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诸天:穿越武侠世界闹个翻江倒海 > 第219章 逍遥侯痛说情史

第219章 逍遥侯痛说情史

“杨开泰寒冰之中的蛊术经脉是瞬息万变的,即便是师傅想掌控他们也很难,师傅之所以能够掌控这一种经脉,是因为这种经脉是师傅的天宗秘术控制的,随时可以感应他们的位置,也就可以化解寒冰!但是连城璧对这种秘术经脉完全不了解,他竟然能够用沈家金针把经脉刺中,然后让经脉尽数断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为师现在都不得不佩服连城璧了。”

小公子不由自主的担心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心中也产生了一股怨气,心想师傅你可真是棒槌,连城璧和他娘中毒的时候,咱们一刀就结束了他们的小命,这游戏就结束了,可是你偏偏说连城璧也不过如此,一点小小的毒就把他毒晕了。这个游戏越来越好玩了。

你在玩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玩你,看来师傅这一次是玩大了,这天宗还能保住吗?我的未来又在哪里?真是气人的很。

虽然小公子的心里气得肺都快炸了,但是她也不敢说出来,还得保持着一种微笑的姿态,奶声奶气的问道:“师傅这连城璧如此厉害,若是他把玩偶山庄的秘密破解了,那我们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逍遥侯不能不考虑,也是他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也是天宗和江湖中人生死存亡的问题。

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要么天宗从这个江湖中消失,要么连城璧等人从江湖中消失。

此时逍遥侯把手中的割鹿刀紧紧的握着对小公子说:“你可知道这割鹿刀是什么来历?”

“弟子之前听师傅说过,这割鹿刀是天宗的一件圣物。当年是天宗的先祖经过天宗的秘术加持而成的一把玄铁神器。当年师父的先祖就是拿着这一把刀在江湖中横行霸道,打下了一片江山,让天宗成为了这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

“你刚刚说什么?横行霸道?”

逍遥侯的脸色沉了下来,带着嗔怒的语气质问小公子。

小公子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刻低下了头,向逍遥侯认错道:“弟子知错了,天宗的先辈在江湖中天下无敌,所有江湖门派都俯首称臣。”

逍遥侯很惬意的点点头。

“这样说才对。我们天宗在江湖中并不是无恶不作之人,只是有些门派是在表现的太过离谱,我们不得已才出手教训教训他们,至于教训他们的时候,有些人因为技不如人被杀了,这都是避免不了的。”

“师父言之有理,自古以来,有一句话不是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嘛,那些人既然不听从天宗的调遣,杀了就杀了。”

“当年咱们天宗之所以能够在江湖中横行无敌,那就是因为我们的手中有一把割鹿刀。”

小公子再一次把割鹿刀大看了一番,觉得那只不过非常锋利罢了,要想拿着这把割鹿刀横行天下,恐怕有精妙的刀法也不行。

他带着好奇问道:“师傅,恕弟子愚钝,这割鹿刀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比一些宝刀宝剑锋利一点罢了。”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你就有眼无珠了。”

“弟子见识浅薄,还请师父教诲。”

“这割鹿刀若是没有在开启的情况下,它就是普通的兵器。拿着这一把刀用你的真气抓住在割鹿刀上便可以产生一种非常强大的刀气。这股刀气能够轻松的把百斤巨石斩断。当然假如这割鹿刀仅仅是用真气加持的话,也不可能产生横扫江湖的威力。如果把这把割鹿刀上面的魔气打开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小公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特别好奇的问:“师傅您说的割鹿刀上面还有魔气,可是这魔气如何打开呢?”

“在这刀柄处有一个缺口,这个缺口便是钥匙。只要把这钥匙和刀柄融合在一起,割鹿刀的魔气便会被激发。”

“师傅既然这割鹿刀有魔气,那师傅为什么会把它送给沈飞云呢?”

“我们萧家的先祖为了炼制这一把割鹿刀牺牲了数10名超一流长老,那数10名长老的冤魂就在这一把刀的刀柄处。割鹿刀打造以后,我的先祖拿着这把刀横扫江湖,天下无敌,可是这把刀带来的伤害也是非常巨大的。天宗的第一位宗主,因为丈夫被割鹿刀的魔气侵害,年纪轻轻40多岁,即便是把超一流的真气用了出来,也不能压制那一种伤害。所以我们天宗历代,宗主都把割鹿刀上面的一块钥匙取下,敬为神灵,不再用割鲁刀为天宗杀敌。”

“再说了,割鹿刀打下的江山已经够我们天中的人无忧无虑的生活百年以上。再说我们天宗的功法本身就比江湖各门各派的绝学要高一个层次,所以没有必要用割鹿刀。”

“师傅这割鹿刀虽然魔气很重,可是把割鹿刀放在天宗里面也是镇宗之宝,当年您为什么会把割鹿刀送给沈飞云呢?”

逍遥侯无奈的叹息一声。

“你当然不明白,当年我对沈飞云爱的有多深。那时候我们两个人之间从天文谈到地理,从人生谈到哲学,总之我和她是无话不谈,我已经走进了她的心中,她即便拿刀把我杀了,我都无怨无悔。那时候脑子一热,别说把割鹿刀给他,就是拿我的命,我也无怨无悔。现在想想,还是那时候做的事太过冲动,沈飞云根本就不值得我用一生去守护。后来我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她叫李小婉,沈飞云的四师妹。”

“沈飞云在我面前表现得非常霸气,我没有任何的自由,哪怕是说错一句话,她就会对我劈头大骂。有时候还对我拳打脚踢,如果不是我爱她的话,早就还手了。可是小婉却不一样,小碗理解我的心,她能够听懂我说的什么话,我们两个无所不谈,很快就坠入了爱河之中,更重要的是我和小婉之间很快有了人生最愉快的一次,之后小婉便怀了我的孩子,沈飞云知道这件事以后,她是非常的愤怒,要把小婉杀了,我多次劝阻她就是不听。”

逍遥侯无奈的叹息一声。

“我以为沈飞云和小婉毕竟是师姐妹,再怎么生气愤怒,也不可能把小婉杀了,没想到她还真这么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