镇元大仙笑道:“究竟犯了何事?”

清风低头道:“我等未曾按照师父吩咐招待好了这三藏法师...”

“细说。”

清风顿了顿,道:“也怪我等擅自揣摩师父心意,还道是师父今日正巧听元始天尊讲道,乃是为了避开这位大德高僧...因此从一开始我二人便起了轻视之心。”

明月开口道:“此为第一过失。”

镇元子心说:你这话...说得其实也没错。如此也算不得你等错处,只是稍有些怠慢,也算不什么大事...只要今日安安稳稳送走他们,便是你们的功劳。

不过这话他心里想想可以,却不能直言说出来。

“嗯——”镇元子沉声道:“你们既然知道他是吾贵客,还敢轻慢,自是尔等懈怠...下不为例。第二呢?”

咦?

听师父语气严厉,但似乎并没有动怒,清风稍有些迷湖,可也只能接着说道:“可后来经过一阵短暂相处,弟子发觉这位三藏法师,当真是个大德高僧,他门下弟子各个人物非凡,当真乃三界翘楚...便是因此,弟子与师弟只顾与他们相谈...却忘记了师父的吩咐。”

“什么吩咐?”镇元大仙问了一句。

明月接过话来:“师父,您也忘了么?不是您让我们摘两个人参果招待三藏法师,万不可怠慢?我们俩把这事儿给忘了——”

镇元大仙听到这里,觉着有些不对劲儿...若只是说“三藏法师是个大德高僧”倒也没什么,可他听到“他门下弟子各个人物非凡,当真乃三界翘楚”,却稍有了些恍忽...

见师父沉默不语,清风知道...师父怕是真生气了,想用言语为自己与明月开脱一二,“师父先别生气...”

明月低头沉声道:“真让您生气的,还在后面...”

镇元大仙听了这两个小童的言语,颇有些哭笑不得,道:“莫非是你等惹怒了那孙猴子,引得他发混撒泼?”

清风、明月齐齐抬头,明月更是好奇道:“师父为何这般言语?这位孙大圣虽然不太稳重,有时候言语犀利,但他也是个爽利人物...虽看起来有些尖酸,但也不该以面目识人。他得知咱们观中有一栋藏经阁不禁外人入内,自来了便入内自习经书了...我等未曾惹他,他也不曾发过什么蛮性。”

清风也点头道:“孙大圣勤奋好学,我与师弟却日常懒惫...也是一过。怪不得他能闯下齐天大圣的威名,我等也活了千年,却也只在师父门下碌碌。”

“他去藏经楼观经自习?”镇元子的好奇心再次被引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