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从快递被抢开始幕后黑手柯学日常 > 第40章 看在会做饭的份上

第40章 看在会做饭的份上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许是到了阈值,前两天的深眠消失不见,呈现出触底反弹的“波澜壮阔”。

以春日礼这几天的思虑程度,昨晚睡着了之后精彩程度简直堪比大制作电影。

睡一觉和打一仗一样累。

他颇为疲倦地坐在床上叹气。

捞过吵醒自己的手机,看也没看接起来:“喂……哦,联系不上……没事他上课去了……”

“……今天我也有事,下次我和他一起去吧。”

挂了电话,一看时间,也才七点左右。

警察上班那么早吗?

就开始查案了。

对面是昨天和他聊天的那位高木警官。

估计是想问工藤新一案子,顺便让他去补昨天的笔录,但联系不上。

因为昨天是春日礼和工藤新一在现场,所以打给自己的时候就顺便问了。

这么回答,有点奇怪但也合理,就是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春日礼戴上目镜,联系伍德。

“两位新员工已经入职了。昨天的小孩子在凌晨的时候醒了一会儿,因为状态不好,没多久又睡过去,还没醒。”

不用春日礼费力询问,一连上伍德就自然地开始汇报情况。

再听内容,让春日礼怀疑伍德是不是真不用休息的机器人。

“知道了。”春日礼起床洗漱,取下目镜洗干净脸,重新戴上,“我等会儿去看一看他。”

正往厨房走的路上,他想起来:“在里面要吃东西吗?”

伍德回答:“理论上不需要。”

“基础维生包含这方面的内容,而禁闭室负面感官屏蔽设置全面,其中包含了饥饿。”

也就是说春日礼平时使用的负面感官屏蔽没有全部开启,让他能够自然地感受到身体的大部分变化。

但因为俘虏没人权,就都给打开了。

他斟酌片刻:“不需要……那就先算了。”

春日礼原本是想给工藤新一顺便准备一点的。

但想想,又怕会被发现这些事情和他有关系。

以对方的记性,吃过两次他的手艺,很难说会不会觉得熟悉。

他可不敢赌一个运气比他好的侦探的直觉。

一顿不吃而已,又饿不死。

但他做好自己那份端到桌子上时,还是问了问:“新人里面有没有会做饭的?”

伍德直接去问了,结果还真有。

是他从酒组织薅过来的三角卓。

连着共享听对方大致报出自己会的菜色,春日礼在此刻堪称圆满。

居然专门学过日式料理和部分西点!

不枉他大费周章保他。

听三角卓所言,他学料理是为了更好地伪装身份获取情报。

就冲他这份诚恳,春日礼也不打算计较这个人特性里的打架菜打枪菜的事情了。

借着这个机会,春日礼也观察了一下这些进行过入职仪式的新员工。

他们的个性上看不出什么来,毕竟他也不清楚他们过去是什么样子。

不过除此之外,他们就像原本就是这个组织的人一样融入。

问到经历,没有任何不合逻辑的地方。

和其他员工没有区别。

春日礼简直惊叹。

或许是洗脑会影响理智值的因素,他们才没有选择让他直接被洗脑之后忠于组织。

可这对比之下的落差,确实会坚定他一定要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意识。

他可不想连自己的记忆被操纵。

哪怕是现在,他至少大部分作为都出于自己的想法。

“叫他上来。”春日礼道。

“给工藤做点小孩子吃的早餐。”

伍德转达了他的意思,没一会儿,之前一直隔着屏幕的人出现在面前。

对比起前一个,三角卓就正常得多。

“先生。”对方微微欠身,得到回应之后,自然地走到厨房里开始做饭。

春日礼边吃边观察他的动作。

能看出来那句学过不是随口而出,明显是去找专门的人学过不断的时间。

饭店的厨师现在也有了着落。

唯一的问题在于,长相可能会酒组织被认出来。

得想办法处理这个问题。

随着香味逐渐升腾,春日礼慢慢停下了咀嚼的动作。

他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由干面包为主组成的早餐,再看看那边化腐朽为神奇的牛奶奶油面包汤。

