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惊!流放前我搬空了皇帝私库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妞妞找到了

第一百四十三章 妞妞找到了

大小姐范千希不明所以。

范千言却目光一闪,想起了之前在学院门口的那一幕。“嫂嫂的意思是说,七丫娘?”

楚辞颔首:“我知道这也不能全怪她,她也是受害者。但她那样的性格,实在让人无法产生半点怜惜之情。”

“或许,她是有苦衷的……”千希仍然不愿相信,但她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对面的千雪假咳一声。

原来是双瑞带着云果、七丫正在门口敲门呢!

这与背后说人闲话被当事人当场抓住有何分别,三人顿时一阵尴尬。

故而当云果、七丫进来时,便看到除了楚辞,其余的范千希三姐妹脸色都异常怪异。

这使得原本就内心忐忑的云果、七丫两姐妹,愈发不安。两姐妹诚惶诚恐地向楚辞行礼道:“奴婢云果(奴婢七丫)给少夫人请安。”

“起来吧!嗯,你们……”楚辞仍在心中斟酌措辞。

云果便牵着妹妹七丫再次跪下:“我们愿追随夫人,为夫人效犬马之劳。”

楚辞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她们误会我的意思了。

今日之事确为自己有意引导,然亦是无奈之举,且她亦不愿因一时之善心而坏了学院之规矩。

只是她若如此解释,这对饱受迫害的姐妹会相信吗?

楚辞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地说道:“这样吧,以后你们就负责学院的洒扫工作。每月可以得到二十个铜板,你们愿意吗?”

云果见识过刺史府的生活,心思也有些飘。反而是七丫,虽年龄小,但人通透。瞬间便明白了楚辞这般安排的用意:“多谢山长、多谢山长。我和姐姐一定会努力的。”

云果:依旧不明所以。

只是得了个洒扫的差事而已,妹妹在开心什么呢?

还努力?努力什么呀,不就是个打扫的活计,再努力也还是个卖苦力的。

但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云果只能强压着翻白眼的冲动,和妹妹一起道谢。

见此情形,楚辞心中略感无奈与困扰。

却并未多做解释,只是道:“甚好,不枉我煞费苦心救你们一回。明日便开始工作吧,嗯,就从手工馆着手吧!”

从手工馆开始打扫?这么大的学院难道只有她们姐妹俩负责洒扫吗?

云果心里愤愤不平,觉得楚辞这是在故意刁难她们,心中的怨气几乎难以抑制。

而七丫则稍作迟疑,仿若心有所悟,兴奋之色难以掩饰。手工馆,想必能学到手艺吧!日后若有机会……

七丫思绪愈发热烈。

甚至在楚辞让两人退下后,七丫不顾云果的强烈反对,当天下午便拉着云果找到了楚辞口中的手工馆。

当猜测得到证实,七丫的内心着实激动不已。

面对云果时,她也多了几分底气:“二姐,我没猜错吧。山长真的在帮我们呢!你看,这里面在教什么呀?”

云果仍是心有不愿,但经不住七丫的软磨硬泡。

可仅一眼,她的目光便被吸引住了。“笔?山长这是特意指点我们的吗?七丫,你早就猜到了?”

楚辞轻轻地将食指放在唇边,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云果不要出声。“嘘!二姐,小声点,别打扰里面的人上课。”

“嗯!”云果虽心思活跃,但也只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

当得知楚辞不仅不会报复自己,还无私地帮助她们姐妹时,心中的怨恨瞬间消散。甚至对楚辞充满了感激。

另一边,楚辞并不知道,云果仅仅是被妹妹拽着看了一眼手工课,就改变了想法。

此刻的她,看着邢田手中伤痕累累的妞妞,心疼地问道:“你,你是在哪里找到她的?”

没等邢甜回答,楚辞便朝外面喊道:“快,快去把丁勇和孙芙找来。——”

邢甜:又不是自己亲生的,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心中暗自吐槽,邢甜也没忘记提醒道:“妞妞身上的伤口,最好还是请华神医来一趟为好。”

然而,话音刚落,金明便背着药箱,搀扶着华神医走了进来。

刚一进来,看到浑身是雪的妞妞,华神医顿时火冒三丈,并亲切的问候了伤害妞妞之人的祖宗十八代。

楚辞:从未知道华神医这么会骂人!

想到自己犯下的错,趁着华神医情绪激动之时,将一杯灵泉水给妞妞灌了下去。才道:“师父,我给妞妞喂了点儿药。效果有些不确定,师父,您给看看。”

果然,华神医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拉了回来。把脉后问道:“你给她用了……”

这样的脉象,华神医再熟悉不过了,当初在连州瘟疫时,他曾无数次把过这样的脉象。

楚辞知道华神医要问什么,颔首道:“我虽不清楚这些日子妞妞遭遇了何事,但她的五脏六腑已严重受损。”

而金明听到楚辞这番话,也同样满腹狐疑地为妞妞把脉。

要知道丁勇现在还在为他们勘测矿脉,倘若妞妞有个三长两短,他真担心丁勇会撒手不管。

出乎意料的是,妞妞的身体竟在飞速恢复。

金明偷偷瞥了一眼楚辞和华神医,只见两人似乎早已料到,此刻正默契地为妞妞处理身上的伤口。

但由于邢甜在场,他也只能将这份心思隐藏起来。

然而楚辞的动作并不隐蔽,邢甜作为旁观者,对在场众人的神色看得更加清楚。

同时也万分庆幸,当初的自己选择了坦诚相告。

与此同时,身在“女子学院”的孙芙,在听闻女儿的消息后,竟连鞋子穿错了都未曾察觉。

一路上,她的心中不断思忖着妞妞的近况。

妞妞是否听信了她亲爹的话而误会了自己?

她会不会怨恨自己这个无能的娘亲?

会不会……

无数个“会不会”在孙芙的脑海中闪现,令孙芙的心仿佛被投入油锅,疼痛难忍。

然而即便如此,当马车停下的那一刻,孙芙也没有丝毫犹豫,以最快的速度跳下马车,便朝着楚辞的房间飞奔而去。

“妞妞,妞妞——”孙芙几乎是一路呼喊着妞妞的名字,来到了楚辞的房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