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梦修形记 > 第十八章 双生姐弟

第十八章 双生姐弟

当我拿起大屏手机,我盯着直播间,对准面前的姐弟俩的样貌,直播间现在已经超过两千人数,弹幕在手机上疯狂的弹出。

江城正义警说道:“天呐...这简直不敢让人相信,我好像真的在做梦一样啊!小兄弟,你还别说,就在四月四号,江城和新沪有四家四岁的小孩离奇失踪我们在查阅这几个小孩的资料时发现这四个小孩都是同一天四月四号出生,那天刚好是他们的生日。”

“我们当时认为凶手可能喜欢对四有什么执着性,所以,在每家周围有关四的店铺和房间进行了勘察,结果如今一直下落不明!你们...确定不是在拍电影!?难道说这真的是...那四个孩子的头...!?”

“的确是那...四个孩子。”布偶语气自责的说道。

“你真的是万义井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江城正义警问道,还发了个惊讶的表情。

“这些都不重要...我不知道你在梦境中能不能用手机把视频拍下来,但你尽量,因为这些事情的确是死罪,必须把这人抓住!”布偶指了指墙边的假小子。

“我刚刚已经拍了,这是我的职责,我都不知道这些血腥画面播出来这直播平台官方怎么不给他封号的。”

我脑门子一阵黑线,“你别打岔了,我重新把录像播出来,你重新录一遍,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布偶看着我。

“啊,我叫阳炎。”

直播间江城正义警发出弹幕:“我是郭华啊,你们现在干的事情,我真的有必要要查你这位叫阳炎的人了。”

“啊,警官说他叫郭华,不是警官你干嘛!?我是在帮方法医”我说道。

“我们相当于也在查案子,只不过有些特别点。”布偶对着手机说道。

“好,郭华,阳炎,现在用你们手机录一下。”

天线宝宝死于谋杀说道:“诶诶,阳炎,我也录我也录!”

“叫什么啊,录了没用的。”催眠大师范特西说道。

“哎呀,录了没用的,我在超级惊悚直播经常干这种事的,每次录了视频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江城老司机说道。

“哦哦,对哦,我也录过,没注意就消失了。”神秘兮!兮说道。

2“还不让人回味了是吧!?这直播不回放我怎么出来啊?”智商谭冰说道。

“什么出来!?”神秘兮兮发出质疑。

“楼上的你真好这口啊!?”天线宝宝死于谋杀打赏终极诡梦怪谈直播间1冥币。

直播间水友越说越离谱...“啊,方法医,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人说,这直播他们录不了诶,要不,就我试试吧。”

“都一样的。”

“那我开始了...”布偶用手摸了一下眼睛,好像在扭动齿轮般,微微的咔嚓声响听的我很是不自然,“”

“好,郭华,阳炎,现在用你们手机录一下。”

天线宝宝死于谋杀说道:“诶诶,阳炎,我也录我也录!”

“叫什么啊,录了没用的。”催眠大师范特西说道。

“哎呀,录了没用的,我在超级惊悚直播经常干这种事的,每次录了视频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江城老司机说道。

“哦哦,对哦,我也录过,没注意就消失了。”神秘兮!兮说道。

2“还不让人回味了是吧!?这直播不回放我怎么出来啊?”智商谭冰说道。

“什么出来!?”神秘兮兮发出质疑。

“楼上的你真好这口啊!?”天线宝宝死于谋杀打赏终极诡梦怪谈直播间1冥币。

直播间水友越说越离谱...“啊,方法医,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人说,这直播他们录不了诶,要不,就我试试吧。”

“都一样的。”

“那我开始了...”布偶用手摸了一下眼睛,好像在扭动齿轮般,微微的咔嚓声响听的我很是不自然,“”

“好,郭华,阳炎,现在用你们手机录一下。”

天线宝宝死于谋杀说道:“诶诶,阳炎,我也录我也录!”

“叫什么啊,录了没用的。”催眠大师范特西说道。

“哎呀,录了没用的,我在超级惊悚直播经常干这种事的,每次录了视频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江城老司机说道。

“哦哦,对哦,我也录过,没注意就消失了。”神秘兮!兮说道。

2“还不让人回味了是吧!?这直播不回放我怎么出来啊?”智商谭冰说道。

“什么出来!?”神秘兮兮发出质疑。

“楼上的你真好这口啊!?”天线宝宝死于谋杀打赏终极诡梦怪谈直播间1冥币。

直播间水友越说越离谱...“啊,方法医,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人说,这直播他们录不了诶,要不,就我试试吧。”

“都一样的。”

“那我开始了...”布偶用手摸了一下眼睛,好像在扭动齿轮般,微微的咔嚓声响听的我很是不自然,“”

“好,郭华,阳炎,现在用你们手机录一下。”

天线宝宝死于谋杀说道:“诶诶,阳炎,我也录我也录!”