总觉得自己有点亏。

但不能浪费粮食。

几口吃完,他把盘子放进水槽里。

站在一旁琢磨要不要分一点。

谁知三角卓把汤盛起来之后,自然地把第一份推到他面前。

“先生尝尝。”

眼见对方脸上自然而妥帖的笑容,完全没有头一次见时明显的风流。

他算是理解情报员的业务能力究竟能到哪种程度。

出于好奇,他也没有拒绝这点殷勤。

“谢谢。”

他接过勺子,尝了一口。

虽然不算是他平时的口味,不过确实能说得上美味。

对此,春日礼毫无保留地赞赏:“很好吃。”

三角卓微微一笑:“先生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早上都给您做。”

春日礼浅浅点头:“有时间的话。”

等饭店开起来,可就不知道会不会有空闲了。

且吃且珍惜吧。

为了避免被发现,春日礼从碗柜的角落翻出一个完全没用过的碗。

简单洗过,擦干水,让三角卓把给工藤新一的那份装到里面,然后他顺带给人送去。

来到禁闭室外,他敲了敲玻璃,把地上的人叫醒。

那一团衣服咕噜一翻,一颗头从里面探出来。

他望着那小孩儿坐在地上睡眼惺忪,抬手揉揉眼睛,不由得勾唇笑了一下。

往后退一点,把碗碟放到地上,用目镜开启禁闭室内部设置的传送。

碗碟下方的地面熔化般下陷,将碗碟吞没。

很快,就传送进了房间里。

这种传送设置在禁闭室整个区域内,速度不如平时员工使用的传送科技,但已经够用。

地面下陷只是空间扭曲造成的错觉,不会真的影响到传送的东西本身。

而洁净方面也不用担心。

整个基地内部设置了专门的设备负责,就算没有人打扫也不会有灰尘。

工藤新一看到了出现在面前的东西。

他的表情一下清醒,左右观察一圈,又检查了自己的情况,最后站起来,走到这面墙面前。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估计是半夜醒来的时候,已经经历过对自己情况的震惊了,他现在的表现还算冷静。

听着这稚气未脱的声音,春日礼笑了一声。

工藤新一没有听见。

玻璃隔绝了视线,也隔绝了声音,只要春日礼想,什么都不会传达进去。

但他抬起手,又敲起玻璃。

咚咚,咚……

是之前就用来应付过伏特加的摩斯密码。

工藤新一一愣,仔细分辨,最后解码得到一句。

“小朋友,好好吃饭,不然长不高。”

工藤新一鼓了鼓腮帮,最终还是坐到碗碟面前,享用起了早餐。

刚一入口,又是一愣。

他没想到会那么好吃。

工藤新一以为会被关在这种地方,自己的身份必不用说。

应该是试验品吧。

就和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一样。

他猜测也许是昨天春日礼一直没发现短信。

或者是空白短信太过奇怪。

所以一直没能察觉他给出的信息。

之后他被那些人发现,抓了回去。

又因为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非同一般,所以把他留下来做试验品观察。

然而现在出现的情况,却超过了他的预计。

以他所想,那些人那么残酷无情,怎么可能会如此照顾自己。

工藤新一扭过头,探究地望向那面玻璃墙,似乎想看透那个他看不见的人。

这个人究竟是谁?

