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犯罪心理 > 第241章 残忍的报复

第241章 残忍的报复

张元让一脸严肃地对陈述说道:“你带上两个靠得住的人一起去寻找当年的那个凶手。记住,一定要小心谨慎!这次行动不仅关乎到能否找到真凶,还关系到你们每个人的安危。与此同时,也要密切监视那个人的一举一动,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向我汇报。”

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分析道:“目前的局势很明显,这一切都是当年那场案件受害者家属的复仇行为。既然如此,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个因为一份精神报告而被无罪释放的可恶凶手。所以,我们可以断定,这个凶手肯定会再次露面。”说完这些话后,张元让紧紧握起拳头,眼神坚定而充满决心。

陈述带上了小王还有小李三人一起去找了对方,看到的根本就不是像有精神疾病的人,对方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可以说是相当的好。居然当年会让这样的人逃过了法律的制裁,真的也太不公平了。但是还是要把现在的情况告诉对方,他可能会丧命。

对方听完陈述等人的话,不以为意的说:“是吗?这是你们警察的事情,而且我可是一个精神病啊!真要杀我的话,不怕自己就先没命了啊?我精神病杀人可不犯法的哦!”

三人听完了对方的话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额头上青筋暴起,拳头也不自觉地握紧了起来,他们心中充满了愤怒和不满。

小王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地说道:“简直太过分了!”小李则气得浑身发抖,声音颤抖着说:“你的样子像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吗?”陈述虽然没有说话,但他紧紧皱起的眉头和紧绷的嘴唇已经表明了他内心的愤怒。

此刻,这三个人的情绪都被对方的话语点燃到了极点,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他们无法接受对方这种有恃无恐的态度,也接受不了对方的嚣张态度。

陈述平复心情后说:“不要以为你有精神鉴定报告就可以有恃无恐了,精神病并不是你的保护伞,你早晚都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哈哈哈,你们生气也没用。有本事你们抓我回去啊!”对方狂妄地笑了起来。

陈述强压怒火,警告道:“你别太得意,我们会找到证据,让你受到应有的惩罚。”

“那就等着瞧吧!”对方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陈述望着他的背影,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

三人开始着手调查,不放过任何线索。

几天后,他们终于发现了关键证据……

(接下来可能会揭示凶手是如何伪装成精神病患者,以及陈述等人是如何找到证据将其定罪的。)

小王突然说道:“我们这几天不是应该保护监视的吗?怎么却变成了找他的罪证了?也没有去对他好好的监视,要是万一他被凶手给抓了怎么办?”

小李却说道:“我们不是都有换着监视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现在也找到了证据证明他当年的精神鉴定报告是有问题的,那就是说可以把他给抓了。让他受到惩罚了,这不是也是另一种为当年的死者申冤吗?”

但是事情真就像小李他们想的那样简单吗?张元给三人打来了电话,说是当年案子的犯人现在失踪了,家属已经报警了。还问起陈述三人监视的时候有些什么发现吗?三人才感受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只能把自己的行为汇报给了张元。张元听完之后,气愤的把三人骂了一顿。陈述自责地挂断电话,他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可能导致了严重后果。三人决定分头行动,寻找犯人的下落。

小王来到犯人的家,仔细搜查每一个角落。他发现了一封神秘信件,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但似乎隐藏着重要线索。

小李则前往医院,试图查找犯人的医疗记录。然而,医院的档案系统出现故障,他需要更多时间来获取相关信息。

陈述则重新审视案发现场,希望能找到遗漏的细节。就在他陷入沉思时,一个陌生人悄悄靠近……

来人对着陈述说了一句:“你们在找王大伟吗?”王大伟就是当年杀害那名年轻女性的凶手,但是却因为家属开具的精神鉴定报告而无罪释放了。

陈述警惕的看向来人,只听对方又继续开口说道:“不用找了,他已经被我杀了。”一听对方的话后,小李和小王赶紧把对方给铐了起来。陈述问道:“那么王大伟的尸体呢?”对方回答道:“我要他跪着给我女儿赎罪。哈哈哈~~~”然后对方仰天大笑了起来。

陈述三人见状也只能先把对方给带回警局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张元看见三人带回了凶手,好奇的问道:“你们是在什么地方把他抓回来的?”

