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狼人杀:夜间偷窥,求求别再演了 > 209.第202章 乌鸦:我丢,你是我大哥??

209.第202章 乌鸦:我丢,你是我大哥??

“噗嗤!这些人的夜间行动,我要被笑死了。”

“哈哈哈!你们到底是有多喜欢针对我长生大神啊?”

“这小狼队友让同伴查杀大哥,预言家也查杀了大哥,还让不让人玩儿了,笑死!”

这局比赛,观众所抽到的视角为上帝视角。

因此在看完所有夜间环节的行动之后,观众席间的粉丝们,不由发出了一阵轰笑。

高台之上的三名解说话语中也难免染上了几分笑意。

“赌鬼在7号长生大神的手中,看来这次的对决应该会相当精彩呢。”

美女解说小冉的声音仿佛能勾人心魄一般,透过音响在全场响起。

小韩点了点头:“是啊,长生大神这次又拿到了一张身份牌,不得不说,他是我见到的运气最好的选手之一,手气太旺了,差不多十局游戏里,七八局都是身份牌,而且还都是很硬的底牌。”

“7号长生压的单数,这倒是有些让人意外,毕竟他自己本身就是单数,按照常理来讲,他应该反手下注双数才对。”

小明倒是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难道说,我们的长生大神已经对场上的格局有了一定独属于他自己的分析和理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也太强了……”

“没错,就我们的上帝视角来看,狼人是4号,7号,11号,12号,预言家则为9号,狼队若是安排11号起跳的话,那么不论谁出局,都为单号出局!那长生大神无疑就压对了宝!”小韩一脸惊叹。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啊,11号选手乌鸦自己要求4号和12号来进行悍跳,那么如果是12号悍跳的话,就会形成一单一双,还真不一定能够判断谁会出局呢。”小明摇摇头。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狼队貌似要发他们的狼大哥一个查杀,而9号位的预言家则实打实地摸出来了7号长生大神是一张查杀。”

小冉浅浅地笑着,语气甜美:“游戏刚刚开始,狼队的大哥就被当场找到,我已经能够想象得到白天起来之后的画面,会是怎样一幅精彩之象了。”

“哈哈哈哈!长生大神真是实惨!不过狼大哥被查杀,起码就于小狼而言,他们不需要自己备费心劳力的寻找场上哪一张牌是自己大哥了。”

“预言家替小狼找到了大哥。”小明大笑。

“我现在还真是想赶紧看一看长生大神在被自己的同伴以及预言家双双发布查杀之后,会是怎样一副表情了。”

小韩也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坏笑:“想来一定十分精彩。”

“不过我打赌,如果长生大神真的接到了双查杀,那么他自己一定会原地起跳的。”

场外一片火热。

观众席上的粉丝们更是沸腾不断。

“我真快被笑死了,乌鸦撺掇12号去发7号长生大神查杀,是不是想报上一局被锤之仇啊?”

“真是太坏了,感觉乌鸦也是个心黑的,哈哈哈哈!”

“黑是挺黑,不过12号也没说一定要发7号查杀吧,只是说考虑一下,那如果12号不发7号查杀,只有真预言家发了7号查杀,7号不用被迫原地起跳,按照狼队的这个阵容,长生大神和死亡乌鸦再度联手,我觉得赢面还是会很大的。”

“这话倒是,而且狼队直接自刀,10号这张萨满牌还将人给救起来了,12号如果起跳,天生就会在10号眼里会更有好人面吧?那狼队的优势岂不是会更大!更别说没有女巫的板子,狼队完全不怕晚上吃毒,真的是随便打了!”

“但这也都是不一定的事情,没有女巫可以追轮次,还有摄梦人能梦死别人啊,只是需要连续两个回合,可能一局游戏也只能杀死一个,顶多两个。”

“而且最关键的是,有萨满在,狼队如果不将其解决,几乎就没办法再刀死人了。”

“管他个三七二十一呢,我现在就想赶紧看白天起来之后,长生大神会如何应对这个双查杀。”

“今天长生大神不是压了单号吗?我觉得就算是12号发了7号查杀又如何?大不了我长生大神直接起来自己悍跳!只要能把9号给放逐出局,不但能扛推掉真预言家,还能晚上再开个双刀,美滋滋!”

“要是长生大神真接到了双查杀,哪怕自己起跳,预言家12号get到长生大神是他狼大哥之后也放了手,恐怕也不太能够那么轻易的就被外置位的好人给人下吧?这种接到双查杀的牌,着实太可疑了。”

“而且万一再扛推出去一张双数的牌,长生大神等于直接没了半条命,他要是再赌错一次,不但开不出双刀,他自己本身也得在夜间死去。”

“不成功,便成仁,换个角度来看,起码真预言家发7号查杀,长生大神不用担心12号这个双数会被放逐出局。”

“因为如果9号预言家能够让外置位的好人认下,7号长生大神自己会出局的,也就不用担心丢去半条命了。”

“噗!好嘛,原本只是丢半条命,现在直接死,一整条命都丢了,可不是不用丢半条了!”