随着香味逐渐升腾,春日礼慢慢停下了咀嚼的动作。

他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由干面包为主组成的早餐,再看看那边化腐朽为神奇的牛奶奶油面包汤。

总觉得自己有点亏。

但不能浪费粮食。

几口吃完,他把盘子放进水槽里。

站在一旁琢磨要不要分一点。

谁知三角卓把汤盛起来之后,自然地把第一份推到他面前。

“先生尝尝。”

眼见对方脸上自然而妥帖的笑容,完全没有头一次见时明显的风流。

他算是理解情报员的业务能力究竟能到哪种程度。

出于好奇,他也没有拒绝这点殷勤。

“谢谢。”

他接过勺子,尝了一口。

虽然不算是他平时的口味,不过确实能说得上美味。

对此,春日礼毫无保留地赞赏:“很好吃。”

三角卓微微一笑:“先生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早上都给您做。”

春日礼浅浅点头:“有时间的话。”

等饭店开起来,可就不知道会不会有空闲了。

且吃且珍惜吧。

为了避免被发现,春日礼从碗柜的角落翻出一个完全没用过的碗。

简单洗过,擦干水,让三角卓把给工藤新一的那份装到里面,然后他顺带给人送去。

来到禁闭室外,他敲了敲玻璃,把地上的人叫醒。

那一团衣服咕噜一翻,一颗头从里面探出来。

他望着那小孩儿坐在地上睡眼惺忪,抬手揉揉眼睛,不由得勾唇笑了一下。

往后退一点,把碗碟放到地上,用目镜开启禁闭室内部设置的传送。

碗碟下方的地面熔化般下陷,将碗碟吞没。

很快,就传送进了房间里。

这种传送设置在禁闭室整个区域内,速度不如平时员工使用的传送科技,但已经够用。

地面下陷只是空间扭曲造成的错觉,不会真的影响到传送的东西本身。

而洁净方面也不用担心。

整个基地内部设置了专门的设备负责,就算没有人打扫也不会有灰尘。

工藤新一看到了出现在面前的东西。

他的表情一下清醒,左右观察一圈,又检查了自己的情况,最后站起来,走到这面墙面前。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估计是半夜醒来的时候,已经经历过对自己情况的震惊了,他现在的表现还算冷静。

听着这稚气未脱的声音,春日礼笑了一声。

工藤新一没有听见。

玻璃隔绝了视线,也隔绝了声音,只要春日礼想,什么都不会传达进去。

但他抬起手,又敲起玻璃。

咚咚,咚……

是之前就用来应付过伏特加的摩斯密码。

工藤新一一愣,仔细分辨,最后解码得到一句。

“小朋友,好好吃饭,不然长不高。”

工藤新一鼓了鼓腮帮,最终还是坐到碗碟面前,享用起了早餐。

刚一入口,又是一愣。

他没想到会那么好吃。

工藤新一以为会被关在这种地方,自己的身份必不用说。

应该是试验品吧。

就和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一样。

他猜测也许是昨天春日礼一直没发现短信。

或者是空白短信太过奇怪。

所以一直没能察觉他给出的信息。

之后他被那些人发现,抓了回去。

又因为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非同一般,所以把他留下来做试验品观察。

然而现在出现的情况,却超过了他的预计。

以他所想,那些人那么残酷无情,怎么可能会如此照顾自己。

工藤新一扭过头,探究地望向那面玻璃墙,似乎想看透那个他看不见的人。

这个人究竟是谁?

随着香味逐渐升腾,春日礼慢慢停下了咀嚼的动作。

他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由干面包为主组成的早餐,再看看那边化腐朽为神奇的牛奶奶油面包汤。

总觉得自己有点亏。

但不能浪费粮食。

几口吃完,他把盘子放进水槽里。

站在一旁琢磨要不要分一点。

谁知三角卓把汤盛起来之后,自然地把第一份推到他面前。

“先生尝尝。”

眼见对方脸上自然而妥帖的笑容,完全没有头一次见时明显的风流。

他算是理解情报员的业务能力究竟能到哪种程度。

出于好奇,他也没有拒绝这点殷勤。

“谢谢。”

他接过勺子,尝了一口。

虽然不算是他平时的口味,不过确实能说得上美味。

对此,春日礼毫无保留地赞赏:“很好吃。”

三角卓微微一笑:“先生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早上都给您做。”

春日礼浅浅点头:“有时间的话。”

