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黄金庭院:从灵开始的现世生活 > 第173章 SUV的救赎

第173章 SUV的救赎

“……”

阿波尼亚看着在自己怀中无声抽泣的女孩,她拿出纸轻轻擦拭着泪水。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阳光逐渐偏移,照在房间的角落,也照在了那纯白的发丝上,她白色的眼眸下意识躲避着,银色的睫毛轻颤。

阿波尼亚起身将窗户关上,

“不要…”女孩祈求着,

“……你晒伤了。”

阿波尼亚站在窗边,她半关窗户。

“我知道,但我也想好好看看…一直以来我所躲避的,原来这么美呢。”

女孩乳白色的皮肤上,额头处泛着显眼的粉红色。

“…我们以精神的麻木得到身躯的健康,又常以身躯为代价寻求灵魂片刻的酣息。”

“比起无尽的黑暗,我更愿承受灼热的疼。”

“……”

阿波尼亚沉默的看着这个只有十岁的女孩,年纪虽小,但却懂得很多。

这个年龄,应当是无忧无虑的才对。

……

夏,假也,物至此时皆假大也。

立夏、雨季,万物繁茂。

“到了。”

“嗯。”

一队骑兵在一座城外停下,眯起眼观察着城墙上的设施。

数十架巨弩,巨石与滚木围聚成山,重型步兵身披铠甲戒备着。

“若要从外强攻,即便成功也难免损伤惨重。”

其中一位侦察兵摇头叹道。

“如今朝廷无为,饥荒天灾频发而充耳不闻,势必人心溃散。”

“若非前帝亲率军北征匈奴,怎的你我内战之时,妄想那小人登基,应举全国之力而讨之!”

识之律者下了马用手牵着,

“都别急,最近打的挺快了。这里面早就有起义的势力,如今我们的任务是将他们同大部队对接。”

“只怕是陷阱。”

“听从指挥,不要轻举妄动即可。”

绕着城门走过,在脱离出哨兵的范围后便快马赶到一侧城外区域,这是起义军所约定的联络地点。

虽然都是同一个阵容,但这一举动同样存在一定的风险,因为无法确定对方是否为诱饵,又或是地点被当地的起义军所泄露。

运气差的话,直接进了敌军大部队里面也说不定。

在识之律者等人来到这里后,很快便有人来迎接:

“孟夏之日,天地始交,万物并秀。”

“蝼蝈鸣,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

暗号对接成功,双方相互拥抱着算作打过招呼:

“同志,你们终于来了!”

啊…啊?

在车座后排的识宝将脸凑在手机屏幕上,盯着那一行【同志】二字,虽然她知道的不是很多,但同志用在这里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可能,是游戏文本的错误?还是说是某种彩蛋亦或致敬?

识之律者女士只恨自己在游戏里读取不了心智,她还挺好奇这家伙是不是某位穿越者。

不过看这家伙热泪盈眶的样子,倒也不像是作假。

跟随着识宝的几人看到如此场景也不由得眼角发酸,

“嗯,我们来了。”

“…同志?”

识之律者操控着角色卡疑惑的问道。

这让那位接引的猛然回头,他死死盯着识宝,身子都有些颤抖。

“莫非前辈也是…?”

【已触发当前世界隐藏支线之一:时间暗流】

【来自数千年后的王海意外遭遇了时空暗流,在两周前来到此世界,现是煌城中起义领导者之一,如今与你相结识后,你的选择是?】

【…同志所为何意?】

【…奇变偶不变?】

作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识宝自然是选择了后者,她嘴角微微扬起期待着接下来对方的反应。

“哇,蒸的是你呀!”

王海猛地一个飞扑被识宝躲掉,他狼狈的翻了几个跟头后站起来。

“呃,前辈看起来应该来的比我久吧?”

“嗯,大概有几个月了。”

识之律者女士低头打量着对方,通过一些细微之处很容易能识别他现代人的身份,例如那饱满的脸颊与微微隆起的腹部,还有那娇嫩的皮肤。

“你们这是,老乡?”

