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一呼百应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吾有一计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吾有一计

张献忠在谷城招安之后,拒绝总督整编和调遣,“招安鬼才”熊文灿逐一应允,并不许巡按和县令设计暗害张献忠。

张献忠将麾下四万部众分设四营,交给自己的义子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四人统帅。

他利用多年打土豪攒下的金银招兵买马,训练士卒,打造军械。

湖广地区与北方恍若分属两个世界,前者收成丰足、百姓安居乐业,后者干旱连连,流民遍地。

得益于“八大王”撒币行为,小小谷城县涌现大量工作机会。

饶是寒冬季节,县城上下依旧忙碌。

劳工搬运货物在渡口与关厢之间来回奔走,泥泞的乡道繁忙嘈杂,牛哞马嘶,鸡鸣狗叫。

农民驱赶牛骡在乡道泥路边掠过,遗留下来的牛粪堆积在路边形成粪堆,迎面就能嗅到一股臭味。

行商小贩在沿着过道叫卖,或有买鸡贩鸭的农户与行人顾客讲价周旋。

县城周边的猎户背着猎物、兽皮赶来市集交易,若是碰到出手大方的“西军”士卒,便能顺利过个肥年。

谷城守备“外松内紧”,虽然城门尽皆敞开,但街道上处处可见巡逻的士兵。

城内的热闹程度与关厢、市集不遑多让。

进入城中,一支戏台班子在城中一分为二,一组前往城东,一组前往城西。两组在城内顺时针轮回演出。

一组采取全新的模式,讲述一个古代王朝的悲剧故事——

有人负责说故事讲旁白,有人负责背景道具,有人穿着戏服开始表演。

那是一个摇摇欲坠的人类帝国,邻国猪妖率领大军兵包围边境要塞,求援的消息犹如雪花般传入京师。

若是猪妖攻破要塞,帝国边境将无险可守,数十万妖怪将长驱直入。

年轻的人类皇帝下令支援,只是时局艰难,财政拮据,帝国元帅七拼八凑才集结十二万大军前去支援。

奈何人族吃过太多败仗,“一猪等五人”的战力公式人尽皆知,帝国元帅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步步为营派遣先锋削弱猪妖的围城大军。

所幸元帅的战法有效,打得猪妖连连败退,甚至逼得猪皇御驾亲征。

可惜天不佑人类,年轻的人类皇帝苦于钱粮不足,又做事操切,竟强令元帅与猪皇决战。

元帅明知决战胜算不大,还是被迫领兵前进。

两军各有十数万兵马在要塞附近对峙,互相交手数场各有胜负,谁料猪妖利用人类不敢前攻的软弱,在人类后方挖掘十数里长沟断绝后路。

自知被围的人类士气大跌,皆有逃跑之心。

此时一员虎将勇敢站出来,挑选精锐死士夜袭猪妖大营,只差一点就能杀死猪皇,可惜终是功败垂成……

扮演猛将的演员卖力表现决死突击,竟真有一种杀气腾腾的煞气。

“好好好!”一位旁观的李姓小将不由得拍掌鼓劲,旋即从怀里掏出铜钱丢出去。

只听铜钱叮咚声响,数十枚铜钱落在演员脚边。

扮演猛将的演员没有去捡,而是备受鼓舞地露出浅浅微笑,更努力地挥舞木刀扮演最后一战。

二组是出卖气力的杂技卖艺团。

同伴高高举起铁锤重重砸在表演者胸口,表演者结结实实吃了一痛,脸庞憋得通红,一击下去,大石未碎。

于是同伴又举起石头砸下一击,只听咔嚓一声,几乎能覆盖胸膛的大石板忽的裂开,两块碎裂的大石很快被周围的同伴挪走。

他们举起石头在人群内圈里走动,似乎在展示这石头是确确实实用铁锤砸开的,并没有掺假。

紧接着又有同伴展示出一系列危险性极高的绝活,什么长枪刺喉,脑袋砸板砖,连续前后空翻……

惹得围观群众纷纷摆手叫好,一名卖艺人趁着观众热情度高,赶紧捧着一个暗色的铜锣走到观众面前讨赏。

看绝活的时候大家拍手叫好,可到了要钱的时候,观众便下意识后退数步,要么声称自己手头有点紧,要么闭口不谈钱的事,仅有几个有点闲钱的看客赏了一些铜板。

几十枚铜钱与几个碎银子落在铜锣上发出叮叮咚咚的脆响。

简单的几声脆响在卖艺人耳里却仿佛悦耳的天籁之音,意味着一天挥洒的汗水都有了回报。

不过他们用风险换来的铜钱,却不能为他们所用——

一群官军叫嚷着走上来驱散人群,开口便恐吓卖艺人是乞活贼的细作,几名官军将卖艺人团团包围。

带队的官兵头目一脸轻蔑逼视,嚣张的口吻几乎在明示把钱都交出来。

卖艺人若是敢反抗,轻则吃一顿打,重则安上“通贼”的罪名拉回监狱吃尽苦头……

卖艺人虽面子上多有愤懑,但最终还是服了软,交出刚收到的所有赏钱。

“这还差不多,兄弟们咱们去喜凤楼,今天大爷我做东!”