等饭店开起来,可就不知道会不会有空闲了。

且吃且珍惜吧。

为了避免被发现,春日礼从碗柜的角落翻出一个完全没用过的碗。

简单洗过,擦干水,让三角卓把给工藤新一的那份装到里面,然后他顺带给人送去。

来到禁闭室外,他敲了敲玻璃,把地上的人叫醒。

那一团衣服咕噜一翻,一颗头从里面探出来。

他望着那小孩儿坐在地上睡眼惺忪,抬手揉揉眼睛,不由得勾唇笑了一下。

往后退一点,把碗碟放到地上,用目镜开启禁闭室内部设置的传送。

碗碟下方的地面熔化般下陷,将碗碟吞没。

很快,就传送进了房间里。

这种传送设置在禁闭室整个区域内,速度不如平时员工使用的传送科技,但已经够用。

地面下陷只是空间扭曲造成的错觉,不会真的影响到传送的东西本身。

而洁净方面也不用担心。

整个基地内部设置了专门的设备负责,就算没有人打扫也不会有灰尘。

工藤新一看到了出现在面前的东西。

他的表情一下清醒,左右观察一圈,又检查了自己的情况,最后站起来,走到这面墙面前。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估计是半夜醒来的时候,已经经历过对自己情况的震惊了,他现在的表现还算冷静。

听着这稚气未脱的声音,春日礼笑了一声。

工藤新一没有听见。

玻璃隔绝了视线,也隔绝了声音,只要春日礼想,什么都不会传达进去。

但他抬起手,又敲起玻璃。

咚咚,咚……

是之前就用来应付过伏特加的摩斯密码。

工藤新一一愣,仔细分辨,最后解码得到一句。

“小朋友,好好吃饭,不然长不高。”

工藤新一鼓了鼓腮帮,最终还是坐到碗碟面前,享用起了早餐。

刚一入口,又是一愣。

他没想到会那么好吃。

工藤新一以为会被关在这种地方,自己的身份必不用说。

应该是试验品吧。

就和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一样。

他猜测也许是昨天春日礼一直没发现短信。

或者是空白短信太过奇怪。

所以一直没能察觉他给出的信息。

之后他被那些人发现,抓了回去。

又因为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非同一般,所以把他留下来做试验品观察。

然而现在出现的情况,却超过了他的预计。

以他所想,那些人那么残酷无情,怎么可能会如此照顾自己。

工藤新一扭过头,探究地望向那面玻璃墙,似乎想看透那个他看不见的人。

这个人究竟是谁?

随着香味逐渐升腾,春日礼慢慢停下了咀嚼的动作。

他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由干面包为主组成的早餐,再看看那边化腐朽为神奇的牛奶奶油面包汤。

总觉得自己有点亏。

但不能浪费粮食。

几口吃完,他把盘子放进水槽里。

站在一旁琢磨要不要分一点。

谁知三角卓把汤盛起来之后,自然地把第一份推到他面前。

“先生尝尝。”

眼见对方脸上自然而妥帖的笑容,完全没有头一次见时明显的风流。

他算是理解情报员的业务能力究竟能到哪种程度。

出于好奇,他也没有拒绝这点殷勤。

“谢谢。”

他接过勺子,尝了一口。

虽然不算是他平时的口味,不过确实能说得上美味。

对此,春日礼毫无保留地赞赏:“很好吃。”

三角卓微微一笑:“先生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早上都给您做。”

春日礼浅浅点头:“有时间的话。”