陈述回答道:“是他自己出现的,当时我们去王大伟家了解情况的时候,他就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还告诉我们王大伟已经死了,叫我们不要在找了。但是我们问他尸体在什么地方,他却说去给他女儿赎罪去了。看也问不出什么了后,我们也只好先把人给带回来了。”

张元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着对方刚才说的那句话。“王大伟去给他女儿跪着赎罪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确实王大伟做错了事杀害了他的女儿,以至于可能会用一些相当极端的方式来向他的女儿忏悔吗?但是王大伟究竟会被他带到什么地方去呢?他又会让王大伟用什么样的死亡方式来忏悔呢?

张元越想越觉得困惑不解,他开始回忆起当时查看这起案子资料的内容,王大伟和当年的女死者之间的是否存在什么样的过往经历。两人之间会不会相识已久,但并没有特别密切的关系。要不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王大伟和他女儿之间的事情呢?

种种疑问涌上心头让张元感到十分纠结 ,他决定去找更多的人了解情况解开这个谜团……

小王突然说道:“我们这几天不是应该保护监视的吗?怎么却变成了找他的罪证了?也没有去对他好好的监视,要是万一他被凶手给抓了怎么办?”

小李却说道:“我们不是都有换着监视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现在也找到了证据证明他当年的精神鉴定报告是有问题的,那就是说可以把他给抓了。让他受到惩罚了,这不是也是另一种为当年的死者申冤吗?”

但是事情真就像小李他们想的那样简单吗?张元给三人打来了电话,说是当年案子的犯人现在失踪了,家属已经报警了。还问起陈述三人监视的时候有些什么发现吗?三人才感受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只能把自己的行为汇报给了张元。张元听完之后,气愤的把三人骂了一顿。陈述自责地挂断电话,他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可能导致了严重后果。三人决定分头行动,寻找犯人的下落。

小王来到犯人的家,仔细搜查每一个角落。他发现了一封神秘信件,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但似乎隐藏着重要线索。

小李则前往医院,试图查找犯人的医疗记录。然而,医院的档案系统出现故障,他需要更多时间来获取相关信息。

陈述则重新审视案发现场,希望能找到遗漏的细节。就在他陷入沉思时,一个陌生人悄悄靠近……

来人对着陈述说了一句:“你们在找王大伟吗?”王大伟就是当年杀害那名年轻女性的凶手,但是却因为家属开具的精神鉴定报告而无罪释放了。

陈述警惕的看向来人,只听对方又继续开口说道:“不用找了,他已经被我杀了。”一听对方的话后,小李和小王赶紧把对方给铐了起来。陈述问道:“那么王大伟的尸体呢?”对方回答道:“我要他跪着给我女儿赎罪。哈哈哈~~~”然后对方仰天大笑了起来。

陈述三人见状也只能先把对方给带回警局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张元看见三人带回了凶手,好奇的问道:“你们是在什么地方把他抓回来的?”

陈述回答道:“是他自己出现的,当时我们去王大伟家了解情况的时候,他就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还告诉我们王大伟已经死了,叫我们不要在找了。但是我们问他尸体在什么地方,他却说去给他女儿赎罪去了。看也问不出什么了后,我们也只好先把人给带回来了。”

张元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着对方刚才说的那句话。“王大伟去给他女儿跪着赎罪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确实王大伟做错了事杀害了他的女儿,以至于可能会用一些相当极端的方式来向他的女儿忏悔吗?但是王大伟究竟会被他带到什么地方去呢?他又会让王大伟用什么样的死亡方式来忏悔呢?

张元越想越觉得困惑不解,他开始回忆起当时查看这起案子资料的内容,王大伟和当年的女死者之间的是否存在什么样的过往经历。两人之间会不会相识已久,但并没有特别密切的关系。要不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王大伟和他女儿之间的事情呢?

种种疑问涌上心头让张元感到十分纠结 ,他决定去找更多的人了解情况解开这个谜团……

小王突然说道:“我们这几天不是应该保护监视的吗?怎么却变成了找他的罪证了?也没有去对他好好的监视,要是万一他被凶手给抓了怎么办?”

小李却说道:“我们不是都有换着监视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现在也找到了证据证明他当年的精神鉴定报告是有问题的,那就是说可以把他给抓了。让他受到惩罚了,这不是也是另一种为当年的死者申冤吗?”