“叫什么啊,录了没用的。”催眠大师范特西说道。

“哎呀,录了没用的,我在超级惊悚直播经常干这种事的,每次录了视频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江城老司机说道。

“哦哦,对哦,我也录过,没注意就消失了。”神秘兮!兮说道。

2“还不让人回味了是吧!?这直播不回放我怎么出来啊?”智商谭冰说道。

“什么出来!?”神秘兮兮发出质疑。

“楼上的你真好这口啊!?”天线宝宝死于谋杀打赏终极诡梦怪谈直播间1冥币。

直播间水友越说越离谱...“啊,方法医,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人说,这直播他们录不了诶,要不,就我试试吧。”

“都一样的。”

“那我开始了...”布偶用手摸了一下眼睛,好像在扭动齿轮般,微微的咔嚓声响听的我很是不自然,“”

“好,郭华,阳炎,现在用你们手机录一下。”

天线宝宝死于谋杀说道:“诶诶,阳炎,我也录我也录!”

“叫什么啊,录了没用的。”催眠大师范特西说道。

“哎呀,录了没用的,我在超级惊悚直播经常干这种事的,每次录了视频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江城老司机说道。

“哦哦,对哦,我也录过,没注意就消失了。”神秘兮!兮说道。

2“还不让人回味了是吧!?这直播不回放我怎么出来啊?”智商谭冰说道。

“什么出来!?”神秘兮兮发出质疑。

“楼上的你真好这口啊!?”天线宝宝死于谋杀打赏终极诡梦怪谈直播间1冥币。

直播间水友越说越离谱...“啊,方法医,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人说,这直播他们录不了诶,要不,就我试试吧。”

“都一样的。”

“那我开始了...”布偶用手摸了一下眼睛,好像在扭动齿轮般,微微的咔嚓声响听的我很是不自然,“”

“好,郭华,阳炎,现在用你们手机录一下。”

天线宝宝死于谋杀说道:“诶诶,阳炎,我也录我也录!”

“叫什么啊,录了没用的。”催眠大师范特西说道。

“哎呀,录了没用的,我在超级惊悚直播经常干这种事的,每次录了视频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江城老司机说道。

“哦哦,对哦,我也录过,没注意就消失了。”神秘兮!兮说道。

2“还不让人回味了是吧!?这直播不回放我怎么出来啊?”智商谭冰说道。

“什么出来!?”神秘兮兮发出质疑。

“楼上的你真好这口啊!?”天线宝宝死于谋杀打赏终极诡梦怪谈直播间1冥币。

直播间水友越说越离谱...“啊,方法医,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人说,这直播他们录不了诶,要不,就我试试吧。”

“都一样的。”

“那我开始了...”布偶用手摸了一下眼睛,好像在扭动齿轮般,微微的咔嚓声响听的我很是不自然,“”

“好,郭华,阳炎,现在用你们手机录一下。”

天线宝宝死于谋杀说道:“诶诶,阳炎,我也录我也录!”

“叫什么啊,录了没用的。”催眠大师范特西说道。

“哎呀,录了没用的,我在超级惊悚直播经常干这种事的,每次录了视频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江城老司机说道。

“哦哦,对哦,我也录过,没注意就消失了。”神秘兮!兮说道。

2“还不让人回味了是吧!?这直播不回放我怎么出来啊?”智商谭冰说道。

“什么出来!?”神秘兮兮发出质疑。

“楼上的你真好这口啊!?”天线宝宝死于谋杀打赏终极诡梦怪谈直播间1冥币。

直播间水友越说越离谱...“啊,方法医,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人说,这直播他们录不了诶,要不,就我试试吧。”

“都一样的。”

“那我开始了...”布偶用手摸了一下眼睛,好像在扭动齿轮般,微微的咔嚓声响听的我很是不自然,“”

“好,郭华,阳炎,现在用你们手机录一下。”

天线宝宝死于谋杀说道:“诶诶,阳炎,我也录我也录!”

“叫什么啊,录了没用的。”催眠大师范特西说道。

“哎呀,录了没用的,我在超级惊悚直播经常干这种事的,每次录了视频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江城老司机说道。

“哦哦,对哦,我也录过,没注意就消失了。”神秘兮!兮说道。

2“还不让人回味了是吧!?这直播不回放我怎么出来啊?”智商谭冰说道。

“什么出来!?”神秘兮兮发出质疑。

“楼上的你真好这口啊!?”天线宝宝死于谋杀打赏终极诡梦怪谈直播间1冥币。

直播间水友越说越离谱...“啊,方法医,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人说,这直播他们录不了诶,要不,就我试试吧。”

“都一样的。”

“那我开始了...”布偶用手摸了一下眼睛,好像在扭动齿轮般,微微的咔嚓声响听的我很是不自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