等饭店开起来,可就不知道会不会有空闲了。

且吃且珍惜吧。

为了避免被发现,春日礼从碗柜的角落翻出一个完全没用过的碗。

简单洗过,擦干水,让三角卓把给工藤新一的那份装到里面,然后他顺带给人送去。

来到禁闭室外,他敲了敲玻璃,把地上的人叫醒。

那一团衣服咕噜一翻,一颗头从里面探出来。

他望着那小孩儿坐在地上睡眼惺忪,抬手揉揉眼睛,不由得勾唇笑了一下。

往后退一点,把碗碟放到地上,用目镜开启禁闭室内部设置的传送。

碗碟下方的地面熔化般下陷,将碗碟吞没。

很快,就传送进了房间里。

这种传送设置在禁闭室整个区域内,速度不如平时员工使用的传送科技,但已经够用。

地面下陷只是空间扭曲造成的错觉,不会真的影响到传送的东西本身。

而洁净方面也不用担心。

整个基地内部设置了专门的设备负责,就算没有人打扫也不会有灰尘。

工藤新一看到了出现在面前的东西。

他的表情一下清醒,左右观察一圈,又检查了自己的情况,最后站起来,走到这面墙面前。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估计是半夜醒来的时候,已经经历过对自己情况的震惊了,他现在的表现还算冷静。

听着这稚气未脱的声音,春日礼笑了一声。

工藤新一没有听见。

玻璃隔绝了视线,也隔绝了声音,只要春日礼想,什么都不会传达进去。

但他抬起手,又敲起玻璃。

咚咚,咚……

是之前就用来应付过伏特加的摩斯密码。

工藤新一一愣,仔细分辨,最后解码得到一句。

“小朋友,好好吃饭,不然长不高。”

工藤新一鼓了鼓腮帮,最终还是坐到碗碟面前,享用起了早餐。

刚一入口,又是一愣。

他没想到会那么好吃。

工藤新一以为会被关在这种地方,自己的身份必不用说。

应该是试验品吧。

就和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一样。

他猜测也许是昨天春日礼一直没发现短信。

或者是空白短信太过奇怪。

所以一直没能察觉他给出的信息。

之后他被那些人发现,抓了回去。

又因为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非同一般,所以把他留下来做试验品观察。

然而现在出现的情况,却超过了他的预计。

以他所想,那些人那么残酷无情,怎么可能会如此照顾自己。

工藤新一扭过头,探究地望向那面玻璃墙,似乎想看透那个他看不见的人。

这个人究竟是谁?

随着香味逐渐升腾,春日礼慢慢停下了咀嚼的动作。

他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由干面包为主组成的早餐,再看看那边化腐朽为神奇的牛奶奶油面包汤。

总觉得自己有点亏。

但不能浪费粮食。

几口吃完,他把盘子放进水槽里。

站在一旁琢磨要不要分一点。

谁知三角卓把汤盛起来之后,自然地把第一份推到他面前。

“先生尝尝。”

眼见对方脸上自然而妥帖的笑容,完全没有头一次见时明显的风流。

他算是理解情报员的业务能力究竟能到哪种程度。

出于好奇,他也没有拒绝这点殷勤。

“谢谢。”

他接过勺子,尝了一口。

虽然不算是他平时的口味,不过确实能说得上美味。

对此,春日礼毫无保留地赞赏:“很好吃。”

三角卓微微一笑:“先生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早上都给您做。”

春日礼浅浅点头:“有时间的话。”

等饭店开起来,可就不知道会不会有空闲了。

且吃且珍惜吧。

为了避免被发现,春日礼从碗柜的角落翻出一个完全没用过的碗。

简单洗过,擦干水,让三角卓把给工藤新一的那份装到里面,然后他顺带给人送去。

来到禁闭室外,他敲了敲玻璃,把地上的人叫醒。

那一团衣服咕噜一翻,一颗头从里面探出来。

他望着那小孩儿坐在地上睡眼惺忪,抬手揉揉眼睛,不由得勾唇笑了一下。

往后退一点,把碗碟放到地上,用目镜开启禁闭室内部设置的传送。

碗碟下方的地面熔化般下陷,将碗碟吞没。

很快,就传送进了房间里。

这种传送设置在禁闭室整个区域内,速度不如平时员工使用的传送科技,但已经够用。

地面下陷只是空间扭曲造成的错觉,不会真的影响到传送的东西本身。

而洁净方面也不用担心。

整个基地内部设置了专门的设备负责,就算没有人打扫也不会有灰尘。

工藤新一看到了出现在面前的东西。

他的表情一下清醒,左右观察一圈,又检查了自己的情况,最后站起来,走到这面墙面前。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估计是半夜醒来的时候,已经经历过对自己情况的震惊了,他现在的表现还算冷静。