“这次的警上对决,我有预感,绝比是精彩绝伦!我倒是要看看,这几只小狼会如何折磨自家大哥,折磨完之后,又会如何屁颠儿屁颠儿的疯狂为自家大哥打补丁,擦屁股!”

“干嘛要擦屁股?我们直接硬刚不就是!”

“我也觉得,不如就直接逼的长生大神起跳预言家,然后让12号再起跳一张神职,最好其他两只小狼也纷纷起跳。”

“反正这个板子除了摄梦人能追轮次,但还得花两个回合才能追死一个狼,其他的神职,只要不对跳猎人,结果验枪让猎人开枪,根本就没办法证明自己的底牌干不干净!”

“怎么着,猎人开枪又如何?就跳呗!四狼全部跳出来,猎人想要验枪,前提是他也得跳出来,不如就四只狼人全部穿上神职牌的衣服,来场大混战,就硬骗场上的平民!”

“这样一来,神职也就被逼的不得不全部起来对跳!我去,这场面光是想想,我都够激动了好吧!”

观众们的热情随着讨论愈发高涨。

而此时此刻,场馆中央的对战室内,躺在虚拟仓中,连接着游戏空间的众人。

也结束了夜间环节。

脸上的面盔如云烟般消散。

众人开始聆听起法官的宣判。

【现在开始警长竞选,想要竞选的玩家请举手示意】

【本局游戏共有5名玩家上警,上警的玩家有5号、7号、9号、11号、12号】

【根据现场时间,由9号玩家开始发言,11号玩家做好发言准备】

一直紧张地听着法官宣布发言顺序的王长生,在见到是9号真预言家第一个进行发言之后,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好好好!

不是你12号先发言就行!

现在9号一张真预言家牌作为首置位发言,必然会直接甩出来一张查杀到他7号的头上。

那么再往后发言的11号和12号,自然也会明白,只要9号不成立为一张压跳的牌,就必然是查杀到他们真大哥的预言家!

而9号黑兰花自然是不知道狼队的这些安排与操作的。

更不明白王长生刚才是如何的紧张。

当然,王长生紧张的并不是被预言家发了查杀,而是在紧张,他要被预言家和自己的狼队友发双查杀!

“警徽流先验一张警下的8号,再开一张警下的4号,双压警下,7号查杀。”

9号黑兰花第一时间就报出了自己的警徽流和验人结果,并没有因为他是首置位发言就有所墨迹或耽搁。

“就先简单的说一下我查验7号选手的心路历程。”

“很难得能在这张桌子上拿到一张拥有验人功能的预言家牌,拿到这张牌的第一时间,我就想到了上局游戏,7号长生大神那近乎于神的抿人能力。”

“必须要说的是,我在开牌环节,因为摸到了预言家牌,所以基本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观察7号玩家的卦相之上,并没有怎么去判断外置位牌的身份。”

“而无论我怎么观察7号选手的卦相,在我看来,他都像是一张平平无奇的平民。”

“但我却并不相信。”

“因此,在7号与我也只是隔了8号这一张牌位置的情况下,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摸一手7号,看一看他到底是个什么底牌。”

“7号是查杀,我拿到警徽的话就先让8号这边发言。”

“7号是金水,我也能让10号这边先发言,让7号在沉底位帮我进行总结。”

“我觉得只隔了一张8号而已,这是不冲突的。”

“这点大家都能够理解吧?最后摸出来7号是一张查杀。”

“我就说嘛,我虽然抿7号选手像一张平民,可我本来抿卦相的能力就不好,万一是我抿错了呢?最终还不是要看技能给出的结果。”

“也还好我去摸了一手7号,第一天找到一只百分百的狼人,还挺不错的。”

“就是不知道7号选手会不会在那个位置跟我原地干拔。”

“希望不要吧,最好外置位再给我卖出来一只狼人,不然我这查验岂不是白费?”

9号黑兰花的语气轻松,心态似乎非常好的样子。

“当然,如果7号想要原地干拔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我作为首置位发言的预言家,7号是后置位隔着这么多张牌才会发言的人。”

“所以如果7号原地干拔,总不可能是我的抿杀吧?一定是我验到了7号。”

“这样一来,7号原地起跳的力度是不是就会被我无限压低?”