拿到银钱的官兵头目喜笑颜开,其他小卒子也乐得发出兴奋嚎叫。

而留在原地的卖艺人则死死盯着他们的背影,像是要把这些官兵样貌刻入脑子里。

随着夕阳西下,街道上的店铺商贩陆续打烊收工。

卖艺的戏台班子也拖拉着一堆家伙什进入一家骡马大车店。

二十来人虽然定下两间大屋,却齐齐拥挤在一间屋子里。

两根蜡烛点燃,将二十余人的身影投射在墙壁上。

“这是谷城县的街道草图,我们要找的目标,巡按御史林铭球就住在县衙里。”

『八号』拿出一张泛黄的稿纸,抬手点了点其中一处红圈的位置,相距骡马店有两条街道。

罗伯基里从木箱子里拿出一包厚实的东西,里面像是塞进一颗硕大的冬瓜,“宣传纸也全部备好,行动一成功就可以散出去。”

“城内各街守军走完一个来回是十五分钟,只要找准他们离开的节奏,就能在几处巡逻兵的空隙下潜入县衙,接近目标,然后干掉他。”

“很好,等斥候回来我们就……”

“等等——”忽然有人出声打断。

八号循声看去,是杨文理。

“老杨有什么建议等任务后再说吧,目标还等着我们去杀呢。”

“不,这很重要,我看到郊外驻扎的前农民军部队,再被狗屎官军掳走钱财这么一刺激,才忽然想到的这个计谋,只需要给刺杀行动多增加一个环节——”杨文理说,“即使计谋不成,也不影响整体计划,若是成了,我们的收益恐怕还要翻倍!”

“说来听听。”

“……”

杨文理简单复述一遍,众人听了尽皆露出惊诧的表情,八号更是假装害怕地吐槽道,“这计谋真是毒辣啊,要是真被你做成了,你就是咱们全服前十的毒士!”

“诸位要做么?”『杨文理』环顾周围一圈,眼睁睁看到弟兄们相继露出坏笑、邪恶、兴奋、捡漏、狂喜的表情。

“我这人只要听到乐子、点子,统统举双手双脚赞成。”

“这事简单,不就是加个环节么,不碍事,正好我对那个人也有一些恩怨要了结。”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异议,那就这么定了!”八号看着杨文理认真说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特殊任务选中你了,杨老弟你就是大明点子王啊!”

“过奖过奖,只是基本操作罢了。”杨文理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但他拼命上扬的嘴角却透着浓浓的自豪与骄傲。

他总算在一群战斗大佬面前找回体面,显得自己与众人平等地位了。

“所有人准备战斗!”

对于中原小队来说,谷城刺杀原本只是再平常不过的普通任务罢了。

可此刻加入杨文理的“毒计”,那肉眼可期的乐子与收益犹如滔滔江水席卷而来。

兄弟们的士气更加高涨,仅仅花费平时的一半时间就将装备披挂完成。

外出侦察的玩家通过后门小跑回来,“夜间巡逻的频次没变,刚才第一条街道已经换班从头开始。”

“现在开始计时!六分钟后出发行动!”

负责紧盯时间的玩家立刻下线,死死盯着桌面时间,另一名玩家开始默念秒数,其他玩家则重复检查自己的武器装备是否有疏漏。

待四分钟过去,预留上线时间的玩家立刻上线,与默数秒数的玩家对比时间。

相差无几。

饶是错漏几秒钟也无关紧要。

“出发!”

随着队长一声令下,二十五人分成三个去向,一队十四人前往县衙,一队六人拿着鞭炮分别潜入几处暗巷,一队五人拿着宣传纸爬上邻里的屋顶。

杨文理本来想跟“宣传组”爬屋顶,毕竟自己并不专业,万一坑到战斗组怎么办?

八号一句“你这个谋士不跟着见证计谋岂不可惜”,就把杨文理拐进了战斗队。

十四人再分两组,分别由八号和罗伯率领。

站位第一的玩家手持圆盾与短矛,后排的玩家依次抬手搭在前人的右肩,另一只手拿着装填箭矢的手弩,紧贴着墙根缓步前进。

兄弟们紧凑排列的队伍像极了首尾相连的鼩鼱家族。

杨文理看见兄弟们这般专业的战术动作,心说你们这群专业大佬配合得这么默契,让自己这个菜鸡情何以堪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