其他人好奇的问道。

“对,之前村里他就是我大哥。”

王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继续说。

“小弟不才,但在这城中也是有数一数二的话语权,定能护着大哥的周全!”

识宝还没回答,闻言跟在她后面来的先笑道。

“哈哈哈……我并非是在嘲笑你,只怕你有所不知…”

“哪里哪里,我也只是谋得了一个小职位而已。”

识之律者女士瞪了那人一眼,后者识趣的闭上嘴。

“不愧是我大哥!”

王海这路走的有点宽了,

“我就知道大哥一定能比小弟更强,还望大哥还能照顾一二。”

“小事,先带我们进城见见你们的组织如何。”

“当然当然,这边来。”

“……”

“…怎么了,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没什么,就是大哥你走路的方式……挺特别的,有种凌波微步大成的感觉。”

……

“前方便是乔迁新处?”

苏摇的一手翩翩美扇,吸引了许多姑娘的频频侧目。

让我们将玉树临风、气宇轩昂、面如冠玉之类的形容都丢掉,以纯粹的数值美取而代之:【魅力:8】

一位看起来娇生惯养的柔弱姑娘“不小心”摔倒在苏面前,她面露苦痛之色,娇喘着让苏帮忙扶上一手。

苏“看向”一旁看热闹的管家,示意让他上前扶起。

管家也不嘻嘻了,只得上手去扶。

眼见一个糟老头子要过来扶,倒地的那位眼皮轻颤知道也装不下去了,在被扶起后也只得道声谢谢便走。

“公子相貌果然俊俏无比。”

管家乐呵呵的道,

而苏的耳朵突然微微动着,似是察觉到了周围屋檐上有些动静。

只见一位提着裙边的姑娘在飞檐走壁,追捕着前方的飞贼。

“好生勇猛的姑娘。”

管家跟随着苏的动作也注意到了这一场景,他解释道。

“这是京都刺史那家的长女,从小便习得一手好功夫。据说那酒量也是三坛盖过三景岗,虽相貌优秀、家势浩大,却鲜有人追求。”

“公子咱条件这么好,可没必要主动寻得她,虽然对家族帮助甚大,但以后公子你可降不住她。”

苏闻言淡然一笑,转而问道。

“近几日的事可办妥当了?”

“自然,惊蛰此时应当与谷雨见面了。”

苏点头,他说。

“近来北方匈奴动作频繁,不像往惯的作风,恐怕是请了外援。”

“外援?这,中原内有叛徒不成?”

苏将纸扇一合,说道。

“或许吧,说不定…那里也出现了一个同样远谋深算的【军师】,所以我们需要与双方都建立关系,提防游牧入侵,必要时需要我们作为中间人联合中原。”

管家带有感慨的看向苏,

“那时的毛头小子,如今一举一动也影响着国家的走向了。”

“归功于先辈积累的人脉与财富而已。”

……

“可以啊你小子,不错不错。”

识之律者女士在打量过城内起义军的组织后夸赞道。

“过奖过奖,鄙人不才,之前专业特攻化学与物理,同时是一名军事与历史爱好者,略懂略懂。”

“要不要考虑跟我走?”识宝觉得这人有大用,主动邀请道。

“欸,大哥之言,小弟岂敢不从?”

【已获得新的同伴】

【可查看其详细角色卡】

【称号:穿越者】

【效果:时间暗流适应度+20、天命运势+40】

(修正:移除现代病毒,调整语言、认知障碍,综合身体素质+1)

【姓名:王海】

信任度:50%

【力量:7】【敏捷:6】

【灵慧:8】【耐力:5】

【魅力:6】【意志:4+2(6)】

综合身体素质:6+1(7)

综合精神素质:6-2(4)

【教养:16-2(14)】

(来自数千年后信息时代的一名硕士研究生,现代知识的强大无需多言……但制造业与金属提炼什么的也要跟得上才行)

【影响:科研树攀升速度+300%、制造生产速度+100%、金属材料升型速度+300%、军工科研速度+900%、豁免中等、困难指挥惩罚效果】

(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何为汇聚着一个文明的知识——先炼铁、后提纯,枪械与大炮、坦克舰艇与战机……虽然我应该见不到了,但相信那时其他国家还在为骑兵发愁)