听着这稚气未脱的声音,春日礼笑了一声。

工藤新一没有听见。

玻璃隔绝了视线,也隔绝了声音,只要春日礼想,什么都不会传达进去。

但他抬起手,又敲起玻璃。

咚咚,咚……

是之前就用来应付过伏特加的摩斯密码。

工藤新一一愣,仔细分辨,最后解码得到一句。

“小朋友,好好吃饭,不然长不高。”

工藤新一鼓了鼓腮帮,最终还是坐到碗碟面前,享用起了早餐。

刚一入口,又是一愣。

他没想到会那么好吃。

工藤新一以为会被关在这种地方,自己的身份必不用说。

应该是试验品吧。

就和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一样。

他猜测也许是昨天春日礼一直没发现短信。

或者是空白短信太过奇怪。

所以一直没能察觉他给出的信息。

之后他被那些人发现,抓了回去。

又因为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非同一般,所以把他留下来做试验品观察。

然而现在出现的情况,却超过了他的预计。

以他所想,那些人那么残酷无情,怎么可能会如此照顾自己。

工藤新一扭过头,探究地望向那面玻璃墙,似乎想看透那个他看不见的人。

这个人究竟是谁?

随着香味逐渐升腾,春日礼慢慢停下了咀嚼的动作。

他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由干面包为主组成的早餐,再看看那边化腐朽为神奇的牛奶奶油面包汤。

总觉得自己有点亏。

但不能浪费粮食。

几口吃完,他把盘子放进水槽里。

站在一旁琢磨要不要分一点。

谁知三角卓把汤盛起来之后,自然地把第一份推到他面前。

“先生尝尝。”

眼见对方脸上自然而妥帖的笑容,完全没有头一次见时明显的风流。

他算是理解情报员的业务能力究竟能到哪种程度。

出于好奇,他也没有拒绝这点殷勤。

“谢谢。”

他接过勺子,尝了一口。

虽然不算是他平时的口味,不过确实能说得上美味。

对此,春日礼毫无保留地赞赏:“很好吃。”

三角卓微微一笑:“先生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早上都给您做。”

春日礼浅浅点头:“有时间的话。”

等饭店开起来,可就不知道会不会有空闲了。

且吃且珍惜吧。

为了避免被发现,春日礼从碗柜的角落翻出一个完全没用过的碗。

简单洗过,擦干水,让三角卓把给工藤新一的那份装到里面,然后他顺带给人送去。

来到禁闭室外,他敲了敲玻璃,把地上的人叫醒。

那一团衣服咕噜一翻,一颗头从里面探出来。

他望着那小孩儿坐在地上睡眼惺忪,抬手揉揉眼睛,不由得勾唇笑了一下。

往后退一点,把碗碟放到地上,用目镜开启禁闭室内部设置的传送。

碗碟下方的地面熔化般下陷,将碗碟吞没。

很快,就传送进了房间里。

这种传送设置在禁闭室整个区域内,速度不如平时员工使用的传送科技,但已经够用。

地面下陷只是空间扭曲造成的错觉,不会真的影响到传送的东西本身。

而洁净方面也不用担心。

整个基地内部设置了专门的设备负责,就算没有人打扫也不会有灰尘。

工藤新一看到了出现在面前的东西。

他的表情一下清醒,左右观察一圈,又检查了自己的情况,最后站起来,走到这面墙面前。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估计是半夜醒来的时候,已经经历过对自己情况的震惊了,他现在的表现还算冷静。

听着这稚气未脱的声音,春日礼笑了一声。

工藤新一没有听见。

玻璃隔绝了视线,也隔绝了声音,只要春日礼想,什么都不会传达进去。

但他抬起手,又敲起玻璃。

咚咚,咚……

是之前就用来应付过伏特加的摩斯密码。

工藤新一一愣,仔细分辨,最后解码得到一句。

“小朋友,好好吃饭,不然长不高。”