但是事情真就像小李他们想的那样简单吗?张元给三人打来了电话,说是当年案子的犯人现在失踪了,家属已经报警了。还问起陈述三人监视的时候有些什么发现吗?三人才感受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只能把自己的行为汇报给了张元。张元听完之后,气愤的把三人骂了一顿。陈述自责地挂断电话,他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可能导致了严重后果。三人决定分头行动,寻找犯人的下落。

小王来到犯人的家,仔细搜查每一个角落。他发现了一封神秘信件,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但似乎隐藏着重要线索。

小李则前往医院,试图查找犯人的医疗记录。然而,医院的档案系统出现故障,他需要更多时间来获取相关信息。

陈述则重新审视案发现场,希望能找到遗漏的细节。就在他陷入沉思时,一个陌生人悄悄靠近……

来人对着陈述说了一句:“你们在找王大伟吗?”王大伟就是当年杀害那名年轻女性的凶手,但是却因为家属开具的精神鉴定报告而无罪释放了。

陈述警惕的看向来人,只听对方又继续开口说道:“不用找了,他已经被我杀了。”一听对方的话后,小李和小王赶紧把对方给铐了起来。陈述问道:“那么王大伟的尸体呢?”对方回答道:“我要他跪着给我女儿赎罪。哈哈哈~~~”然后对方仰天大笑了起来。

陈述三人见状也只能先把对方给带回警局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张元看见三人带回了凶手,好奇的问道:“你们是在什么地方把他抓回来的?”

陈述回答道:“是他自己出现的,当时我们去王大伟家了解情况的时候,他就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还告诉我们王大伟已经死了,叫我们不要在找了。但是我们问他尸体在什么地方,他却说去给他女儿赎罪去了。看也问不出什么了后,我们也只好先把人给带回来了。”

张元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着对方刚才说的那句话。“王大伟去给他女儿跪着赎罪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确实王大伟做错了事杀害了他的女儿,以至于可能会用一些相当极端的方式来向他的女儿忏悔吗?但是王大伟究竟会被他带到什么地方去呢?他又会让王大伟用什么样的死亡方式来忏悔呢?

张元越想越觉得困惑不解,他开始回忆起当时查看这起案子资料的内容,王大伟和当年的女死者之间的是否存在什么样的过往经历。两人之间会不会相识已久,但并没有特别密切的关系。要不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王大伟和他女儿之间的事情呢?

种种疑问涌上心头让张元感到十分纠结 ,他决定去找更多的人了解情况解开这个谜团……

小王突然说道:“我们这几天不是应该保护监视的吗?怎么却变成了找他的罪证了?也没有去对他好好的监视,要是万一他被凶手给抓了怎么办?”

小李却说道:“我们不是都有换着监视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现在也找到了证据证明他当年的精神鉴定报告是有问题的,那就是说可以把他给抓了。让他受到惩罚了,这不是也是另一种为当年的死者申冤吗?”

但是事情真就像小李他们想的那样简单吗?张元给三人打来了电话,说是当年案子的犯人现在失踪了,家属已经报警了。还问起陈述三人监视的时候有些什么发现吗?三人才感受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只能把自己的行为汇报给了张元。张元听完之后,气愤的把三人骂了一顿。陈述自责地挂断电话,他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可能导致了严重后果。三人决定分头行动,寻找犯人的下落。

小王来到犯人的家,仔细搜查每一个角落。他发现了一封神秘信件,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但似乎隐藏着重要线索。

小李则前往医院,试图查找犯人的医疗记录。然而,医院的档案系统出现故障,他需要更多时间来获取相关信息。

陈述则重新审视案发现场,希望能找到遗漏的细节。就在他陷入沉思时,一个陌生人悄悄靠近……

来人对着陈述说了一句:“你们在找王大伟吗?”王大伟就是当年杀害那名年轻女性的凶手,但是却因为家属开具的精神鉴定报告而无罪释放了。

陈述警惕的看向来人,只听对方又继续开口说道:“不用找了,他已经被我杀了。”一听对方的话后,小李和小王赶紧把对方给铐了起来。陈述问道:“那么王大伟的尸体呢?”对方回答道:“我要他跪着给我女儿赎罪。哈哈哈~~~”然后对方仰天大笑了起来。

陈述三人见状也只能先把对方给带回警局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张元看见三人带回了凶手,好奇的问道:“你们是在什么地方把他抓回来的?”

