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红楼从庶子开始 > 第339章 扬州城喋血(三)

第339章 扬州城喋血(三)

第339章扬州城喋血(三)

贾环快步走出林黛玉所居住的西厢小院,果见管家萧磊正在外面焦急地等候着,其身后还跟着两名手执棍棒的壮实家丁。

萧管家一见贾环,立即便趋前两步道:“三爷,不好了,衙门外头突然冒出一群黑衣人,黑压压的一大片,虽然尚未动手,但显然来者不善。”

现在的贾环也算是见惯了风浪的人了,故而镇定地问道:“此事可告知了姑父大人?”

萧管家摇头道:“老爷病体虚弱,今日又劳了精神,才刚刚睡下,奴才便没吵醒他,又想着环三爷正好在府里,便先找环三爷拿个主意。”

有句俗话说得好:人穷莫入众,言轻勿劝人。如果你不名一文,人微言轻,就算你再积极主动,别人也不会把你当回事,相反,如果伱声名在外,颇有威信,即便你一言不发,别人也会主动上门找你主持大局。

贾环虽然年少,但其本事有目共睹,已在众人心目中建立起了威望,再加上他和林如海之间的紧密关系,如今林家上下几乎都把他当成少主人了,所以出了事,萧管家第一时间就想到找他来处理。

此时,前面忽然传来了打斗和喊杀声,萧管家面色急变道:“不好,定是前面打起来了。”

贾环忙问:“如今谁在前面主持?”

萧管家答曰:“只有把总江斌和五十名盐兵在前边把守着,易大人前不久已率着大部份锦衣卫离开了,好像是要出门抓捕人犯。”

贾环闻言,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易洪麾下原有一百名锦衣卫,如今都不在,无疑大大削弱了巡盐御史衙门的防守力量,忙吩咐道:“马上通知小戴,让他们在二门外等我,另外,后宅各处门户都要派人把守,任何人不许进出。”

萧管家肃容道:“奴才这便去安排。”说完便要转身离开。

贾环忙叫住他道:“多派几个人保护姑父大人,另外,你们两个留在这儿,保护林姐姐的安全,不得轻易离开半步。”

贾环说着一指那两名手执棍棒的家丁,二人凛然应诺,转身立于小院门前两侧,而萧管家也领命急步离去。

贾环返身回到院子中,诸女均目光不安地望了过来,显然都听到前面传来的动静了。

平儿的俏脸微微发白,紧捏着手帕颤声问:“三爷,前面喊打喊杀的好吓人,可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贾环不想诸女过于惊慌,便故作轻松地安慰道:“只是一小股登门闹事的宵小之辈罢了,平儿姐姐和圆圆暂且待在林姐姐屋里,我现在到前面处理一下。”

平儿闻言心中稍安,牵住圆圆的小手叮嘱道:“那三爷你自己小心点。”

“可是小哥哥你还没吃饭呢,饿坏了怎么办?”小邢沅倒是记挂着贾环还饿着肚子。

贾环抚了一下她的额头,微笑道:“我待会再吃,你乖乖待在这,不要跑出去。”说完目光望向林黛玉。

林黛玉此时还算镇静,叮嘱道:“环弟快去吧,不必记挂着我……我们的,只一心一意做好你自己的事便是了,切莫分心大意,注意安全。”

贾环闻言心中一暖,也倍感欣慰,现在的林黛玉显然已经不是原著中弱不禁风,动不动就哭鼻子的林妹妹了,于是点了点头,转身快步离开了院子。

林黛玉待贾环离开后,立即命人反锁了小院的院门,并且让几名婆子搬来重物把门抵住,这才与诸女回到屋中忐忑地等候消息。

且说贾环前脚刚迈出小院,那两道剑眉瞬间便扬起,仿若两把出鞘的利剑,那不经意间外露出来的杀气,竟让那两名把门的家丁都不由凛然乍舌。

贾环之所以使了个金蝉脱壳之计,以最快速度赶回扬州,就是因为担心林如海和林黛玉的安危,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胆大包天,直接对巡盐御史衙门发动了攻击。

要知道扬州城中人口稠密,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四邻皆闻的,就更别说直接攻打巡盐御史衙门这种大动作了,这是绝对遮掩不过去的,而且目前负责把守扬州旧城各处城门的人,均是林如海麾下的盐兵,只听命于林如海本人,就这种情况下,对方竟然还敢发难,可见真的是狗急跳墙了。

且说贾环赶到二门外,百户戴士林和二十名亲兵已经接到通知,在那里候着了,一见贾环,立即都恭敬地行礼道:“参见环三爷。”