工藤新一鼓了鼓腮帮,最终还是坐到碗碟面前,享用起了早餐。

刚一入口,又是一愣。

他没想到会那么好吃。

工藤新一以为会被关在这种地方,自己的身份必不用说。

应该是试验品吧。

就和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一样。

他猜测也许是昨天春日礼一直没发现短信。

或者是空白短信太过奇怪。

所以一直没能察觉他给出的信息。

之后他被那些人发现,抓了回去。

又因为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非同一般,所以把他留下来做试验品观察。

然而现在出现的情况,却超过了他的预计。

以他所想,那些人那么残酷无情,怎么可能会如此照顾自己。

工藤新一扭过头,探究地望向那面玻璃墙,似乎想看透那个他看不见的人。

这个人究竟是谁?

随着香味逐渐升腾,春日礼慢慢停下了咀嚼的动作。

他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由干面包为主组成的早餐,再看看那边化腐朽为神奇的牛奶奶油面包汤。

总觉得自己有点亏。

但不能浪费粮食。

几口吃完,他把盘子放进水槽里。

站在一旁琢磨要不要分一点。

谁知三角卓把汤盛起来之后,自然地把第一份推到他面前。

“先生尝尝。”

眼见对方脸上自然而妥帖的笑容,完全没有头一次见时明显的风流。

他算是理解情报员的业务能力究竟能到哪种程度。

出于好奇,他也没有拒绝这点殷勤。

“谢谢。”

他接过勺子,尝了一口。

虽然不算是他平时的口味,不过确实能说得上美味。

对此,春日礼毫无保留地赞赏:“很好吃。”

三角卓微微一笑:“先生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早上都给您做。”

春日礼浅浅点头:“有时间的话。”

等饭店开起来,可就不知道会不会有空闲了。

且吃且珍惜吧。

为了避免被发现,春日礼从碗柜的角落翻出一个完全没用过的碗。

简单洗过,擦干水,让三角卓把给工藤新一的那份装到里面,然后他顺带给人送去。

来到禁闭室外,他敲了敲玻璃,把地上的人叫醒。

那一团衣服咕噜一翻,一颗头从里面探出来。

他望着那小孩儿坐在地上睡眼惺忪,抬手揉揉眼睛,不由得勾唇笑了一下。

往后退一点,把碗碟放到地上,用目镜开启禁闭室内部设置的传送。

碗碟下方的地面熔化般下陷,将碗碟吞没。

很快,就传送进了房间里。

这种传送设置在禁闭室整个区域内,速度不如平时员工使用的传送科技,但已经够用。

地面下陷只是空间扭曲造成的错觉,不会真的影响到传送的东西本身。

而洁净方面也不用担心。

整个基地内部设置了专门的设备负责,就算没有人打扫也不会有灰尘。

工藤新一看到了出现在面前的东西。

他的表情一下清醒,左右观察一圈,又检查了自己的情况,最后站起来,走到这面墙面前。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估计是半夜醒来的时候,已经经历过对自己情况的震惊了,他现在的表现还算冷静。

听着这稚气未脱的声音,春日礼笑了一声。

工藤新一没有听见。

玻璃隔绝了视线,也隔绝了声音,只要春日礼想,什么都不会传达进去。

但他抬起手,又敲起玻璃。

咚咚,咚……

是之前就用来应付过伏特加的摩斯密码。

工藤新一一愣,仔细分辨,最后解码得到一句。

“小朋友,好好吃饭,不然长不高。”

工藤新一鼓了鼓腮帮,最终还是坐到碗碟面前,享用起了早餐。

刚一入口,又是一愣。

他没想到会那么好吃。

工藤新一以为会被关在这种地方,自己的身份必不用说。

应该是试验品吧。

就和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一样。

他猜测也许是昨天春日礼一直没发现短信。

或者是空白短信太过奇怪。

所以一直没能察觉他给出的信息。

之后他被那些人发现,抓了回去。

又因为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非同一般,所以把他留下来做试验品观察。

然而现在出现的情况,却超过了他的预计。

以他所想,那些人那么残酷无情,怎么可能会如此照顾自己。

工藤新一扭过头,探究地望向那面玻璃墙,似乎想看透那个他看不见的人。

这个人究竟是谁?

