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污蔑我是魔头?一剑攮死你! > 第139章 螳螂闺女

第139章 螳螂闺女

“第三名死者,蝶泳螳螂,丧偶,年龄48岁,家住黑竹城的北城区,家中只剩一闺女,年方二八......”

旁白响起阿黄的声音,眼前的场景开始模糊,不停地闪烁。

方诚早有预料,淡定嗑着瓜子,其余几人也是松了口气,内心期望下一位登场嘉宾的脑子正常一点。

.......

.......

画面最终停在北城区的小宅子里,二层阁楼上,扎着马尾辫的少女站在窗前,踮着脚尖,眺望北方。

视线穿过城墙,便能看到浩浩荡荡的西江,这时的西江还未干涸,江水滔滔,江面上弥漫起水雾。

夕阳的照耀下,东去的江水泛着红色的光芒,像少女羞红了小脸,别看,别看啦,羞呀羞死人,俺要哭哭了。

咚咚咚!

门敲响了。

“请进。”

少女转过身来,露出洁净清纯的俏脸,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容。

在她的邀请下,方诚等人来到阁楼之中。

“你们好,俺叫螳螂闺女,今年十六岁,符合大盛规定的结婚年龄,想娶俺的话,就大声说出来。”

少女落落大方,说话间,她坐回到椅子上,双腿并拢,手放于膝盖,微微弯下腰肢,将挺翘的屁股显露出来,屁股很重要,大家都喜欢大屁股,虽然俺的屁股不大,呜呜。

“咳咳!”

方诚咳嗽一声,眼神示意阿黄。

阿黄心领神会,一瘸一拐走出来,递上捕快腰牌,说:“我们是黑竹城新上任的捕快,今天找你来问几句话。”

“啊呀,原来你们不是媒婆介绍过来的。”

螳螂闺女吐了吐舌头,一副可爱的模样,也没有接过腰牌查看,直接说道:“官爷你们问吧,俺听着呢,知无不答。”

阿黄默默收回腰牌,没有发问,刚才在甲虫夫人那里脑子转冒烟了,现在还没缓过来。

所以还是让我们的主角,我的阿黑,上台表演吧。

“咳咳。”

方诚清清嗓子,正了正衣襟,小碎步上前,拱手作了个揖,随后又迈着小碎步,围着螳螂闺女转了一圈,就真如在台上表演一般。

铛铛铛!

台下的梆子和锣鼓敲起来。

铛铛铛!

他唱道:“心有喜事,欲向佳人诉,佳人若是知我喜,怕不待飞上柳树头,摘下一枝杏花来。”

一圈过后,唱罢,来到螳螂闺女面前,站定身形,伸展胳膊,扭动脖子,摆了个健美运动员的转身叉腰姿势。

这个姿势是水梨城的赵师父教的,方诚熟记于心。

愤怒在哪里?

给我狂躁起来!

雄起,我的baby,冲上九霄腾云驾雾,熊熊燃烧吧,我命由我不由天!

“嗯?!”

螳螂闺女瞪大了眼睛,摸不着头脑。

另外的两人一狗一鸟,也是摸不着头脑。

算了,还是不吐槽了,毕竟诚哥说过,看他表演就完事了。

健美姿势保持了一会,方诚收回动作,朝着螳螂闺女拱拱手,再次作了个揖。

“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

螳螂闺女眨巴了两下明亮的眸子,歪着头说:“你这是做啥,想问什么就快点问,俺等会还要相亲呢。”

方诚微微一笑,“姑娘,俺叫我的阿黑,今年二十三,是大泽城而来的捕快,也就是说俺有编制的哦,你觉得俺怎样?

