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斗罗:开局修改万年魂环 > 第20章 令牌与学院

第20章 令牌与学院

“你小子,前面两句话是添头吗?”

许院长似笑非笑,眯着眼睛望着李显。

李显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院长,当初,马爷爷检测出月夕的魅影武魂,认为她很难控制,不想收留月夕。那时候,因为我的武魂能够压制月夕体内邪恶力量,他才会答应月夕留下来。

我要陪在月夕身边修行,减少她的修炼风险。”

许院长收起开玩笑的口吻,轻轻颔首,“我听马大师说过这件事,你放心,宿舍的事情我会安排的。”

“另外,你刚刚要求学院给你使用武力的权力,这个不行!就你小子德行,以后月夕走路摔着,你是不是也要把学院的地砖暴揍一顿?”

李显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一旁,月夕抿着小嘴,大眼睛中流露出浓浓的欣慰。

“所以,我可不会答应给你那种权利,我只会尽量保证,月夕的事情不再传开。她被损坏的物品,学院会进行补偿。

至于你,等你回到学院,我要求你公开给柔柔教师道歉,给那几个被你打的孩子道歉,学院是学习的地方,无论怎么说,你今天闹得都有点过分了!”

对于这点,李显不置可否。

欺负月夕那几人,已经被他教训一顿,恩怨相抵。

至于道歉,动动嘴皮的事情,毕竟那几个人他打都打了,许院长这种做法,算不上惩罚。

“其他就没有了吧院长。”李显随口问道。

罗主任此时咬了咬牙,“罚你给一年级宿舍洗一年厕所!”

李显义正言辞的拒绝,“那样会影响我的修炼。”

“你个臭小子!”

罗主任气的瞪眼睛。

“行了,罚你做一年实战助教,回到学院找武前教师报道。”

“助教是什么?”李显好奇问道。

“能够帮助你提升实力,对你是好的。”马修诺出言解释。

听到是这种处罚,李显也就不再多说。

事情已经处理妥当,李显便从桌上跳下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回去了。马爷爷,许院长,还有罗主任,今天给你们添乱了。”

罗主任额头青筋跳动,“你也知道啊,臭小子!”

“出去吧,把柔柔和丝丝喊进来。”

马修诺挥挥手。

“知道了。”

拉开门,李显拉着月夕,大摇大摆的走出去。门外,丝丝抱着两只手,目光严厉得瞪着他,柔柔的眼神也充满不忿。

“就这?”李显双手一摊,挑了下眉。

“我撕了你的嘴!”丝丝直接抓狂了!

素云涛挡在中间,示意李显快走。

“马爷爷喊你俩进去。”

离开几步,李显又回头,补充道,“对了,素云涛大哥,谢了。”

素云涛一脸无奈。

砰的一声。

丝丝拉着柔柔,走进了办公室,门被重重摔上去。

李显见到两人气急败坏的样子,无语的撇撇嘴。

“丝丝是素云涛大哥的女朋友,我们惹她生气,这样好吗?”

月夕收回目光,有些担忧。

李显淡淡道,“娇蛮惯了,目中无人,看在素云涛大哥面子上,不去理她。不过要是她敢报复,那我也不会叫她好受。”

月夕小脑袋依偎着李显,重重点头,嗯了一声。

这边。

马修诺办公室内。

带着柔柔走进来,丝丝气的摔门,脸上充满各种不服。

再怎么说,她在武魂殿呆了这么久,柔柔又是教师,武魂殿和魂院就这么处理吗。

而今天,因为一个孩子,武魂殿这三位像是变了一个人,完全是在偏袒李显,丝丝生了一肚子气,想要一个解释。

不过,她的面前,马修诺直接是将一对令牌扔在桌子上,语气淡漠道,“自己看吧,别去招惹那两个孩子了。”

丝丝呆了一下,和柔柔相互看一眼,同时向桌子上的两块令牌看去,当她们看清上面的标志时,顿时凉气倒抽。

“这...这是...?!”

许院长平静的走了过来,话语在她们耳边响起。

“李显那小子,让我们也吃了一惊。”

“所以,你们能理解为何我和罗主任他们要向着李显了吧,这件事就这样吧,追究下去对你们没有好处。”

“可是院长...”

丝丝望着令牌,还想说什么,终究闭上嘴。她眼中的怒意瞬间消沉下去,而那眼神之中,甚至闪过一丝惧怕。

只见桌子上,有两块纯黑的令牌,表面镌刻繁复的花纹,颜色古朴暗淡,而在那表面之上,一菊一鬼两种标志,却是无比的清晰醒目……

那所代表的意义,丝丝作为武魂殿的魂师,心中无比清楚。

在医院呆了一周,李显的内伤基本已经恢复,他跟马修诺打声招呼,下午也是回到初级魂校。

开学一周,李显还没有正式报道,一时间,需要处理的事情挺多。

好在,月夕这边将能领的图书桌椅等,都帮他给收拾好了,李显只需要完成新生的入学,以及他的个人事务。

当初,李显通过素云涛的工读生名额进入魂院,马修诺帮他免去了工读生的工作,但李显认为工读生赚取生活费这点挺好,要求许院长给他保留。

他的工作,自然也是十分轻松的,每周清点一次图书,完全不需要浪费精力与体力。

李显首先去的就是魂院图书馆,领取他的工作牌。

随后,又找到学院的实战训练室,在这里,找到武老师,询问助教的事情。

武老师看起来三十多岁,身体魁梧,神情严肃,他给了李显一套训练服,告诉他周末过来,就将李显打发了。

训练室助教很多,他的工作也很繁忙,没有太多功夫搭理李显。

不过武前提醒李显,想要当助教,需要登记基本信息,让他测完魂力再来。

李显带着工作服以及图书馆的工作牌,就找到年级办公室,打算测试自己的魂力。

这里的女老师并不认识李显,见到他过来测试魂力,有些惊讶。

“几年级的,有第一个魂环了吗。”