陈述回答道:“是他自己出现的,当时我们去王大伟家了解情况的时候,他就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还告诉我们王大伟已经死了,叫我们不要在找了。但是我们问他尸体在什么地方,他却说去给他女儿赎罪去了。看也问不出什么了后,我们也只好先把人给带回来了。”

张元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着对方刚才说的那句话。“王大伟去给他女儿跪着赎罪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确实王大伟做错了事杀害了他的女儿,以至于可能会用一些相当极端的方式来向他的女儿忏悔吗?但是王大伟究竟会被他带到什么地方去呢?他又会让王大伟用什么样的死亡方式来忏悔呢?

张元越想越觉得困惑不解,他开始回忆起当时查看这起案子资料的内容,王大伟和当年的女死者之间的是否存在什么样的过往经历。两人之间会不会相识已久,但并没有特别密切的关系。要不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王大伟和他女儿之间的事情呢?

种种疑问涌上心头让张元感到十分纠结 ,他决定去找更多的人了解情况解开这个谜团……

小王突然说道:“我们这几天不是应该保护监视的吗?怎么却变成了找他的罪证了?也没有去对他好好的监视,要是万一他被凶手给抓了怎么办?”

小李却说道:“我们不是都有换着监视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现在也找到了证据证明他当年的精神鉴定报告是有问题的,那就是说可以把他给抓了。让他受到惩罚了,这不是也是另一种为当年的死者申冤吗?”

但是事情真就像小李他们想的那样简单吗?张元给三人打来了电话,说是当年案子的犯人现在失踪了,家属已经报警了。还问起陈述三人监视的时候有些什么发现吗?三人才感受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只能把自己的行为汇报给了张元。张元听完之后,气愤的把三人骂了一顿。陈述自责地挂断电话,他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可能导致了严重后果。三人决定分头行动,寻找犯人的下落。

小王来到犯人的家,仔细搜查每一个角落。他发现了一封神秘信件,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但似乎隐藏着重要线索。

小李则前往医院,试图查找犯人的医疗记录。然而,医院的档案系统出现故障,他需要更多时间来获取相关信息。

陈述则重新审视案发现场,希望能找到遗漏的细节。就在他陷入沉思时,一个陌生人悄悄靠近……

来人对着陈述说了一句:“你们在找王大伟吗?”王大伟就是当年杀害那名年轻女性的凶手,但是却因为家属开具的精神鉴定报告而无罪释放了。

陈述警惕的看向来人,只听对方又继续开口说道:“不用找了,他已经被我杀了。”一听对方的话后,小李和小王赶紧把对方给铐了起来。陈述问道:“那么王大伟的尸体呢?”对方回答道:“我要他跪着给我女儿赎罪。哈哈哈~~~”然后对方仰天大笑了起来。

陈述三人见状也只能先把对方给带回警局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张元看见三人带回了凶手,好奇的问道:“你们是在什么地方把他抓回来的?”

陈述回答道:“是他自己出现的,当时我们去王大伟家了解情况的时候,他就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还告诉我们王大伟已经死了,叫我们不要在找了。但是我们问他尸体在什么地方,他却说去给他女儿赎罪去了。看也问不出什么了后,我们也只好先把人给带回来了。”

张元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着对方刚才说的那句话。“王大伟去给他女儿跪着赎罪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确实王大伟做错了事杀害了他的女儿,以至于可能会用一些相当极端的方式来向他的女儿忏悔吗?但是王大伟究竟会被他带到什么地方去呢?他又会让王大伟用什么样的死亡方式来忏悔呢?

张元越想越觉得困惑不解,他开始回忆起当时查看这起案子资料的内容,王大伟和当年的女死者之间的是否存在什么样的过往经历。两人之间会不会相识已久,但并没有特别密切的关系。要不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王大伟和他女儿之间的事情呢?

种种疑问涌上心头让张元感到十分纠结 ,他决定去找更多的人了解情况解开这个谜团……

小王突然说道:“我们这几天不是应该保护监视的吗?怎么却变成了找他的罪证了?也没有去对他好好的监视,要是万一他被凶手给抓了怎么办?”