“那么如果能够让在场的人找到我是一张百分百的预言家,这个查验也就还是比较值得的。”

“毕竟,外置位的狼人也不可能没有人去冲锋,到时候再慢慢找狼嘛,只要我还活着,就不担心什么。”

“一个一个验过去,狼人总会浮出水面的。”

“至于两张警徽流,8号跟4号,两张警下的牌其实我是随便留的。”

“一共就只有五张牌上警。”

“7号还是我验出来的查杀,除了我之外,剩下的三张牌,单听发言就够了。”

“如果7号不原地干拔,那是不是就代表外置位还会有一张狼人起来跟我悍跳?”

“这是不是就又找到了一张狼人牌?所以已经是四进二了,另外的两张牌我也就没有必要去验,警下听他们会站边谁就够了。”

“我发警徽流的这两张牌,你们在警下就投票给我吧。”

“如果不投票给我,那我可不会容忍,这只能说明你们其中有狼。”

“而如果你们中有狼的话,那你们该冲就去冲,跟我也没关系,到时候到了警下,我会另外改验的。”

“基本上我作为首置位发言的预言家就是这些了。”

“最后重复一遍,7号是我的查杀,警徽流先开8号,再开4号,今天就出七,不管7号跟不跟我原地起跳。”

“过。”

9号黑罗兰一通发言结束,选择了过麦。

而他的话,则是让在他后面即将发言的11号乌鸦与12号浮生,都是心头为之一愣。

7号查杀?

两人不动声色的在不经意间对视了一眼。

那他们这7号查杀还发不发?

王长生:还发个屁啊!

【请11号玩家开始发言】

11号乌鸦顿了顿。

在他发言的时候,他的视线只是往王长生那边瞟了一眼,便不紧不慢的收了回来。

“单听9号发言的话,确实有一定的预言家面。”

“只是对跳还没有出现,以及后面会跟9号对跳的,到底是7号,还是5号或12号,我这个位置也猜不到,毕竟我也不是预言家,也不是狼人。”

“所以我没办法,也不可能直接去站9号的边。”

“不过让我挺疑惑的是,事实上到了这种地步,7号选手长生大神的名头,不说举世闻名吧,也算广而知之。”

“这样的情况已经足以说明他的实力。”

“这个板子又是狼大哥知道小狼,可小狼却看不见狼大哥位置的。”

“因此除非狼大哥起跳,否则小狼的视角里,预言家发的金水,那就必然是真金水。”

“也就是说,如果你9号是一张预言家,昨天摸了7号不是查杀而是金水的话,在狼队的视角之中,7号就是一张必然的好人牌。”

“如此一来,7号就成了没办法去装大哥的牌,尽管他的好人身份被你预言家确定了,但外置位的好人无法确定,可狼队却也确定了7号的身份。”

“说起来有点绕口,但意思却很浅显易懂。”

“7号毕竟是经常去操作的一张牌,如果他是好人,自然会帮你操作,说不定还会装大哥,那你若是去验了他,还直接把他的好人身份报出来,他就没办法再去搞这种操作,只能按部就班的来,说不定就会因此为好人错失很多机会。”

“当然,我知道你对7号的定义是一张查杀,我只是说如果你是真预言家,且去验他为一张好人的话,我们好人是比较吃亏的。”

“因此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我不太觉得一张真预言家牌,会第一天在这种小狼看不见大狼的板子里,去查验非常有站边实力,且有抿人能力的7号牌。”

“因此即便你发了7号一张查杀,可你首夜验人的心路历程在我听来没有特别的明确,且你验7号本身,也并不是太符合我的心意。”

“所以你是否为预言家身份,我还要再待定一下,听一听后置位到底由谁来跟你对跳。”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想法而已,我也不会因为这一点就直接把你9号打死,毕竟从你的角度来看,你可能确实想验一张比较有能力的牌来帮你镇镇场子,如果是查杀的话,也能够锁定对方,明确对方的身份。”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如果一会儿真的是7号跟你原地干拔的话,你的力度确实会有些高,但也并不一定跟你说的一样,会无限高吧?”

“毕竟场上有五张牌,除了你之外还有四张。”

“几狼上警我不知道,但我的底牌为一张好人,在我还没有发言之前,你如果为狼人,想直接把查杀丢到真预言家的头上,如若7号是要起跳的真预言家,那么在我是好人的前提下,5号跟11号里起码还要再开你的一只狼队友,你才有机会去搏杀到真预言家。”

“而你搏杀的对象不是我,反倒是这张7号,如果三只小狼全部上警,加上我以及真预言家,二分之一的概率,想来已经足够你去搏杀了。”

“当然,三只小狼上警的概率并不高,因为狼队基本会安排一只小狼去冲票,而狼大哥也很有可能会跑到警上多多少少的给自己的狼同伴递话。”

“这也是你发7号查杀,且7号原地干拔,你为真预言家的力度所在。”

“再听一听吧,我目前连对跳发言都没有听到,就不站边了。”(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