随着香味逐渐升腾,春日礼慢慢停下了咀嚼的动作。

他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由干面包为主组成的早餐,再看看那边化腐朽为神奇的牛奶奶油面包汤。

总觉得自己有点亏。

但不能浪费粮食。

几口吃完,他把盘子放进水槽里。

站在一旁琢磨要不要分一点。

谁知三角卓把汤盛起来之后,自然地把第一份推到他面前。

“先生尝尝。”

眼见对方脸上自然而妥帖的笑容,完全没有头一次见时明显的风流。

他算是理解情报员的业务能力究竟能到哪种程度。

出于好奇,他也没有拒绝这点殷勤。

“谢谢。”

他接过勺子,尝了一口。

虽然不算是他平时的口味,不过确实能说得上美味。

对此,春日礼毫无保留地赞赏:“很好吃。”

三角卓微微一笑:“先生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早上都给您做。”

春日礼浅浅点头:“有时间的话。”

等饭店开起来,可就不知道会不会有空闲了。

且吃且珍惜吧。

为了避免被发现,春日礼从碗柜的角落翻出一个完全没用过的碗。

简单洗过,擦干水,让三角卓把给工藤新一的那份装到里面,然后他顺带给人送去。

来到禁闭室外,他敲了敲玻璃,把地上的人叫醒。

那一团衣服咕噜一翻,一颗头从里面探出来。

他望着那小孩儿坐在地上睡眼惺忪,抬手揉揉眼睛,不由得勾唇笑了一下。

往后退一点,把碗碟放到地上,用目镜开启禁闭室内部设置的传送。

碗碟下方的地面熔化般下陷,将碗碟吞没。

很快,就传送进了房间里。

这种传送设置在禁闭室整个区域内,速度不如平时员工使用的传送科技,但已经够用。

地面下陷只是空间扭曲造成的错觉,不会真的影响到传送的东西本身。

而洁净方面也不用担心。

整个基地内部设置了专门的设备负责,就算没有人打扫也不会有灰尘。

工藤新一看到了出现在面前的东西。

他的表情一下清醒,左右观察一圈,又检查了自己的情况,最后站起来,走到这面墙面前。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估计是半夜醒来的时候,已经经历过对自己情况的震惊了,他现在的表现还算冷静。

听着这稚气未脱的声音,春日礼笑了一声。

工藤新一没有听见。

玻璃隔绝了视线,也隔绝了声音,只要春日礼想,什么都不会传达进去。

但他抬起手,又敲起玻璃。

咚咚,咚……

是之前就用来应付过伏特加的摩斯密码。

工藤新一一愣,仔细分辨,最后解码得到一句。

“小朋友,好好吃饭,不然长不高。”

工藤新一鼓了鼓腮帮,最终还是坐到碗碟面前,享用起了早餐。

刚一入口,又是一愣。

他没想到会那么好吃。

工藤新一以为会被关在这种地方,自己的身份必不用说。

应该是试验品吧。

就和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一样。

他猜测也许是昨天春日礼一直没发现短信。

或者是空白短信太过奇怪。

所以一直没能察觉他给出的信息。

之后他被那些人发现,抓了回去。

又因为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非同一般,所以把他留下来做试验品观察。

然而现在出现的情况,却超过了他的预计。

以他所想,那些人那么残酷无情,怎么可能会如此照顾自己。

工藤新一扭过头,探究地望向那面玻璃墙,似乎想看透那个他看不见的人。

这个人究竟是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