小李却说道:“我们不是都有换着监视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现在也找到了证据证明他当年的精神鉴定报告是有问题的,那就是说可以把他给抓了。让他受到惩罚了,这不是也是另一种为当年的死者申冤吗?”

但是事情真就像小李他们想的那样简单吗?张元给三人打来了电话,说是当年案子的犯人现在失踪了,家属已经报警了。还问起陈述三人监视的时候有些什么发现吗?三人才感受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只能把自己的行为汇报给了张元。张元听完之后,气愤的把三人骂了一顿。陈述自责地挂断电话,他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可能导致了严重后果。三人决定分头行动,寻找犯人的下落。

小王来到犯人的家,仔细搜查每一个角落。他发现了一封神秘信件,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但似乎隐藏着重要线索。

小李则前往医院,试图查找犯人的医疗记录。然而,医院的档案系统出现故障,他需要更多时间来获取相关信息。

陈述则重新审视案发现场,希望能找到遗漏的细节。就在他陷入沉思时,一个陌生人悄悄靠近……

来人对着陈述说了一句:“你们在找王大伟吗?”王大伟就是当年杀害那名年轻女性的凶手,但是却因为家属开具的精神鉴定报告而无罪释放了。

陈述警惕的看向来人,只听对方又继续开口说道:“不用找了,他已经被我杀了。”一听对方的话后,小李和小王赶紧把对方给铐了起来。陈述问道:“那么王大伟的尸体呢?”对方回答道:“我要他跪着给我女儿赎罪。哈哈哈~~~”然后对方仰天大笑了起来。

陈述三人见状也只能先把对方给带回警局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张元看见三人带回了凶手,好奇的问道:“你们是在什么地方把他抓回来的?”

陈述回答道:“是他自己出现的,当时我们去王大伟家了解情况的时候,他就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还告诉我们王大伟已经死了,叫我们不要在找了。但是我们问他尸体在什么地方,他却说去给他女儿赎罪去了。看也问不出什么了后,我们也只好先把人给带回来了。”

张元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着对方刚才说的那句话。“王大伟去给他女儿跪着赎罪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确实王大伟做错了事杀害了他的女儿,以至于可能会用一些相当极端的方式来向他的女儿忏悔吗?但是王大伟究竟会被他带到什么地方去呢?他又会让王大伟用什么样的死亡方式来忏悔呢?

张元越想越觉得困惑不解,他开始回忆起当时查看这起案子资料的内容,王大伟和当年的女死者之间的是否存在什么样的过往经历。两人之间会不会相识已久,但并没有特别密切的关系。要不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王大伟和他女儿之间的事情呢?

种种疑问涌上心头让张元感到十分纠结 ,他决定去找更多的人了解情况解开这个谜团……

小王突然说道:“我们这几天不是应该保护监视的吗?怎么却变成了找他的罪证了?也没有去对他好好的监视,要是万一他被凶手给抓了怎么办?”

小李却说道:“我们不是都有换着监视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现在也找到了证据证明他当年的精神鉴定报告是有问题的,那就是说可以把他给抓了。让他受到惩罚了,这不是也是另一种为当年的死者申冤吗?”

但是事情真就像小李他们想的那样简单吗?张元给三人打来了电话,说是当年案子的犯人现在失踪了,家属已经报警了。还问起陈述三人监视的时候有些什么发现吗?三人才感受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只能把自己的行为汇报给了张元。张元听完之后,气愤的把三人骂了一顿。陈述自责地挂断电话,他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可能导致了严重后果。三人决定分头行动,寻找犯人的下落。

小王来到犯人的家,仔细搜查每一个角落。他发现了一封神秘信件,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但似乎隐藏着重要线索。

小李则前往医院,试图查找犯人的医疗记录。然而,医院的档案系统出现故障,他需要更多时间来获取相关信息。

陈述则重新审视案发现场,希望能找到遗漏的细节。就在他陷入沉思时,一个陌生人悄悄靠近……

来人对着陈述说了一句:“你们在找王大伟吗?”王大伟就是当年杀害那名年轻女性的凶手,但是却因为家属开具的精神鉴定报告而无罪释放了。

陈述警惕的看向来人,只听对方又继续开口说道:“不用找了,他已经被我杀了。”一听对方的话后,小李和小王赶紧把对方给铐了起来。陈述问道:“那么王大伟的尸体呢?”对方回答道:“我要他跪着给我女儿赎罪。哈哈哈~~~”然后对方仰天大笑了起来。

陈述三人见状也只能先把对方给带回警局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张元看见三人带回了凶手,好奇的问道:“你们是在什么地方把他抓回来的?”