【背景:在数千年后接受过义务教育并即将硕士升博,却在某种神秘力量的影响下闯入时间暗流,来到千年前的这里。

纵使在这里他可以尽情展示自己的才能,或能抱得诸多美人…但在另一处世界还有家人,他必须找到回去的路】

影响:

高等教育(所处阵容将逐渐摆脱封建思想影响,教养每月依次+1,效果持续3月)

【近朱者赤,智者的只言片语,常人需一定思考尚可意会】

现代人(综合精神素质-2,该效果持续一月后移除)

【好难受,我的空调电脑零食…呜呜呜……】

火力优势学说(军事制造业生产速度+35%)

【什么?就这点武器怎么够用的,我需要更多的火力,最好能直接淹死对面的那种!】

先进军事理论(在特定地形、兵种、敌军类型下有一定几率触发指挥能力+500%)

【等等,我记得这时候有个阵很适合……是什么来着?】

特质·归心似箭(在寻求到归回方式后,王海将选择离开)

好家伙,这属性加成…

“就离谱啊。”

识之律者不由得在内心感慨了一句,而且这家伙初始信任度就有一半,看来是见到同为穿越者的自己真很开心。

随后她跟这里的起义军首领谈了话,对方起初本不想放走王海,

但奈何他作为现代人的能力才刚刚崭露锋芒,以及识宝用战车与良马诱惑,最终还是同意了。

“走吧,跟我回去。”

识之律者示意对方坐在自己后面,

“去哪啊?”王海有些费劲的上了马。

“起义军总部,带你见见军师去~”

识宝帅气的翻身上马:“驾!”

“你…职位…这么…高啊。”

“那当然。”识宝心情可谓是颇为不错,把这个小挂b…不是,现代人划分到自己的势力,那包赢的啊!这怎么输?

一旁同行的忍笑中,他开始期待这人知道身前坐着的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破五关斩六将的前帝转世了。

(士兵:嘻嘻)

但转念一想,王好像就是他大哥,那他岂不是直接平步登天,而自己呢?还是无名小卒。

这么一想,又忽然笑不出来了。

(士兵:不嘻嘻)

……

9月29号,下午4:00。

如墨般漆黑的天空,倾盆而至的雨水,一辆辆车排成的长队。

幸好高速上排水系统相当完善,否则被淹就是个大问题了。

拥堵在这里的司机各显百态:

有的是常年驾驶货车拉运,通宵更是家常便饭,驾驶位上永远放着红牛、东鹏与槟榔,

而如今被堵在路上动也动不了,便一头钻进后排睡着觉,可能还希望再堵久点,这样自己能休息会,老板还没办法说什么。

更多的是趁着节假日出来准备游玩:有的破口大骂、愤怒至极,抱怨着堵车与天气,恨不得一拳打通道路,

但也无可奈何,最后跟其他人一样也玩起了手机。

有的则感觉很新奇,这多见于孩童,他们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色,有种别样的体验,

就像是自己身处某种童话中的荒谬感,这体验很鲜奇。

但无论是何种感受,想必都印象深刻,留在一个个记忆里,在之后或抱怨或感慨地提及。

而很多当事人并未意识到这点,这趟旅途其实已经值了,它留下很多难忘的回忆,不是吗?

爱莉希雅显然知道这一点,她半打开雨伞,缓缓撑在天窗。

“这是要…?”伊甸问道,

“当然是要记录下这段特殊的时光啦。”

爱莉希雅轻声笑道,

“外面的雨很大。”凯文提醒着,

“我会尽量保证不让雨水渗透进来的…至少不会太多。”

她打开车顶天窗的瞬间,猛地将雨伞从下而上穿过、撑起。

外面的风确实很大,刮的几乎令人窒息,雨珠密密麻麻击打在伞面。

爱莉希雅发丝被吹的凌乱,她兴奋地举起手机记录着周围的场景:

“喔呜——!”

雨势掩盖着所有的声音,她尽情地呐喊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