不用回答,像这样优秀的奇男子世间少有,所以你一定会爱上我的,咱俩愉快的结婚吧,哈啊哈。”

“汪汪嗷呜,我就知道这家伙要捣乱!”阿黄大叫起来。

\"别吐槽了,阿黄,赶紧捂住他的嘴!\"

唐雨怒喝一声,随即又意识到阿黄是个没卵用的狗子,转头向韩秉铉发出号召。

韩秉铉点点头,手上动作不慢,快步上前,将方诚按在地上。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展现出了他内心的坚决。

阿黄一看方诚被按倒,咧着狗嘴,蹦跳着走过来。

啊哈哈哈,可恶的方诚,你也有这一天,报应啊,是时候轮到俺出手,报烧火棍之仇啦。

它伸出狗爪子,想要给方诚来一招无敌之扒拉屎蛋的狗爪子,但在方诚怒视的眼神下,悻悻然缩回爪子。

那就算了吧,算了吧,本狗子大人不记小人过,懒得和你计较。

秦浩扇扇翅膀,来到韩秉铉的肩上,看了眼被压在身下的方诚,不知该如何是好。

螳螂闺女也懵逼了,她呆愣地望着这群人,思索良久,弱弱的问出一句。

“你们究竟是来问话的,还是来相亲的?”

方诚一脸严肃,“当然是相亲的,我最爱的螳螂姑娘,难道你不愿嫁给我吗?”

“都说了快给我捂住他的嘴,韩秉铉!!!”唐雨大叫道。

“方兄,得罪了。”韩秉铉抱歉的对方诚说了声,随即使劲儿捂住了他的嘴。

“唔唔唔!!!”

方诚奋力挣扎,可惜啊可惜,幻境之中的战斗力,杨大牦牛远超我的阿黑。

“这......”螳螂闺女迟疑了片刻,摇头说道,“抱歉,我的阿黑,你的屁股太小了,我们不适合。”

方诚:“........”

韩秉铉:“...........”

秦浩:“..........”

“哈哈哈,我要笑死了,方诚啊,这下终于被打脸了吧,螳螂闺女说的好,哈哈哈。”

唐雨捧腹大笑ing......

阿黄狗爪子捂嘴,偷笑ing.......

“唔唔唔!!韩兄,俺已经被拒了,你再捂俺的嘴,就说不过去了吧,呜呜呜......”

方诚哭丧着脸说道。

“好吧,方兄,但我希望你认真查案,别再乱搞了。”韩秉铉松开手。

方诚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哼哼道:“都说了,看我表演就完事,你们......唉,算了,懒得跟你们这些被丧尸吃掉脑子的家伙废话。”

方诚叹了口气,一脸的不屑,随后转头,面对螳螂闺女,竖了个中指。

“你以为我看的上你?

切!

你也有脸说我的屁股小?

呵呵,快回头瞧瞧自己的屁股吧,比我大不到哪里去。

就你这样的还想相亲,做梦吧你,我祝你屁股越来越小,也祝你一辈子孤独终老!!!”

“啊呀,你.....”螳螂闺女一跺脚,满脸羞愤,眼里水汪汪的,快要哭出来了。

“我的阿黑,请你回归正题,否则我会继续让秉铉按住你。”唐雨提醒道。

阿黄伸出狗爪,拍拍唐雨说:“人家毕竟被拒了,发发牢骚也无所谓的,理解一下。”

韩秉铉看着眼中含泪的螳螂闺女,幽幽说道:“但凡你多对他说一句,你是个好人,他都不会用如此犀利的言语攻击你。”

哇!!!

螳螂闺女还是忍不住,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铛铛铛!

梆子锣鼓敲起来。

铛铛铛!

她捻起兰花指,边哭边唱道:

“瞧那黄昏过了白昼,又看那白昼过了黄昏,心中闷沉沉,意中急煎煎,似这等忧愁,不知几时是了也!

千不该,万不该,将那殉职名额让给甲虫夫人,没了殉职补贴,俺只能去嫁人,可俺的小屁股又怎能嫁得出去?

读尽缥缃万卷书,却敌不过家中一贫如洗,更敌不过他人的大屁股,再省吃俭用,也度不到明年,这可教俺如何是好?

千不该,万不该,心里起了善心,人善被人欺,俺行了善,就该被你等官差欺负,惨戚戚,惨戚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