陈述回答道:“是他自己出现的,当时我们去王大伟家了解情况的时候,他就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还告诉我们王大伟已经死了,叫我们不要在找了。但是我们问他尸体在什么地方,他却说去给他女儿赎罪去了。看也问不出什么了后,我们也只好先把人给带回来了。”

张元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着对方刚才说的那句话。“王大伟去给他女儿跪着赎罪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确实王大伟做错了事杀害了他的女儿,以至于可能会用一些相当极端的方式来向他的女儿忏悔吗?但是王大伟究竟会被他带到什么地方去呢?他又会让王大伟用什么样的死亡方式来忏悔呢?

张元越想越觉得困惑不解,他开始回忆起当时查看这起案子资料的内容,王大伟和当年的女死者之间的是否存在什么样的过往经历。两人之间会不会相识已久,但并没有特别密切的关系。要不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王大伟和他女儿之间的事情呢?

种种疑问涌上心头让张元感到十分纠结 ,他决定去找更多的人了解情况解开这个谜团……

小王突然说道:“我们这几天不是应该保护监视的吗?怎么却变成了找他的罪证了?也没有去对他好好的监视,要是万一他被凶手给抓了怎么办?”

小李却说道:“我们不是都有换着监视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现在也找到了证据证明他当年的精神鉴定报告是有问题的,那就是说可以把他给抓了。让他受到惩罚了,这不是也是另一种为当年的死者申冤吗?”

但是事情真就像小李他们想的那样简单吗?张元给三人打来了电话,说是当年案子的犯人现在失踪了,家属已经报警了。还问起陈述三人监视的时候有些什么发现吗?三人才感受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只能把自己的行为汇报给了张元。张元听完之后,气愤的把三人骂了一顿。陈述自责地挂断电话,他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可能导致了严重后果。三人决定分头行动,寻找犯人的下落。

小王来到犯人的家,仔细搜查每一个角落。他发现了一封神秘信件,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但似乎隐藏着重要线索。

小李则前往医院,试图查找犯人的医疗记录。然而,医院的档案系统出现故障,他需要更多时间来获取相关信息。

陈述则重新审视案发现场,希望能找到遗漏的细节。就在他陷入沉思时,一个陌生人悄悄靠近……

来人对着陈述说了一句:“你们在找王大伟吗?”王大伟就是当年杀害那名年轻女性的凶手,但是却因为家属开具的精神鉴定报告而无罪释放了。

陈述警惕的看向来人,只听对方又继续开口说道:“不用找了,他已经被我杀了。”一听对方的话后,小李和小王赶紧把对方给铐了起来。陈述问道:“那么王大伟的尸体呢?”对方回答道:“我要他跪着给我女儿赎罪。哈哈哈~~~”然后对方仰天大笑了起来。

陈述三人见状也只能先把对方给带回警局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张元看见三人带回了凶手,好奇的问道:“你们是在什么地方把他抓回来的?”

陈述回答道:“是他自己出现的,当时我们去王大伟家了解情况的时候,他就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还告诉我们王大伟已经死了,叫我们不要在找了。但是我们问他尸体在什么地方,他却说去给他女儿赎罪去了。看也问不出什么了后,我们也只好先把人给带回来了。”

张元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着对方刚才说的那句话。“王大伟去给他女儿跪着赎罪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确实王大伟做错了事杀害了他的女儿,以至于可能会用一些相当极端的方式来向他的女儿忏悔吗?但是王大伟究竟会被他带到什么地方去呢?他又会让王大伟用什么样的死亡方式来忏悔呢?

张元越想越觉得困惑不解,他开始回忆起当时查看这起案子资料的内容,王大伟和当年的女死者之间的是否存在什么样的过往经历。两人之间会不会相识已久,但并没有特别密切的关系。要不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王大伟和他女儿之间的事情呢?

种种疑问涌上心头让张元感到十分纠结 ,他决定去找更多的人了解情况解开这个谜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