“李显,一年级。”

李显跟着女老师,走到办公室内的角落里,精致的紫木讲台中央,镶嵌一颗湛蓝的水晶石。

“来,把手放上去。”

女老师听到李显只有一年级,还打算帮他牵引魂力。

不过,李显手放上去后,立刻就调动体内魂力,女老师将手尴尬的收了回来。

水晶球表面光芒大盛,随即收敛,内部的液体充盈片刻,显示出18的数字。

魂力,18级。

女老师眼睛瞪圆,还以为是水晶球坏了,伸出手在表面擦了擦,而那上面的数字清晰醒目,微微闪烁一下,就随着李显将手挪开而消失。

“谢了老师。”

李显头也不回跑远,留下女老师愣在原地。

“是...是我看错了吗,一年级?!”

她还想说什么,李显已经跑远,刚刚测试的结果,也通过装置记录在学校的档案内。

女老师看着这个一年级学员最新登记的信息,顿时大吃一惊。

姓名:李显;武魂:决明草;魂力:18。

“六岁的孩子,魂力已经达到了18级,他是怪物吗?!”

走出训练室,李显到达下一个报道处,也是他上课学习的教学楼。

同时心中惊讶,万年魂力果然给力啊,一下给他增长了8级的魂力,李显要是没有记错,当初唐三吸收四百年魂环,提升了三级,这么一对比,万年魂环也就一般般。

可李显没去想,他的万年魂环提升的魂力,是最精粹、最稳固的等级,宛如根深之木,完全没有一丝虚浮。

而且,魂力每提升一级,后续的等级都会成倍增加,要是让学院里那些十几级的教师知道,李显才六岁,魂力已经比他们高了,还不直接气死。

这边的一年级办公室内,已经开学一周了,班主任没想到还有学生前来报道。

“咦,你叫李显是吧,我好像知道你。书本校服已经被领取了。”

李显点点头。

月夕帮他领了,他知道。

“周一到周五,每天六小时学习,上午下午各三个小时,具体的课表,可以去问同学,教室里也有,你才从医院回来,自己去熟悉一下教师位置吧。我帮你把学员身份激活。”

李显到声谢,随即离开一年级办公室。

至此,学校这边基本的事务都处理好了,至于食堂那里,李显也有饭卡,并且是许院长特发的。

他享受教师级的饮食待遇。

“明天带月夕去吃好的。”

李显已经决定,这一张饭卡,他要当两张用,反正院长给的,他也不担心食堂工作者询问。

月夕给他送了一周的甜点,自己包她六年食堂饭菜,很合理吧。

李显回到宿舍这里,发现见过一面的张老师,正站在门前等他,旁边,还站着整理好大小包的月夕。

“张老师。”

李显走过去喊道。

张教师年过四十,身材微胖,点点头,道,“跟我来吧,防止你们继续和同学闹摩擦,院长让我给你们俩单开一间宿舍。”

李显从月夕手里接过行李,跟在张教师后方,很快,他发现走的方向,并不是附近的几栋学生宿舍,而是教师宿舍。

“张老师,我们这是去哪。”

“不用管了,学生宿舍满员,哪来的空房间,就用职工楼那边的房子吧,你小子这么皮,住在那的老师们也能管住你。”

“我们和老师住在一起。”

月夕大眼睛眨巴,望了一下李显。

李显嘴角扯动,什么叫好让老师看住他,院长命令空出好的房间你就直说呗,拐弯抹角的干嘛。

走入职工楼,张老师带着两人进入一楼东侧走廊,随即用钥匙打开一间装修精致的宿舍。

走进去后,李显瞬间呆住了。

不愧是学院给教师准备的宿舍啊。

这栋职工楼一共六层,每层四间,分东西走廊,这样的布局,压根就不用担心空间问题。

进来一看,果然。

厨房,卫生间,客厅,主卧,妥妥的豪华小公寓。

除此之外,沙发,课桌,厨具,也很齐全。

李显估算一下,足足有七十平。

特别是这里淡雅朴素的装修,靠南的主卧方向,李显感觉他不是住宿的,像回到家了一样。

张老师把钥匙放在桌上,道,“好了,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家具损坏找我报修。

学院的教师每周能从食堂领取定额补给,既然你们住在这里,我也会给你们开一份补给条。

自己的东西自己收拾,房间的布局不能破坏,我想想...没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

“老师再见。”

李显将张老师送到走廊,在对方催促声中回到宿舍。

没想到,张老师人还怪好嘞,这下,不光能享受教师级的食堂待遇,每周还能从食堂领点菜回来。

不过那些食品需要自己加工吧,想到这,李显又面露信心,他对自己的厨艺很自信。毕竟从四岁开始就一个人做饭了。

回到温馨的房间内,环顾四周,李显不由咂舌。

魂院的待遇简直太好了,这会,小三还挤在全是人的工读生宿舍里,他已经享受双人豪华小公寓了。

同时,李显也明白,他的这些条件,是他的天赋所带来的,接下来的六年时间,也不能松懈修炼,不断提升自己,才是他进入魂院学习的目的。

此时,房间里。月夕双手抱着床单,正站在主卧大床前,抿着红唇发愣。

李显走过去,疑惑道,“怎么了月夕。”

“只有一张床...李显。”月夕有些羞于启齿。

李显挑眉,“所以呢,你想让我睡沙发吗?”

月夕连忙摇头,“不...不是那样!”

李显直接就往床上一趟,测试大床的柔韧性,放声笑道,“那不就行了。”

“来吧,铺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