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顾先生,你已出局 > 第323章 我喜欢你,只因为是你

第323章 我喜欢你,只因为是你

叶梨原以为,纪琰臣是在结婚之后,又或者回国之后,与她慢慢相处之间才喜欢上她的。可是现在想想,纪琰臣好像当年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她了。

“很惊讶吗?”董悦看着叶梨的表情,打趣道,“毕竟纪学长整天冷着一张脸,猜不出也是正常的。”

当然了。

叶梨以前对纪琰臣的印象,可以说是把他当成了老师。比纪老爷子都要严厉,每天都管着她,监督她学习。长久的压迫下来,叶梨哪还敢对纪琰臣生出任何一点旖旎的想法。

“我能看得出来,纪学长是真的很喜欢你。”董悦道,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缓缓和叶梨说,“那时候一有画展什么的,纪学长就算是要翘课都去。”

“后来看见他学画画,我还以为是他自己喜欢。之后威廉帮他寄过几次画,我才知道,那些全部是为了你才买的。”

鼻子又酸了。

叶梨怀疑是不是自己年纪大了,所以听不得这些。想想她也二十五了,比小时候还爱哭。

“他对我很好。”叶梨瓮声瓮气地道,比她想象得还要好。

董悦点了点头,撑着自己的脑袋,“以前我很好奇,纪学长喜欢的女生是什么样的。我总以为,像他那样优秀的人,喜欢的也该是一个优雅大气,知书达理的女生。”

叶梨:“……”等等,这句话我怎么听着有些不对劲?

“叶小姐是一个很活泼很阳光的女生。”董悦瞧着叶梨有些闷的小脸,继续道,“纪学长孤寂惯了,有一个活泼的女生在他身边,才不会感觉到闷吧。”

叶梨把画稿整理好,很认真地看着董悦,“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董悦家和酒店不远,两人也没坐车,悠闲地散步着。

国外和国内最大的不同就是这边的生活节奏会慢一些,不像是国内,很多事情堆在一起,需要每天匆匆忙忙的。在这座城市里面,人们更注重的是享受生活,把节奏放慢。

替叶梨拿着那个盒子,纪琰臣问她,“董悦送给你的礼物?”

“不是。”叶梨冲他眨了眨眼,嘴角翘了起来,“是你送给我的。”

纪琰臣微微一顿,也才想到了里面是什么,“画还喜欢吗?”

“前面的惨不忍睹,后面的还算勉勉强强能够看得过去。”叶梨十分傲娇地道,哼了哼,“会画画怎么不告诉我?”

纪琰臣督了叶梨一眼,“不想抢你饭碗。”

叶梨:“……”怎么那么不公平,有些人的业务比她专业的还厉害?

两旁的树长得茂密,偶有叶子飘下来,清风吹着,舒舒服服。

“纪琰臣……”叶梨咬了咬唇,看着身边的男人,“你从大学开始就喜欢我了吗?那时候我还未成年,你是禽兽吗!”

纪琰臣脚步微顿,温声提醒她,“我若是禽兽,会等你到现在?”必定早就把她吃抹干净,就地正法了。

叶梨别过脸去,脑海中又闪过昨晚少儿不宜的画面。她轻咳一声,岔开话题,“董悦还说了,她说我活泼,你这人冷淡,性子刚好互补。”

“不是。”纪琰臣空闲的手微微捏着叶梨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清浅的眸子很是认真地看着她,“如果只是因为你性子活泼,那我岂不是把你当成了逗趣的?”

叶梨:“……??”

“叶梨,我喜欢你,只因为是你。”

无关其他。

董悦和威廉的婚礼并不大,只是邀请了一些亲朋好友。来了不少他们认识的大学同学,叶梨被当成了国宝围在一起,还有很多不方便去中国的外国帅哥,按照中国礼仪给她补了一个红包。

叶梨沉浸在帅哥之中有些晕晕乎乎的,直到看到脸色微沉的男人走过来,她才醒了一些,眼睛亮亮的,“纪琰臣,你大学同学颜值都挺高的。”

早说啊,她大学也在国外读书,还能在婚前浪一浪。

纪琰臣拿过她的手机,提醒一句,“他们不用微信。”

叶梨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的手机,“我知道啊,所以这不是在下软件嘛,方便日后联系。”

纪琰臣没收了她的手机,板着一张脸看她,“喝了多少酒?”

“就……一瓶?”叶梨也不确定了,看着纪琰臣越来越黑的脸,求生欲很好的叶梨赶紧道,“不会喝醉。”

这约法三章还没忘。

“纪!”旁边有人在喊纪琰臣的名字,叶梨赶紧道,“你先去,我再玩一会。”

纪琰臣不放心她,“别乱跑。”

“嗯嗯。”叶梨随口敷衍了一句,吃了些东西,那边才刚刚开始抛花球。

叶梨无意掺和,也不知道谁撞了她一下,直接跌在中间。还没起身,头顶突然砸下来一个花球。

叶梨:“……”这是要她二婚的节奏吗?

盯着怀里的花球,叶梨木讷地起身,纪琰臣已经走上前来,颇为无奈地看着她,“才几分钟不看着你,又想着红杏出墙。”

我没有!

揽着叶梨,纪琰臣淡声道,“怎么摔了?”

“不小心被推了一下。”叶梨道,戳了戳他的手臂,把目光放在身穿白色婚纱的董悦身上,把花球还给她,“要不你再抛一次?”

“那可不行。”董悦摇了摇头,又在叶梨脸上亲了一口,“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一言难尽地拿着捧花,叶梨眨了眨眼睛,被纪琰臣揽入怀中,“玩得开心吗?”

“还行。”帅哥挺多的,酒也好喝,点心也不错。

“想再办一次婚礼?”纪琰臣问她,声音有些沉,还有些危险。

叶梨嫌弃地看了一眼吃醋的纪琰臣,“一个捧花而已,纪琰臣你要掉进醋缸里?”

纪琰臣不语,牵着她在旁边坐下。暖阳落在纪琰臣的脸上,把他的侧脸勾勒得更为清晰,他声音有些低了,却很有质感,“怕你色心大起。”

“我也是有原则的好吗!”叶梨气急,捏着他的手。看着不远处热闹的婚礼,她有些惆怅了,“这边的生活我很喜欢,慢慢悠悠的。”

纪琰臣一语戳穿,“因为你懒。”

叶梨怒,咸鱼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脸上被纪琰臣温柔地亲了亲,她被抱入温暖的怀抱中,“喜欢的话,以后我们常来。”

“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