距离二门不远就是前院,此时,喊杀声、打斗声、大门撞击声、甚至连爬墙声都清晰可闻,可见敌人正在发动猛烈的进攻。

贾环二话不说,果断吩咐道:“小戴,马上释放信号,通知虎子他们进城支援。”

“得令!”戴士林立即摘下硬弓,对着夜空嗖嗖嗖就是三支响箭射出。

只见这三支响箭拖着长长的焰尾,尖啸着冲上天际,接连炸成了三团璀璨夺目的焰火。

正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贾环既然星夜赶回扬州,又岂会不作任何准备,其实除了二十名亲兵外,铁虎也率着两百骑兵尾随赶回来了,不过为了掩人耳目,铁虎出发的时间晚了一个时辰,而且借口是发现了在逃的贼首李鸿基等人,中途兜了个弯才折回扬州方向。

而就在贾环秘密入城后不久,铁虎也率骑赶到扬州城西郊约十余里地扎营休息,事前,贾环已经和铁虎约好了,若需要支援便以三支响箭为号。

言归正传,且说三支响箭升空后,正在外头组织“贼人”进攻的扬州知府洪文轩顿时便打了个突,心想:“糟糕,莫非林如海早有准备?”

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洪知府虽然心中极为疑虑不安,但此时想打退堂鼓也是不可能了,于是只能咬牙继续催促手下的人进攻。

话说巡盐御史衙门的围墙高达五六米,俨然就是一座小城池,而洪文轩手下这些人都是各家奴仆拼凑而成的,战力实在乏善可陈,即便携带了攀爬工具,却始终未攻进去,刚爬上墙头就被里面伸出来的长矛戳翻下来,非死即伤,哀号一片。

在死伤了十余人后,再无人敢爬墙了,任由带头的人如何催逼,愣是没人敢上,正当洪文轩束手无策之际,锦衣卫指挥使易洪一伙正好被那批王府死士杀得屁滚尿流逃了回来。

易洪出门前一共带着了五十名锦衣卫,这一路逃命回来,身边竟只剩二十来人了,正应了那句黄瓜打狗——折了一大半。这剩下的二十来人还几乎都带点伤,正是狼狈不堪。

本来,易洪是打算逃回巡盐御史衙门闭门坚守的,结果刚逃回巡盐御史衙附近,惊魂未定之际,却见门前的大街上黑压压都是黑衣人,起码有好几百人,顿时肝胆俱震,急急刹住脚步。

“大人,现在怎么办?”心腹吕有为脸如死灰地问。

“冲过去!”易洪到底也是个狠角色,眼见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如今之计只有拼死一搏了,若能逃回衙门内,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因为据他对贾环的了解,这小子既然星夜赶回来,大概率会有后手。

念及此,易洪一马当先,挥刀往前冲杀,吕有为等人见状也只好硬着头皮跟随,结果惊喜地发现,挡在前面的黑衣人战力很弱,跟后面追杀过来的那批黑衣人相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只是一冲便冲垮了,纷纷向两边躲闪。

易洪等人不由大喜过望,在强烈的求生欲驱使下,更加凶狠地挥刀冲杀,竟让他们顺利杀至东角门前。

“我是锦衣卫指挥使易洪,快快打开门!”易洪一边拍门,一边厉声喝令开门。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巡盐御史衙门临街长五十余米,纵深却超过一百五十米,总面积近万平方,正面共有三个门,分别是正门、东角门和西角门。

东角门平时专供衙门差役出入,而西角门侧是林家下人家眷专用,易洪和他麾下的锦衣卫平时便走的东角门,而如今负责把守东角门的人正是留守衙门的部份锦衣卫。

那些锦衣卫自然认得易洪的声音,那里敢怠慢,连忙将东角门打开,把易洪等人放了进去,这下坏菜了,咬尾追杀过来的死士一见,立即趁势冲上来夺门,两名锦衣卫试图关上门,却被凌厉的弩箭射杀了。

嘭蓬……

东角门随即被蜂拥而上的死士们彻底撞开,知府洪文轩见状大喜,故意高声叫道:“东角门开了,大伙冲进去,杀死狗官林如海,给大当家报仇雪恨。”

黑衣人立即潮水般涌入,易洪眼见挡不住了,只能率着残余的锦衣卫往二门的方向逃去。

此时,贾环正好率着戴士林等二十名亲兵赶到前院,迎面便遇上卢象升和盐兵把总江斌。

“子明,东角门失手,贼人已经杀进来了,对方人多势众,不可力敌,速退往二门。”卢象升高声示警道。

话音则下,巡盐御史衙门的正门也被贼人打开了,数不清的黑衣人举着火把冲进来,仿佛缺堤的洪水似的,势不可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